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第七特種部隊>第二十章 代號:追剿(11)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章 代號:追剿(11)

小說:第七特種部隊 作者:紅河 更新時間:2014/4/1 18:21:56

我看得咋舌,下巴差點給嚇掉,心想著這螞蟻群要是過我身上的話不知道我能堅持幾秒,急忙跟著暗夜魔走。我們的驅蟲粉很厲害,這些小怪物不敢靠近我們,而我們身上也噴了驅味粉,人體的氣味已經驅除,這讓我稍稍感覺安全些了。

這是來自大自然的威脅,我們防不勝防。又繼續往前走了一百多米,繞過了那條森蚺之后,那些小動物少了許多,我剛安慰自己說,這下好了,再往前走應該不要再和這些小怪物作伴了,剛提腳要跨出去,就發現前方一步之外的葉層中有一絲的反光,十分的微弱。

暗夜魔也發現了反光,暗夜魔趴下,我向身后的魔頭打手勢停止前進,同時打出警戒的手勢,各司其職,我蹲下,端起G36C 5.56MM突擊步槍警戒。暗夜魔將身體全都貼在地上的腐葉層上,慢慢將身體挪了過去,輕輕掀開了遮擋著的葉層,我和他就立即發現,那有一條細細的鋼線。

媽的,反步兵絆發雷的鋼線,真是該死,又有客人了!暗夜魔剛要動手排雷,所有人的耳麥里突然就傳來了詭影的聲音:“發現敵群,8到12人,可能更多,距離35米,接近中!”

沒有任何猶豫,我們都將身子縮進了叢林里,我和暗夜魔是已經來不及往其他地方躲了,只能趴在離鋼線不到2米的叢林里,希望敵人不要從這里過!

可是人要倒霉,喝涼水也塞牙縫。這叢林中的光線十分的暗,我只能看到一團團的黑影越來越近,其中就有兩黑影直奔我和暗夜魔這來了,偵測儀掃描他們武器的情況來看,這幫雜種的裝備都是M4卡賓槍,看不出是哪個國家的特種部隊,不可能是廓爾喀雇傭軍。

大部人馬過魔頭他們那,并沒有發現他們,直接就過去了,看樣子朝我和暗夜魔這來的兩名士兵是斷后的,還好我們都帶著反夜視裝備,不然我和暗夜魔趴在叢林里早就被發現了。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這兩士兵要是踩到那根鋼線的話,我和暗夜魔也要成為陪葬了,怎么辦?兩黑影已經離那根鋼線不到10米了,那的光線稍好一些,希望他們能發現鋼線!

沒辦法,我必須得自保,用槍是不行的,我彈出了軟鋼刺,與暗夜魔一對眼,他示意看他的手勢,這真是一點動靜都不敢發出來,四周靜得出奇。我的手心全是汗,并不是害怕,而是亢奮。兩個黑影已經離那條鋼線只有兩步的距離了,那的光線稍好一些,我才看清兩人的面目,毫無標志的叢林迷彩,不過看他的面貌并不是美洲人,倒很像是印度人!

呵呵,果然是阿三的黑貓啊!那我就放心了,阿三的黑貓被以色列沙漠野小子訓練了20多年,最擅長的就是叢林戰和山地戰,如果這兩士兵連那根鋼線也發現不了的話,那他們不該叫黑貓,而該叫死老鼠了,果然其中一名士兵剛抬腳就停住了。

他們發現那根鋼線了!我在心底暗暗為他們叫好,兩人一人警戒,另外一人蹲下開始檢查,十分的專業,然后就開始排雷,排雷工具果然夠先進,是專門針對安有反排雷裝置的反步兵地雷而研制的!

