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鐵血金雕>第二十二章:汗水之外的收獲 (1)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二章:汗水之外的收獲 (1)

小說:鐵血金雕 作者:巖溶 更新時間:2014/3/15 0:09:51

天色越來越晚了,賀班長沒有去酒吧而是一直陪著我,聽我講我們在金雕特戰大隊的故事。

晚上,嫂子打來電話,班長推辭了幾次,最后實在忍不住說,今天是嫂子的生日,晚上約了同事一起玩,本來打算去賀班長酒吧的,結果因為我的到來,他只好讓老婆去別的地方定位置。

我催著班長去給嫂子過生,可他執意要繼續聽我講那些事,生日年年有,也不在乎多過一個還是少過一個。好說歹說他算是同意去了,可要我陪著他一起去。我想也是件好事,還沒正式見過嫂子,難得她這么照顧,怎么也得表示一下感謝。

答應了和班長一起去陪嫂子過生日,于是去商店買了一件禮物,然后去了酒吧。

酒吧其實不是我喜歡去的地方,從某種意義上講,我害怕陌生環境,害怕給陌生人說話。當初去酒吧,是迫于生計,后來去酒吧是出于友誼。

我們趕到酒吧,屋里的人已經喝得差不多了,嘴里也不留口德,什么話都敢說了。一個胖乎乎的女人一見面就破口:“喲,男主角終于出現了,還以為你們搞基去了,不待見我們了呢。”

賀班長白了她一眼,沒搭理他。我把禮物遞過去,另外一個女人嗲聲嗲氣的說:“喲,還記得買禮物,大哥哥有我的嘛?”女人說著就往我身上靠,班長端一杯酒擱在我們中間,沖著那女人笑笑,轉而說:“大山,敬嫂子一杯酒。”

我端起酒杯,把禮物遞過去,隨便撿了幾句吉祥話,便一飲而盡。雖然旁邊的人口無遮攔,可嫂子也算是個明白人,她吆喝著讓我給講講在部隊的事。

這個主意,倒是很和賀班長的胃口。于是,我接著下午的故事給他們講在金雕的故事。

一份付出,一分收獲。

每一個特戰隊員的素質和能力都是一點點的練出來的,即便再有天賦的兵,沒有流過汗水就沒有資格也永遠成不了兵王。

話說作為一名特戰隊員,出其不意的完成高精尖任務,是重要特征。在現代戰爭中,空降是快速滲入的重要手段,那么就要求我們必須具備一流的空降技術。

在特種大隊,我們的訓練中有一項嚴酷的訓練,那就是跳傘訓練。為了達到預期的訓練效果,我們被交給集團軍空降兵特種大隊。

金雕特種大隊成立時間比空降特種大隊晚,但我們的訓練和完成任務的質量總是超過他們,以至于現在集團軍所有接到的實戰命令都會不由自主的想到金雕特戰大隊,而不是首先想到空降特種大隊。雖然,現在的空降特種大隊向集約型、規模型深度發展,但心里總是憋著一口氣,這口氣往往被撒在我們這些受訓學員身上。

按照規矩,我們換上空降特戰大隊訓練服的時候,就已經是空降特戰大隊的學員,集訓期內金雕特戰大隊無權干涉我們的訓練,無權決定我們的去留,但是空降特戰大隊有這個權力,他們否定的學員是不能留在金雕特戰隊的,也不能留在空降特種大隊。

公平,在戰爭面前的表現方式就是強者說了算,勝者為王。

33個人,進入特戰大隊的60名學員中僅剩的這一半多,在去往空降特戰大隊集訓基地的時候,沒有看到飛機的影子,而是被集體裝在一輛大卡車里,里面沒有任何可以坐靠的設施,甚至連可以抓手的位置都沒有,我們被裝在車里,顛顛簸簸的在山路上行進,不由得我們的意識滾來滾去的。

