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銀河系風云>第四十四章 危機逼近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四十四章 危機逼近

小說:銀河系風云 作者:流光飛舞 更新時間:2013/9/13 7:16:03

這條河并不算太寬,也就十幾米的樣子,但是水流湍急————也沒有辦法不湍急,水流不湍急的話,早就結冰甚至一直凍到河底去了。河水清凌凌的,不時卷來一些碎冰和雪團,甚至還有浮木,一路咆哮而過,流向遠方,離岸邊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距離就能感覺到一股寒氣撲面而來。這條河,擋在了鷹狼小組前面。

楊瑋目測一下河面的寬度,說:“少說也有十五米。”

韓戰龍說:“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借助戰術服的動力系統跳過去?”

楊瑋說:“太遠了,跳不過去,要是再少個幾米倒是有可能。沒有辦法,脫下衣服放進防水背包里,我們泅渡過去。”

蕭龍剛說:“這可是玩命啊,這冰水,會要人命的,人只要在里面泡上五分鐘就會變成僵尸。”

楊瑋說:“那就祈禱我們能在五分鐘之內游上對岸吧。我先過,你們掩護。”率先脫下戰斗服疊好放進防水背包里,接著是上衣,褲子,內衣,連內褲都脫了下來,露出一身獵豹一般的肌肉,遠遠沒有健美先生那么發達,但是肌肉里隱藏的毀滅性力量,又有誰敢輕視?他把所有衣物都放進防水包之后,從地上抓起一大團雪將它擦在身上,刺骨的寒意讓他的身體開始顫抖,但好歹讓身體有了準備,當他一頭扎進冰河的時候,雖然寒意像針一樣死命的往骨頭里扎,但是心臟并沒有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極度寒冷而暫時罷工,它仍然穩定有力的跳動著。

河里的水流不僅冷得讓人渾身血液凝固,水流還非常湍急,跟這樣的水流對抗,輸的一定是你。楊瑋沒有跟水流對著干,而是克制著盡快爬上岸的欲望,順著水流游過去,漂出整整六七十米才爬上了岸。他現在渾身都是水,被風一吹,水就開始結冰,他咬著凍得發青的嘴唇,挖了一把雪將身上的水擦干,然后用凍得僵直的手指打開防水包將保持干燥的衣服拿出來飛快地穿上,然后奮力甩動手臂,讓血液一直流到指尖去,不然他的手指很有可能會因為血液凝固而壞死的。戰斗服的體溫補償系統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他的體溫很快就升到了三十七度,沒有被凍傷。透過氣來之后,他拔出電磁步槍建立一道防線,叫:“過來吧,記得要讓衣服保持干燥,萬一衣服被弄濕了,麻煩就大了!”

這個不用他提醒,光是看著這冰天雪地就知道,萬一衣服被弄濕,后果很可能是致命的。四個家伙都脫得光溜溜的,一個接一個跳進河里,楊瑋吃過的苦頭,他們一樣不拉的跟著吃了一遍,被冰水一激,全身上下每一絲肌肉每一個細胞都在顫栗,一陣鬼哭狼嚎驟然響起,打破了黑森林里的死寂!

大李兵尖叫:“我的爺爺啊,冷死了,要出人命了!”

小李兵尖叫:“我的姥姥啊,冷死了,要出人命了!”

韓戰龍尖叫:“我的媽呀,會身的血液都要結冰了!”

蕭龍剛沒有作聲,但是從這個沉默寡言的士兵臉部肌肉抽搐的幅度來看,他也不好受。

大李兵說:“凍壞倒不至于,但是縮得比花生米還小那是一定的,沒有辦法,誰叫它是熱脹冷縮的呢?”