現在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他們就是印度阿三的黑貓特種部隊了。

很快,反步兵地雷就被排除了,兩人小聲用西班牙語交談了句話,我能聽懂,一聽就知道要壞事,媽的,幾乎是所有國家的特種兵都一個球樣,在拆除了原有的地雷后都會重新用自己的方式再布下去。

果然,雷被排除后,又重新找了個位置布了下去,而且另外還設置了一個詭雷陣,我只是看了一眼那詭雷的型號,就暗叫他媽的這兩只貓真他媽的狠毒!那型號的反步兵地雷是專門以殺傷1米以下目標的,屬于非致命殺傷,狠就狠在這點。1米以下也就是成年人的下腰,主要的攻擊目標就是腿,而且這型號的反步兵地雷主要是靠里邊的鋼片殺傷。

這種型號的反步兵地雷是阻擊追兵的惡夢,其原理就是炸殘人的雙腿,其殺傷范圍是10到15米,但不至死,這一炸至少能傷3到5名士兵,這樣一來,同伴就會進行營救,而往往會在周圍再布下另外一種型號的致命反步兵地雷,那進行營救的同伴一旦觸發致命反步兵地雷,那絕對是死得透透的,一支12人的突擊隊就會全軍覆沒。

真他媽狠毒,不愧是被野小子訓練了20多年的黑貓,干起這種缺德的勾當起來有模有樣,十分的專業!

布好了雷后,布雷兵站起來四處看了看,突然就解開褲腰帶轉身對著暗夜魔頭頂的叢林撒起尿來,我暗自慶幸!我和暗夜魔一直趴著等這兩只貓走遠了,詭影那邊傳來了安全的信號后才從叢林里趴出來,暗夜魔被淋了一身,一身的騷味,直罵娘,我忍著不敢笑。

“轟……”一連竄的猛烈爆炸聲響起,嚇了我一跳,蜘蛛的聲音就傳來了,“嘿嘿,這幫貓可真不長眼,走哪不好,非要沿著我們來的路走,我蜘蛛走過路的是他們能走的嗎?”

“嘿嘿,完了完了,他們都完了!”漂亮也叫了起來。

我操,我知道我們走過的地方都會設下陷阱,布雷什么的,心說這幫貓不會這么倒霉吧?

詭影依然像具尸體一樣一動不動,我跟著魔頭跑回去,到了那我看到的是滿地的碎肉,12名黑貓隊員全部完蛋了,有四名黑貓隊員雙腿被撕成了肉條,慘叫聲就是從他們嘴里發出來的,蜘蛛笑得跟抽大煙一樣將那四名殘廢的黑貓隊員拽到了一起。

然后沖我豎中指,那意思是,怎么樣,我厲害吧!我回他中指,厲害,厲害,太厲害了,媽的。

“大當家,怎么辦?”加特林腳踩在一名黑貓隊員成肉條的腿上問魔頭,機器貓十分欠抽的推開我和蜘蛛,“讓我來。”

“給你5分鐘!”魔頭對機器貓說道,然后與暗夜魔回去找詭影。

“嘿嘿----機器貓你問完了得給我留兩個。”蜘蛛舔著他的搏擊刀,又對我說,另外兩個交給我,我也抽出瘋狗戰術突擊刀,讓機器貓趕緊問。

四名殘廢的黑貓隊員其實也活不了多久了,看著我們這群野獸,他們僅堅持的不屈只不過是徒勞,蝎子已經將他們嘴全都封住了,要不了幾分鐘,他們就會因失血過多而死亡。

但我們顯然不會讓他們馬上就死去,手術刀已經給他們都打了一針止血劑和速痛劑,止血劑只不過讓他們在這世上多活幾分鐘而已,而速痛劑則會讓他們的疼痛加速,增長100倍以上。

機器貓蹲下去,拿出他的刀,在其中一名黑貓隊員成肉條的腿上,開始割那些肉條,“我只是問一句,把你們知道的都說出來,我會給你們痛快一點!”

