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絕命臥底>第42章 易容美婦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42章 易容美婦

小說:絕命臥底 作者:向宇軒 更新時間:2014/2/12 11:37:07

李曉茍嚇得愣住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黃大媽吹了下手槍槍口,對華一刀嬉笑,“槍法不錯吧。”

“過得去,待會好好獎賞你,你力氣大,把他弄到后院埋了,當化肥用。”

黃大媽力氣確實大,隨手提起伊凡尸體夾在了腋下,就像摟個嬰兒一樣把伊凡的尸體扔到了后院的化糞池里。

“你還有事嗎?”華一刀瞥了眼愣在大廳的李曉茍,“剛才你提醒的好,表現不錯,從今往后你代替伊凡的位置,主管東洲政法事務。”

李曉茍此時還心有余悸,聽華一刀提攜他,激動地向華一刀表決心。

暈死,這是個什么組織,還主管東洲政法事務?華一刀到底是什么人打得什么算盤?口出狂言還是發癲魔怔?稍安勿躁,總有一天撥開云霧見青山。

“好了,你回去睡吧。”華一刀命李小茍退下。

李曉茍識趣地告別華一刀,走時還感激地向華一刀鞠了一躬。

“門口那輛法拉利以后是你的了,好好愛惜它。”

“謝謝華老,您老晚安。”李曉茍走出老宅大廳,激動地上了法拉利跑車駕駛座,鑰匙一轉發動了車子,興致地開著跑車飛馳而去。

“哎,我手上又多了條人命,太殘忍了。”黃大媽從后院回來,走到華一刀旁邊的椅子上坐下,“造孽呀,我死了肯定被打入十八層地獄。”

“那是,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沒事,下地獄我也陪著你。”

“你是早打算好了要清理門戶吧?太殘忍了。”

“沒辦法,即使不被人發現,也得除了他,這個案子太大了,我們永遠要相信,只有死人才不會說話。”

“說的也是,螳螂撲蠶黃雀在后,活一天賺一天了。”

原來,伊凡和李曉茍在辦公室里說的話全被華一刀和黃大媽竊聽到了,這個老狐貍早在伊凡的辦公室里安裝了竊聽設備。

“太晚了,把面皮撕了吧,看得我也鬧心。”

“你這老色鬼,又想那事了吧。七十多歲的人了,還天天要。”黃大媽揭了臉上的面皮,忽然之間綻放美麗的面容,氣質神態相貌都是極品婦人,看上去就像四十歲的中年婦女,風韻猶存,風情萬種,一切魅惑的詞語用在她的身上都不為過。

“太美了,去把大黃牙洗了。”華一刀色笑,起身撫摸了黃大媽胸脯一下,轉身朝旁邊的里屋走去。

“老不死的,我去去就來。”黃大媽拍了一下華一刀的手,到廚房洗刷去了。

華一刀進了書房兼睡房,這里別有洞天,高科技應有盡有,大屏幕上的分隔畫面監視手下的行為舉止,監聽設備里各類雜音傳來。

一張水床擺在了睡房中央,華一刀平時就是躺在床上監視監聽手下情況,對手下情況了如指掌,這還不算,華一刀還竊聽官方訊息,有好多政府要員都被他監視監聽,通過手下暗裝監視監聽設備,連市委市政府的機密文件也掌握在手中。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華一刀雖然是內科大夫和醫學院的客座教授,但熟讀兵書,并且精通心理學,自小比作秦朝甘羅,甘羅十二歲成為呂不韋紅人,游說戰國時的趙國韓國,后拜為上卿。

黃大媽洗刷過后走進房間,穿的睡衣清晰可見誘人的軀體,風情萬種迷人姿態和綻放的熟女笑容,頓時使華一刀有了反應,渾身騷熱。

“把聲音關了,聽著就惡心。”黃大媽趴到床上,躺在了華一刀身邊。

華一刀按了下遙控器關了聲音,剛才傳來的不堪入耳的聲音都是些腐敗官員風花雪月的墮落韻事,華一刀就是靠這些腐敗官員發家的,從跟蹤副區長開始網羅了東洲的一批蛀蟲,到如今滲透到了東州市委黨政機關,連東洲市長和市委副書記都是他的“好友”和“槍手”。

華一刀被人稱作東洲市地下組織部長,提拔誰免職誰,華一刀一個電話就可以搞定,新來的市委書記郝正平想打開局面一時都無能為力。

“想我了嗎?騷娘們。”

“想!”黃大媽一個想字脫口而出,獻媚的眼神瞟了華一刀一眼,華一刀頓時產生明顯反應,親昵地摟著黃大媽親嘴。

黃大媽乃尤物也,黃大媽真名叫黃韻琴,時年48歲,早年是東洲市人民醫院內一科的護士長,二十年前同華一刀茍合,黃韻琴精通易容術,還精通床術,很會撲捉男人的興奮點。

黃韻琴頓時感覺到了華一刀的變化,更加賣力地配合,隨之叫喚起來。

“哦,太舒服了,此乃人間極樂也。”華一刀陶醉了,如登仙境,黃韻琴眉目傳情,對華一刀的性質充滿誘惑。

“琴!”華一刀親昵地叫著黃韻琴的一個字。

“嗯!……”

此時無聲勝有聲,誰說老年人不懂風情,姜是老的辣,一輩子經驗之道,哪是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知曉的?