韓戰龍叫:“那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鬼哭狼嚎中,四個可憐的家伙先后爬上了岸,跟楊瑋一樣,先用雪將身上的水擦干,再用最快的速度穿衣服。冷,太冷了,冷得要命,打死他們也不要再來一次了!折騰了好一會兒,他們才暖和起來,而這時,斷手又出現了,給他們指明了道路,憋著一肚子火氣的士兵們想都不想,沿著斷手指的方向走去,而且越走越快,到最后簡直就是在跑了。他們需要較大的運動量讓自己的身體恢復靈活,加快血液流通,否則很有可能患上亞凍傷。

等到身體開始發熱出汗后,楊瑋適時的停了下來,喘著氣打量四周,說:“現在,我們應該已經進入峽谷的深處了,在這樣的鬼地方,連東南西北都難以分清,如果對方真的要對付我們,那么,他們也該行動了。都留點神,多看,少說,少做,不要隨便亂碰那些看起來比較怪異的東西,不要做不必要的事情,打起十二分精神來,不然我們都得死在這里!”

蕭龍剛喘一口氣,問:“依你看,對方會在什么時候動手?”

楊瑋說:“我不知道,但是我始終有一種危險正步步逼近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韓戰龍罵:“媽的,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可真不好受!”

楊瑋說:“遲早我們也會用繩子把他們的鼻子穿了,然后牽著他們滿世界亂跑,讓他們嘗嘗這種滋味。繼續前進!”

整個小隊放慢了速度,像一把尖錐一樣繼續向前推進。在這種不見天日的叢林里行軍,最怕的就是迷失方向,最后在原地繞圈子,因此五個人成一條直線,走在前面的不時回頭看看后面,看是否保持直線。小李兵每隔一段距離就在樹身上用畫圖筆畫一個箭頭,以免迷路,一句話,在這個鬼地方,大家必須將自己所有的智慧都發揮出來,才有可能活著離開!

這片黑暗的森林似乎無邊無際,又朝前行進了數公里,仍然除了樹還是樹,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見。一絲疲憊悄然襲來,楊瑋嘆了口氣,說:“今天恐怕是走不出峽谷了,停下來扎營吧。”

蕭龍剛皺著眉頭看著四周,說:“這里恐怕不是扎營的好地方。”

楊瑋說:“沒有辦法,我們不能過于偏離既定路線……動手吧,天馬上就要黑了。”

大家停了下來,蕭龍剛用炸藥炸倒了一棵大樹,大小李兵鉆進樹冠里用開山刀一通猛砍,砍掉了一部份枝椏,韓戰龍將砍出來的枝椏架在上面,再鋪上從其它地方砍來的樹枝,然后把雪鏟上去把樹枝蓋住,一個木屋就算是大功告成了。楊瑋四處尋覓,希望能打到一只松鼠或者一只野雞什么的好填飽肚子,卻發現森林里靜悄悄的,幾乎找不到半點動物活動的痕跡。倒是地上長了很多大得嚇人的干蘑菇,體積跟反坦克地雷不相上下,雖然大多干枯了,但顏色仍然十分鮮艷。先不管這些干蘑菇味道如何,首先一條,顏色鮮艷的蘑菇大多有劇毒,吃一點點可能沒事,再多吃幾口卻極有可能要你的命,因此必須對這些大家伙敬而遠之。最終,楊瑋這個出色的獵手沒能獵取到任何野味,只能抱著一個臉盆大小的真菌回去。這玩意當然不能吃,但是干燥的真菌是極佳的柴,這正是他們需要的,而且真菌在燃燒的時候通常會散發出一種特殊的香氣,將一些不受歡迎的毒蟲趕得遠遠的。大家就用這個真菌當柴,把火生了起來,圍著火堆烤火取暖,同時煮點東西吃。走了一天,也夠累的,吃點熱騰騰的東西,喝上兩堆熱水,簡直渾身舒坦啊。