然后挑斷了一名黑貓隊員肉條上的血管,給打了個結。

原本的疼痛本就讓這四名殘廢的黑貓隊員疼痛不堪,現在又被注射了速痛劑,疼痛成倍的增長,第一輪其中一名黑貓就直接大小便失禁死了。不過顯然這剩下的三只貓不是一般的人,各個國家的特種兵都開有一門課程,叫抗打擊訓練,也就是對抗疼痛的訓練,很多國家的特種兵對疼痛是麻木的,因為他們對痛神經的痛覺已經十分的不明顯了。

這黑貓還真是不簡單啊!我就忍不住調侃起機器貓來:“王八蛋,這三只貓肯定受過抗疼痛訓練,哈哈,你的藥對他們沒用了。”

“是嗎?”機器貓抽風一樣笑著,他這種笑十分的欠抽,努力地吸了吸鼻,渾身都在顫抖,我知道這家伙肯定是又有新玩意了,果然他從手術刀那接過了一支注射器,便含情脈脈地對著一名黑貓成員道:“這種藥叫‘死亡一號’,是CIA最新研制成功的,忘了告訴你們了,這種藥唯一的作用就是激活人的痛神經,配合速痛劑一起用才有效果,不過很遺憾,這只是實驗品,對不起了哈,你們就辛苦一下,做實驗品吧!”

“你媽啊!”我罵道,這人類在摧殘自身的智慧上真是花樣百出,任何一種手段和藥物都不是絕對的。那三名黑貓成員顯然十分熟悉機器貓手中那支注射器里的東西,臉都扭曲到了一種恐怖的地步。

機器貓將注射器緩緩的推進一名黑貓的腦內,我就看到他渾身馬上就一個機靈,接著就是痙攣,顫抖,我能感覺到他的疼痛在成倍增長!

“我再問一句話,把你們知道的都說出來,我可以放過你的同伴,想想吧,你們不遠萬里從印度跑到這里來,你們的家人,你的妻子兒女此刻正在焦急等待著你們回去。看起來你是頭,你不希望你的小隊就此完蛋吧,想想吧,他們兩還很年輕。”

“他們兩的血已經止住了,如果得到及時的治療,雖然保不住雙腿,但他們還能再見到他們的家人。”機器貓不厭其煩的嘮叨著,我就有些忍不住了,尤其是蜘蛛,已經幾次要機器貓長話短說了。加特林已經抽出刀要割他身下的那名黑貓肉條上的血管了。

“你,你們會放過我的兄弟?你,你保證?”

“對,我以上帝,以我大爺的名譽向你保證,只要你說的是我想聽到的,你和你的兄弟都能見到你的媽媽!”

“唔……我,我們沒有任務,只是……只是日常訓練!”

一聽我就笑了,道:“你們他媽的很牛逼啊,從印度跑到這里來訓練,你他媽的當我們都是傻逼呢!”

機器貓惡心地推開我,笑著道:“很好,繼續說下去,你要清楚,每浪費一秒鐘,你的手下活著的機會就少一分。”

“我們……我們真的是來訓練的。”

“很好,你們是來訓練,你們都看到了什么?”

“很多國家的特種兵,雇傭兵!”

“他們都在哪?”

“一個……一個小時前我們躲過了四支突擊隊,在你們前方25公里……”

“是不是都朝這個地方去了?”那師在地圖上指出我們的要去的地方,那名黑貓魔頭滿臉驚訝,顯然他剛才說都是屁話,什么他媽的是來這里訓練的,他們根本就是為了12號那雜種而來的。

“應該……應該是!”

機器貓陰森森的又問了幾個問題,將注射器撥出來,我和蜘蛛立刻上去,機器貓又回過來蹲下,說:“很抱歉,有一件事忘了告訴你們了,我們是魔鬼,魔鬼是沒有同情心的,魔鬼的話是不能信的,上帝保佑你們,阿門!”