這讓我想起那些運豬的車子。可憐待宰的肥豬們,被關在鐵籠子里,裝在客車上,滾來滾去,撞來撞去,和我們此時的情景差不多。

到達集訓基地,那些教官和老兵們故意收拾我們,有房屋不讓我們住,要我們自己搭建帳篷,我們就只能住在帳篷里。記得當天,我們被跌跌撞撞的運到基地,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出門前,誰也沒有說路上不提供食物,大家誰也沒有帶吃的,我們就餓著肚子被拉到基地。這也算了,怪我們沒有心眼,對于一支隨時準備戰斗的隊伍,準備一些食物那是必須的,可我們是離開連隊太久了,自以為自己是特種兵了,高人一等了,所以就忘了新兵連學的東西了,說明我們離實戰還有很遠的距離。

當然,這也不全怪我們,整個國家都數十年沒有戰火洗禮,和平時代的兵血都冷了,那還有什么戰斗危機,訓練無非是為了演習,為了震懾別人。而演習久了,就忘了戰爭是個什么形態了,忘了戰爭是會流血犧牲的,戰士是需要馬革裹尸的勇氣的。

那日,我們滿懷信心的以為到了基地可以好好吃上一頓飯,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誰叫我們是兵王呢,不看僧面看佛面也該有頓飽飯。可到這里,才發現什么都沒有,除了一堆帶著霉味的帳篷和濕漉漉的泥巴地,再有就是一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多長時間沒有人用過的鍋碗瓢盆和一些大米面粉。

教官命令我們自己搭建帳篷,生火做飯,吃完飯后休息,第二天一早出操。然后就自己躲進食堂吃喝去了,可憐我們還得自己動手。

好在這樣的苦日子我們都經歷了不少,再說我們心里也有思想準備,知道這些兵油子會收拾我們,大家心照不宣的動手搭建帳篷,洗涮鍋碗瓢盆,生火做飯。

當我們終于端起飯碗的時候,才發現,原本一身干凈的迷彩服已經沾滿了泥漿和灰塵。說起這,現在心里都不舒服,那些可惡的老兵,他們早知道我們要來,故意在帳篷上灑水,在地上灑水,每天都灑,以至于我們搭建帳篷的地方看上去只是濕漉漉的,踩下去就是一個泥坑,帳篷的霉味讓我睡覺都不敢呼吸。最可氣的是,剛到基地的第二天,我們只休息了三個多小時,當聽到急促的集合哨聲時,大家習慣性的往地上一跳,開始穿衣服,可在這里,我們幾乎同時尖叫,因為我跳下床的時候,腳踝都陷進了泥土里。

沒有辦法,我們就著泥漿一起穿進鞋子里,進行了第一天的晨練:5公里越野、500米蛙跳、100次俯臥撐、100次負重下蹲……

空降特戰大隊不僅僅為國內訓練傘兵,也是國外傘兵訓練基地之一,算是向外展示肌肉的一個窗口。教官給我們開出的晨訓單是其它普通學員半天乃至一天的訓練量。當然,對于我們來說,這樣的開胃菜真的只是開胃菜,我們的食量大得他們都不敢想象,正如我們的潛力一樣無限。

“三腫三消,才上云霄。”這是中國傘兵訓練的行話,我們也經歷了這樣一個嚴酷的過程。

所謂“三腫三消,才上云霄”,就是在這里學員的雙腿必須經受從腫到消、從消到腫、再從腫到消的礪練。可是我們的腿早就經歷無數訓練了,這樣的小菜大家都不放在心上,簡單的應付。事實上,看似簡單的應付,卻毫不留情的淘汰了兩名戰友。

因為我們每天都重復著“必修課”:為了掌握正確的三步離機動作,要練習原地彈跳、一步彈跳數萬次;為了使雙腿能承受著陸時的巨大沖擊力,要從2.5米高的模擬平臺上無數次跳下;為了保持高空正確的傘降姿勢,要在數十米高的吊環上蕩來蕩去,最后準確地落在十幾米開外的沙坑里……由于反復機械的訓練時間太長,有身體素質好的學員很快就掌握了技巧,于是就有悄悄偷懶耍滑的。有一次訓練中,兩名戰友利用掌握的技巧逃避訓練被兩名老兵抓到,由于老兵的言語帶有侮辱,讓這兩名金雕特戰隊員很是氣憤,于是就動手和他們打了一架。金雕特戰隊員二對三,實現了完勝,可他們還是被槍指著腦袋帶進了禁閉室。原本在金雕,這樣的打架都是批評教育,玩過火了,關兩天禁閉,體罰一下也就OK了,用秦凱的話說,都是練家子,沒點脾氣,那還有擊斃敵人的勇氣,咱們就是殺人的兵,打架算個屁,只要不打死人,都是小事兒。