人類的穩定與傳承,不分老少,懂得床術可達極樂世界,不管是誰,都有敏感地帶,有很多夫妻礙于情面羞于啟齒不肯透露敏感區域,一輩子也沒有享受到天倫之樂。

“太舒服了,華老,你總有一天死在我的肚皮上。”

“死在你肚皮上也是人生幸事,希望到時候不會嚇昏了你。”

華一刀拿起床頭柜上的遙控器再次啟動監聽設備,各種不堪入耳的聲音又響徹房間。

“華老頭,答應我一件事。”攤在床上的黃韻琴呢喃說話。

“你說,什么事我都答應你。”

“無論怎么樣,你不許動楊晟,即使我們死了也不能動他們。”

華一刀大惑不解,“為什么?”

“不要問為什么?他是我一生中最珍惜的人,你如果動了他,我保證你會生不如死,答應我,好嗎?”

華一刀把遙控器放回床頭柜上,躺到黃韻琴身邊,“他有這么重要嗎?你是不是吃錯藥了?”

“我很清醒,這樣跟你說吧,在我生命中,除了你,就是楊晟重要。”

“好吧,我答應你,只要你不后悔,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

“謝謝你。”

“睡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他還沒有和我們發生利害關系,我不會動他。”

“要是有利害關系呢?”黃韻琴責問,“你說話不算話。”

華一刀體貼地給黃韻琴蓋上被子,“我一直沒問,楊晟與你什么關系?”

“男女關系。”黃韻琴懊惱地說,“哦,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呀?”

“好,好,我聽你的。”華一刀爽朗地笑了,他知道黃韻琴說的是氣話。

華一刀活到這么老也弄不懂女人的真實想法,依他看楊晟和黃韻琴八竿子也打不著關系,但黃韻琴憑什么要保護他們,這個問題令華一刀費解,可又不好問,其實即使問也問不出什么來。

對黃韻琴這個女人,華一刀付出了很大代價,為了能和黃韻琴廝守,他背棄了結發之妻和一對兒女,結發之妻痛恨他始亂終棄一氣之下去了美國跟了兒子生活。華一刀在乎黃韻琴,首要原因就是她床上功夫俱佳,能滿足他強烈的欲望。

黃韻琴表面溫柔賢淑,但骨子里爭強好勝,極富心計,因身姿妖嬈面容美貌,是很多社會名流和政府官員的夢中情人,對她垂涎三尺。華一刀當初正是看中這點籠絡了黃韻琴,暗施離間之計致使黃韻琴離婚跟了他。當黃韻琴發現華一刀的真正面目后為時已晚,不經意間害了三條人命。

黃韻琴當初也想報復華一刀去自首,但華一刀威脅她若投案自首,便殺了他的前夫和兒子。黃韻琴本來就對丈夫內疚,又疼愛兒子,迫不得已跟隨華一刀作惡多端。

隨著歲月更迭,華一刀不僅在性情上滿足了黃韻琴,而且也滿足了她的虛榮心,通過華一刀的手段,逐漸拉攏和控制了市委市政府一批腐敗官員。

兩個欲望極強的男女恰似東洲市的幽靈晃蕩在東洲上空,宛如一片烏云籠罩東洲大街小巷。

“近來有小道消息說中央巡視組來到我們東洲明察暗訪。”黃韻琴對坐在水床上觀看監控錄像的華一刀說,“我有種不詳的預感,深怕來者不善。”

“沒事,能巡視出什么來?我們做事滴水不累,沒有留下任何證據,要翻船也是他們翻船,我們坐的是航空母艦。”

“哎……真怕哪一天死無葬身之地。”

“說什么呢?你是不是還沒吃飽?”

黃韻琴冷“哼”一聲,生氣地背過身去。

“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華一刀氣得關掉了監控設備,睡下了。

這夜,黃韻琴失眠了,她分析和判斷當前的形勢,深感不妙,首先對楊晟的身份就充滿懷疑,若不是有那層關系,黃韻琴早就對楊晟下毒手了。

直到凌晨,黃韻琴才迷糊睡去,睡夢里楊晟全副武裝持槍對準黃韻琴,那氣勢和威嚴叫黃韻琴不寒而栗。

“求求你,楊晟,別開槍。”黃韻琴懇求楊晟,“我錯了,一切都是我的錯,你饒了我吧。”

“你這蛇蝎女人還會易容術,下輩子再學這玩意,我一樣斃了你!”

“轟”一聲槍響,驚醒了黃韻琴的夢鄉,嚇得黃韻琴立馬坐了起來。

3

第42章 易容美婦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