“滾!”我一腳踢開了機器貓,和蜘蛛手起刀落,在他們驚恐之余,腦袋已經落地,“這不就結了嗎,廢那話干什么。”我和蜘蛛擊掌慶賀。

“哈哈,不知道下一批倒霉蛋會是誰?”蜘蛛又在布雷了。

我們追上魔頭他們,機器貓把情況一一向魔頭匯報,魔頭陰著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們繼續前進,這一次我和蜘蛛,加特林斷后,蜘蛛負責布反步兵地雷,我負責設置叢林陷阱,加特林負責清除我們走過的痕跡。

我,蜘蛛和加特林與魔頭他們保持著100米的距離,他們會沿路給我留下設陷阱需要的材料,藤條,削尖的樹枝。

“嘿嘿,嘿嘿……”加特林傻笑著,我現在要設置的是一個三連環三角箭陣陷阱,還加上蜘蛛設的詭雷,哪一支倒霉蛋要是碰到了,絕對讓他們尸骨無存。

“吸血鬼,快點,這是最后一顆反步兵地雷了。”蜘蛛催著我。

“就快好了,蜘蛛地雷還剩下多少?”這一次我們每人身上都背了6顆蜘蛛地雷。

“一顆都沒用,大當家說了,我們最大的威脅是12號和他身邊的廓爾喀雇傭兵,嘿嘿,一定會很熱鬧的!”

“好了,好了,加特林,快走!”

我們追上魔頭他們,又走了半個小時,但其實只走了不到3公里,這里的雨林已經到了讓我們寸步難行的地步了。經過一處水潭的時候,潭邊有一具尸體,是一名亞洲士兵,不知道是棒子還是日本的特種兵,雙腿膝蓋以下全部只剩下了白森森的骨頭,看得讓人冷汗直冒。

“水里有東西。”

“是什么?”

“亞馬遜食人魚!”暗夜魔冷冷說道,又接著說,“大家離有水的地方遠一點,不要靠近有水的地方。”

“嘿嘿----”蜘蛛笑著,往那具尸體去,又開始布雷。

下午的時候,我們離目的地不到20公里了,雨林越來越難走,底部密不透風,瘴氣彌漫,我們不得不戴上了防毒面具,在很多地方都發現人類活動的跡象,不用說,肯定是那些特種兵和雇傭兵了。

魔頭命令我們休息,補充食物,我和加特林剛蹲下,身后就響起了一陣陣的爆炸聲,從聲源判斷,離我們并不遠,2公里。看樣子是蜘蛛布的雷被哪支倒霉的突擊隊給踩到了。

魔頭讓機器貓在筆記本電腦上圏出了幾個區域后,讓他聯系陳啟南的人起飛對這幾個區域進行偵察。休息了10分鐘,補充足食物后,繼續出發。

前面不到1公里的地方是一片沼澤地,我們繞不過去,必須得從沼澤上過了,走其他路線會繞很大的路程,我們的時間不多。魔頭讓我和加特林去偵察沼澤地的情況。

我和加特林鉆出叢林,前方的視眼開闊,一片一片的沼澤地連成片,低矮但卻茂盛的雨林將根須深深的扎進了沼澤里,我用腳試了試,根本不能承受。加特林剛把他編織好的寬大草鞋遞給我,我就發現在我兩右側30多米的叢林搖晃了幾下,現在沒風,那幾下要不是動物就是人造成的。

媽的!

“我們可能有客人了。”我立即向魔頭匯報,詭影和漂亮,蜘蛛他們已經過去了,我和加特林縮在叢林里,瞄著那地方,果然,過了一會,一個渾身是吉利偽裝服的身體慢慢探了出來,看樣子是先鋒,也要過沼澤地。

我一看,心里不驚暗罵,竟然是廓爾喀雇傭兵,這泥泊爾人太好認了,沒想到這么快就遇上他們了!