在吃東西的時候,大家也有一句沒一句的交流彼此的想法,畢竟被人家牽著鼻子走的感覺可不好受,集思廣益之下,沒準能碰撞出智慧的火花,驅散眼前的迷霧。大家一致認定,在干草原上殘殺了三十名無辜者的元兇是沖他們來的,至于元兇是一個人還是一群人,為什么要沖他們來,就不得而知了。韓戰龍大膽假設:軍隊內部出了奸細,他們被出賣了!這一假設立刻招來大家的口誅筆伐。開什么國際玩笑,有能力出賣他們的人當然不可能是小人物,想出賣他們這種沒有編制但是裝備和戰斗力都世界一流的特種部隊,沒有巨大的權力和活動能力絕對做不到,而他們五個小兵似乎還不夠格跟這樣的大人物作對。被出賣了?如果被出賣了,他們絕對活不到現在,只要對方在跳傘前在降落傘上做點手腳,就能讓他們像隕石一樣從萬米高空摔下去,變成一團團飛濺的血漿!

討論除了增加若干困惑外,沒有任何收獲。在嘰嘰喳喳的議論聲中吃飽喝足后,大家滅掉火堆,小李兵放哨,楊瑋他們鉆進木屋里休息。

木屋里挖了一道土溝,冷空氣沉積到土溝里,因此木屋里的氣溫還不至于冷到無法忍受。但是韓戰龍仍然忍不住抱怨:“見鬼,多在冰天雪地里露宿幾次,我們非患上風濕關節炎不可!”

楊瑋說:“將就一下吧,不用鉆雪窩已經很不錯了。”連戰斗服都不脫就鉆進了睡袋里,抱著電磁步槍閉上眼睛。其他人也是一樣,雖然穿著厚厚的戰斗服睡覺很不舒服,但是此處危機四伏,沒有人愿意脫掉戰斗服。

今晚的風特別大,刮得雪粉飛揚碎片紛舞,叢林和峽谷發出巨大的轟響,像是有一頭洪荒巨獸在發狂的咆哮。躲在叢林中,樹屋里,自然不用受到狂風的撕咬,但是這巨響還是讓人心驚肉跳。楊瑋緊閉著眼睛,想要好好睡上一覺,卻始終覺得渾身發冷,怎么也睡不著。看了一下溫度計,還不到零度,雖然很冷,但以他接受過的訓練,不應該冷得睡不著的。而且這股寒意不像冷空氣那樣通過毛孔往里面滲,而是從心頭一點點的擴散,像冰水一樣凍結五臟六俯,然后順著神經一點點的向四肢百骸蔓延,直透指尖……這……這……

他霍地睜開眼睛,這不是冷,是殺氣,野獸一般嗜血殘暴的殺氣!這可怕的殺氣從叢林四周騰起,慢慢的延伸,濃得化不開!他在小的時候不止一次聽老爸說過,一個人如果想殺人或者殺過人,身上就必然會有殺氣,殺意越濃,殺氣就越濃,當大批在死人堆里滾出來的老兵集結在一起,默默地整理身上的裝備準備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時,附近幾公里的野獸毒蛇都不敢露頭,因為他們身上的殺氣實在太濃了,濃到足以讓一切生物切身感受到死亡的恐懼!周圍的殺氣是這樣的濃,恐怕已有一支數量相當可觀的、實戰經驗豐富的老兵已經悄悄滲透到他們營地四周,準備發起閃電一般的突襲了!他看了一眼手表,現在是深夜兩點,正是人一天中最困倦的一個時間段,同樣的,也是特種部隊發起突襲的黃金時間段!

韓戰龍、蕭龍剛以及大李兵他們似乎沒有發現異常,仍在睡覺,不過呼吸很輕,顯然,哪怕是在夢鄉中,他們也沒有放松警惕。楊瑋沒有驚動他們,用盡可能輕的動作脫開睡袋,端起電磁步槍走出了樹屋。

外面,狂風呼嘯,碎片紛飛,星月無光。

26

第四十四章 危機逼近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