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赤膽神槍—特科英雄傳奇>第七百九十九章 變中變 (二)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七百九十九章 變中變 (二)

小說:赤膽神槍—特科英雄傳奇 作者:臨盛 更新時間:2015/5/24 21:58:26

毛頭小伙子突然動了!

他一步就閃到敬向革身后。

敬向革趕緊轉過身來。

就見毛頭小伙子手提刃口雪亮的砍柴彎刀,另一手伸出,在后窗框邊上猛力一推!

令人驚異的事情發生了——窗框下面的一段土墻,竟然是活的!這時在毛頭小伙子的一推下,移動開來,晃晃蕩蕩閃開一道縫。

毛頭小伙子沖出閃開的墻縫去,撒腿就跑!

敬向革心亂了,腦子里念頭亂跳,他不知應該跟了毛頭小伙子跑出去,還是站立不動。

就聽得身后人喝道:“閃開!”

敬向革下意識地向邊上一跳,閃開了后墻上新開出來的通道。

兩個持手槍的年輕紅軍戰士,一前一后追了出去,并不理睬敬向革。

跑在后面的一個說:“老子看你這回跑到哪里去?”

就見站在屋當中的持手槍紅軍干部叫了一聲:“要活的啊!”也緊跟著,從墻上開縫中躍了出去。

敬向革心中一動,疾步到了門口,向外看,沒有人。左右幾十步外的山村住戶幾家,也都靜悄悄的。有一家,門打開了一點,有老太太的臉閃動,露出驚惶之色,關上了門。

敬向革起步竄了出門去。

沒竄幾步,就聽得后面不遠有人喊了一聲:“敬股長。”

敬向革一趔趄,差點摔倒。

他停下了腳步,轉身。

他看見剛才那個身材勻稱,面目清秀的紅軍軍官,站在土屋外墻角處,手持短槍,槍口對向自己,臉上似笑非笑。

敬向革的手又摸到了自己左腰間的手槍柄。

和剛才一樣,他不敢拔槍。他從對面這年輕人臉容身姿看出,自己只要動得不對,會立刻中槍。

他聽到這住屋后面高處,遠遠傳來呼喝之聲。看來這年輕紅軍軍官的手下,正在追趕搜尋那毛頭小伙子。

屋后林子比較密,敬向革知道。他之前就在那里面藏身過好一陣子。

“把槍扔到地上。敬股長,這只是為了防止誤會走火。等一會兒,說明白了,槍自然還是你的。”

敬向革心中更加糊涂了。

他說:“啊,這位首長。不要誤會。我由上級特別派出,要去執行秘密任務。你們是哪一個部門的?我怎么沒聽說過,也沒見過你們?”

年輕人微微笑。喊了一聲:“大馬。”

邊上大樹后,閃出一個高個兒年輕紅軍戰士。他和這被稱作隊長的紅軍指揮員一樣,也是一身紅軍軍裝,沒戴軍帽。

“你把敬股長的槍收一下,待會兒還給他。看樣子他趕了好幾天路,太辛苦,現在我們也來不及跟他說清楚。回頭再說。”說著,年輕的紅軍指揮員將自己的手槍插入了腰間皮帶上的槍套中。不過——敬向革注意到——皮槍套并未扣上。

大馬收了敬向革扔到地面的槍,斜眼看看敬向革。

大馬的一身彪悍之氣,讓敬向革心中驚悸。

他迅速地盤算,“------這面前的紅軍干部,已經把槍收了起來------這時候,應是最好機會逃走------”

可他看看大馬,有些猶豫了。

像大馬這樣的高個子,腿極長,自己要想逃走,跑是跑不過這大馬的。面前的年輕人倒是顯得單薄一些。但他的眼神中犀利之色。卻不可小覷。

敬向革盤算得很快。他向年輕紅軍指揮員身邊湊。

他想奪下對方腰間手槍。

還在總院工作時候。他留意過總院警衛排,后來是警衛連戰士訓練。

“白手奪槍”正是訓練內容中的動作。其實作為警衛戰士,訓練“白手奪槍”的動作主要意義,應在于熟悉動作,并琢磨練習出反奪槍動作來-----敬向革關注的是“白手奪槍”動作本身,尤其是自己決心投靠國民政府之后-----

“反奪槍動作練了做什么?要是老子到了緊要關頭,對手要奪老子的槍,老子根本就是倒手過來,直接給他一槍了賬------”

警衛戰士們練習的“白手奪槍”動作有基本兩種,一種是奪長槍。另一種奪短槍。

------短槍在敵人手中,指向自己時候,避開槍口同時,手臂和腰腿都到位,首要是抓擋住敵人持槍手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下槍來------

不過敬向革剛才已經盤算過,按照這紅軍指揮員體現出來的動作干練程度,“如果他剛才是平端了手槍指向自己的動作不變,以老子的能力,估計奪不下手槍,反而會立刻被對方開槍,在自己身上打出窟窿眼來。而現在,年輕人的手槍在他身上腰帶上槍套中插著。自己動手就有了相當的把握------

年輕人身上的服裝,使敬向革覺得十分刺眼。過去他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他自己就穿過這樣的紅軍軍服上千個日子。而現在對他來說,這衣服卻意味著自己的徹底失敗,意味著死亡。

敬向革腳下稍稍動了一下。

年輕人正端了只望遠鏡,向那小伙子石屋后的高處眺望。嘴里淡淡地說:“敬股長,我跟你說了,不要亂動。不要誤會了。待會兒你就明白了。”

敬向革心中悸動。知道年輕人雖然關心自己的部下去追趕小伙子,卻是一直留意著自己的舉動。

年輕人放下望遠鏡。嘴里說:“林子挺密。媽的,這里到處都是這樣。”

大馬說:“隊長,我去?”