很快,陸續又有6名身著吉利偽裝服的廓爾喀雇傭兵也探出頭來,他們是真的要過沼澤地,應該是12號派出來的偵察先鋒,詭影的聲音立即就傳來了,“是廓爾喀雇傭兵,一共7人,他們要過沼澤地。”

“干了他們!30秒解決戰斗!”魔頭的命令不容置疑,我的G36C 5.56MM突擊步槍早就已經調成了連射狀態了,等詭影一槍將排頭的廓爾喀雇傭兵腦袋打成碎肉,我們同時開火,兩挺六管加特林機槍,3挺M249 5.56MM輕機槍,在不到50米的距離內同時開火,一陣暴豆般的槍聲,將視線內的樹枝掃落,全都招呼到廓爾喀雇傭兵身上。我的G36C 5.56MM突擊步槍才打了10發子彈,那邊已經沒有能動的雇傭兵了。

7人的廓爾喀雇傭兵小隊就這樣被我們給干掉了,很是過癮!

時間剛剛好,詭影他們去清理戰場,確定沒有漏網的后,魔頭命令我和加特林速度通過沼澤地接應他們!將用樹枝編織成草鞋的鞋子穿上,像是滑雪板一樣,加特林試了試,確定能夠承受他的重力后,第一個慢慢步入了沼澤中,我緊隨其后。這里的沼澤讓人一有種恐懼感,我甚至想到走著走著會不會從底下突然跳出鱷魚來,要是那樣的話,絕對是死得透透的,連渣都不會剩,想到鱷魚張嘴進食的畫面,我喉嚨干癢。

這種恐懼讓我毫無辦法,我就感覺腳下暗流涌動,似乎自己踩在一個無底洞上一樣。我們在內蒙古的沼澤濕地訓練的時候,我和漂亮差點給嚇尿了,加特林顯然對過這種沼澤十分的有經驗,很快他就將我落下了。

我們要通過的距離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112米的距離,我感覺那是1公里,加特林突然停了下來,我慢慢靠近他,“怎么了?”我問。

“過不去了,得用這個!”說著,加特林小心地從背上取下了一副類似擔架的滑行板。

加特林還得意洋洋說這是白俄羅斯的狙擊手在二戰發明的雪地潛伏的辦法,讓德國士兵吃盡了苦頭,這種方法工作的原理就是用一根繩子將滑板固定在遠處的一個固定點上,通過手動拉動繩子來滑行,在雪地上滑行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跡。

現在加特林用他來幫助我們過沼澤地,加特林先瞄著前方30米處的一棵深深扎進了沼澤里的樹發射了一枚鉤釘,鉤釘帶著繩子飛出去,穩穩的刺進了樹桿里,加特林將繩子這頭的扣環扣到滑板上,拉動了幾下,確定穩定了,便小心地趴在滑板上,拉動繩子慢慢地滑了過去。

加特林安全到達,讓我稍稍放心了,接著我也滑了過去,等我到時,加特林已經繼續向著不遠的對岸滑去了。我們用同樣的方式一個一個的通過沼澤地,本來一切都無異樣,但蝎子是最后一個,他在第二階段滑行快要上岸時,一條比我大腿還粗的森蚺突然從沼澤中間的那棵樹上垂了下來,高高昂起了頭,身形成U形張開了血噴大口猛地就向蝎子咬了過來。

那口,我感覺能吞下一頭牛,瞬間離蝎子的屁股就不到20厘米,漂亮手快,將一顆榴彈砸進了森蚺的血口中,魔頭和加特林抓住繩子一把將蝎子拉上了岸,但蝎子的褲子都被森蚺的牙齒給咬破了,屁股上有幾條深深的血印!