可是在空降大隊,管理理念完全不一樣。第二天、第三天的訓練再沒見這兩位戰友,也不見他們回到帳篷里。據岳楓打探來的消息說,他們被帶進了我們很想進入的大樓,在哪里他們沒有挨打,沒有挨訓,而是好吃好喝的被養著,只是不能離開禁閉室,連跌打損傷的藥物都備有。

后來,秦凱親自開車來領的人。那天我們正在操場訓練,看見秦凱的車,想必是秦凱來領人了,趁轉場的間隙我們想去給秦凱打個招呼,實話實說,離開老部隊我們不舍,離開金雕特戰大隊還是不舍,有時候甚至很想看到秦凱那張臭臉,很想看到青鳥那極其努力也嚴肅不起來的臉,很想金雕特戰大隊的人和事兒。

眼看著秦凱領著人出來,大家都熱情的,迫不及待的要迎接上去,卻被秦凱惡毒的目光給秒殺了,我們被阻擊在幾米之外,眼巴巴的看著秦凱將兩人帶走。那一刻,我們像是犯錯誤的孩子,像是考試不及格卻要找父母簽字時一樣無奈和尷尬。我想,那瞬間秦凱是肯定生我們氣了,在對手的手上犯了這樣低級的錯誤,他該是多么難堪和心酸。

這種心酸,沒有在我們的腦海里停留太久,因為我們必須繼續面對各種訓練。后來我才從一名老兵那里知道,其實這樣的訓練是專門為我們設計的,是空降特戰大隊隊長和秦凱商量好多次,請教了醫學專家一起制定的。原因是我們這一批兵的特殊性,入伍的年齡偏大,身體各項肌體都處于成熟和相對穩定期,而我們前面的訓練很多都是集中突擊,已經打破了身體的平衡,雖然看似我們的體能等測試都能達標,可以通過簡單訓練,或者不訓練就可以直接上天,但是這和我們以后密集的不間斷的實戰有著本質的沖擊,時間太久,會對身體造成傷害,從而減少服役時間。這樣反復的,長時間的基礎訓練,就是要我們的身體默認這種沖擊力,讓我們的身體分配更多的能量來保護我們的雙腿。

離我們而去的,其中一名就是傘兵出生,或許正因為如此,他們才不得不離開我們。至于這兩名戰友去了那里,我們再也沒有見過,也許是退伍了,也許是回到原來的連隊了,也許是去了其它連隊,也許就在我們一個集團軍內,但我是后來再沒看見他們,現在連他們長什么樣子都模糊了,真的是記不起來,真的是時間太久了!

我們終于拿到了上天的資格證,但在這之前,我們還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訓練和三番五次的文化知識考試。

傘兵的使命就是在敵后突擊。陌生的環境,陌生的地形,沒有補給,沒有支援,只能靠不凡的本領及隨身裝備生存并完成任務。

而傘兵又細分很多方式。對于旅營級大部隊從事正常空降作戰,傘兵訓練主要針對一般地形跳傘,傘兵使用一般引張帶圓形人員傘,配戴GP通用包槍包及配賦武器實施跳傘,空降場較為平坦開闊,利于運輸機群從空中識別以及傘兵著陸發起攻擊,除非狀況特殊,否則空降地點多半選定于重要橋梁、鐵路、公路、城鎮及軍事設施附近,跳傘的高度約在250米左右,這也是副傘最低開傘限度,一般士兵只要完成五次基本傘訓即具備一般地形跳傘資格。

翱翔藍天,中國人的祖先們幾千年前就有這種渴望和夢想,于是有了風箏、有了孔明燈、有了嫦娥的傳說……對于我們,也很渴望在藍天上翱翔,這是使命,也是心底里的夢。

跳傘前的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從飛機上跳出去,等了半天傘沒開,卻從天上直直地摔下來,好像還落進了水里。我打了一個冷戰醒來……棉被已蹬到床下……

這個夢,哪天晚上不止我一個人做過,很多人都做了同樣的夢,只是我們都沒有講出來。

0

第二十二章:汗水之外的收獲 (1)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