年輕的隊長說:“不用。如果他們兩個連這么個毛頭小伙子都收拾不下來,就他媽的白練了。”

敬向革說:“這位首長,我的任務真地很緊要,不能跟你們在這里耗著。您看我是不是先走?”

年輕的隊長笑道:“我連你的職務都喊出來了,敬股長你怎么還反應不過來?好吧。在南北弓山集市上,那位柴中尉,敬股長你認識吧?”

敬向革覺得好像有悶錘砸在他胸口,立刻就透不過氣來。

他想到:“糟了!狗日姓柴的家伙,還他媽的信誓旦旦的為了國民革命不惜丟腦袋,這不,一準是總院里去了人查問,逮著那小子,他把老子供出來了!”

敬向革眼前發黑,腿發軟。幾天來的驚嚇辛勞一下子占滿身體和大腦,他坐到了地上,就想躺倒。“完了完了,老子要死了。這他媽的,辛苦了這么久,得的功勞和錢財,都只是聽了聽,見都沒見著,這下要去見閻王爺啦-----”

忽地又振作了些,想到,“老子不能就這樣束手待斃-----這年輕的隊長,腦子好使,手上功夫可不一定怎么樣-----老子暴起發難,總比等著被押回到總院,遭千人痛罵,最后吃一顆花生米要強得多-----”

此刻,有一線希望,就能激發極大的求生欲望。這欲望轉成力量,落在一拳一腳上使出去,定能殺人-----敬向革倒沒想到一定要殺誰,他只想殺出條血路來-----

突然后山高遠處響了好幾槍。

眼見大馬向屋子方向走幾步,擔心地向遠方高處看。

敬向革兩手一撐,猛然躍起,卻不是直接向上,而是撲向年輕的隊長。

隊長正拿了張地圖在手里,另一手拿了個羅盤,微微皺眉。聽到槍聲,也轉身看向后山方向。

敬向革發動的同時,想到,“這槍聲,應該是毛頭小伙子和追他的戰士對上了,這樣的話,他是非死即傷------這紅軍隊長,應該是在計算怎么樣從這里回到蘇區心臟總醫院那邊更合算----你算吧,反正老子是不打算活著跟你走這一趟了-----”

敬向革腦中電光石火地閃過念頭,身體向前的沖力,加上腰腿擰動爆發力,連撲帶沖,一拳擊向年輕隊長。

他已經想好,拔右小腿外側的匕首,要多出動作,多花時間——拉褲腿拔匕首都要多花一秒鐘——他必須采用最快捷的方式發起攻擊-----

敬向革曾經在這一拳上下過功夫。

“一招鮮,吃遍天”。他知道像他這樣半路出家,練殺人本領的,就得像大多數紅軍戰士那樣,練最緊要的殺人技術,刺殺射擊投手榴彈什么的。再從什么武功架子練起,那是扯淡。

他除了練習基本軍事殺人技術外,在格斗技巧上,他專門練習這一拳。這一下推而廣之,可以演變為一掌,或者是手中匕首的一刺——他幾天前刺死縣蘇維埃工會主席丁鐵匠,就是這一變招的近距離發力。

敬向革想得很好,一拳擊中年輕隊長的胸膛,對方必倒。自己一手拔出他腰中槍,便立于了不敗之地。

年輕的紅軍隊長微微扭臉,臉上泛出一點微笑。

他身子突地一矮,同時向側面一轉,閃開了敬向革這惡狠狠的一拳。

同時他嘴里奇異地贊了一聲:“好!”

敬向革一拳落空,腳下落地,整個身體還在前沖。

前沖中,他竭力轉動身體。在格斗中將脊背讓給敵手,乃是拳家大忌。

就聽得年輕的紅軍隊長說;“不錯!你看我這個!”

敬向革已然轉過身來,看見年輕的紅軍隊長也開始墊步跳躍竄動,卻不是向自己,而是向那土屋正面沖去。

另一高大的紅軍戰士大馬手里持了敬向革的手槍,瞪一眼敬向革,也急速轉臉看奔竄向土屋的年輕紅軍隊長。

就見年輕的紅軍隊長在離土屋還剩三四步時候,人已經躍在了空中,一拳虛向前半伸,另一手成拳,猛然沖出!

連同他身體的沖力,猛然的一拳擊在了土墻墻面上。

4

第七百九十九章 變中變 (二)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