這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榴彈在森蚺的口中悶爆,瞬間炸起了一團血肉,森蚺的整個上半身全都炸成了碎肉,尾部卻還在猛烈地擺動,接著就沉入了沼澤里。

我一把抓住了蝎子,自責不已,加特林也是,剛才我和他明明是偵察了那顆樹上,明明是沒有森蚺的啊,怎么突然就跳出來了,不管怎樣,我和加特林都負有責任,我的眼淚嘩嘩就流下來了,如果那森蚺牙齒上有毒,那蝎子就完了,我無法原諒自己,加特林更是咆哮著均速六管加特林機槍的聯動栓要往那森蚺下沉的地方掃射,被魔頭攔了下來。

“謝天謝地,沒有毒!”手術刀已經檢查完了蝎子屁股上的傷口,傷口兩邊的肉都往外翻,像一張嘴一樣。

“媽的,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我和加特林不停念叨著,蝎子的臉都綠了,顯然他也被嚇得夠嗆,好久才緩過來,“我沒事,吸血鬼,加特林,不必自責,那不是你們的錯,我的屁股不是還在嘛,手術刀說了沒有毒!”

蝎子說得我心頭一熱,連加特林都掉眼淚了,手術刀已經在傷口上灑上了止血粉,又將醫療紗布纏上,魔頭就道:”我們得趕緊離開這里,蝎子忍一忍,傷口來不及縫了,找個安全的地方,手術刀再縫,我們走。”

我不由分說,背起了蝎子,他屁股上的傷口都傷到骨頭了,“吸血鬼,放我下來,我能走!”

“你閉嘴!”

“等下我換你!”加特林說完,端著六管加特林機槍斷后,我們繼續上路,可剛走了不到20分鐘,排頭的詭影就發來了敵襲的信號,緊接著就槍聲大作。

“敵襲,15人,可能更多,他們壓上來了。”我聽著詭影輕快的PSG-1射擊聲,忙放下蝎子,據槍警戒,魔頭他們已經壓了過去。

“槍,槍,把我的槍給我!”蝎子趴在地上,我和加特林一左一右瞬間幾條人影就沖了過來,我扣動G36C 5.56MM突擊步槍的扳機,一唆子彈過去,“媽的,操!”加特林一聲罵就急忙調轉槍口向后一個連射。

媽的,后邊怎么也有人,他們是從哪出來的。“噗-----”子彈打在身邊的腐葉層上,發出噗-----噗-----的聲音,頭頂的枝葉被打斷,我和蝎子被壓得抬不起頭來。突然一顆手雷就扔了過來,我拽起蝎子側身往樹桿后一滾,“轟”一聲巨爆,震得樹桿直晃,一大團的腐葉紛紛落下來。

“干。”我換上新彈夾,很快就打光了,我看不清前方,樹太密,就聽到加特林一聲慘叫,急忙回頭,見加特林和一草人滾在了一起,他的手掌上插著一把匕首。我抬槍掃倒了兩名沖過來的敵人,退回去一槍打爆騎在加特林身上的敵人,看不出是哪國的特種兵。

“媽的,媽的!”我拽起加特林剛回到蝎子那,四周的樹枝都被子彈削去了好多,視線一下開闊了許多,我們三人都發現,樹叢里又沖出來了幾名敵人,子彈噗---噗飛過來,加特林眼睛紅了,大叫道:“吸血鬼,掩護我,我操他媽的!”我知道加特林要大開殺戒了,便與蝎子配合將彈雨傾瀉出去,吸引火力,加特林均速著六管加特林機槍的聯動栓,我的第三個彈夾打完,加特林就咆哮著從樹桿后邊閃了出來,“去死吧!”每分鐘10000發子彈的六管加特林機槍猶如加特林的咆哮聲一樣吐出憤怒的火舌,火舌所到之處,猶如秋風掃落葉,那些敵人連同成排的樹桿被切割。

不到半分鐘,我們前方已經變成一片開闊地,再也沒有人能站起來了。蝎子忙將醫療包扔給加特林,我呼叫魔頭,可是他們那里槍聲還大作,沒人回應我,看樣子遇敵不少。

加特林給自己的手掌纏上了紗布,二話不說,背起蝎子道:“吸血鬼,打前陣,媽的!”我也不廢話,端起G36C 5.56MM突擊步槍沖了出去。

14

第二十章 代號:追剿(11)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