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最后的反擊>第十三章:奧特曼在行動(四)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十三章:奧特曼在行動(四)

小說:最后的反擊 作者:老參謀 更新時間:2013/10/15 23:57:01

11月22日中午,“金波巴特001”和“金波巴特002”終于在航天橋附近的一家咖啡廳見面了。兩人一坐定,就相互對視一眼,似乎都想說點什么,但誰也沒有搶先開口。兩人嘴角嚅動了一下,都不約而同的向門口望了一眼。

果不其然,門口位置立即被跟進來的兩名男性客人占上了。接著,又有兩對男女客人魚貫而入,笑嘻嘻的坐在他倆座位的前方的兩側,其中一對正好遮擋住007能夠看到門口情況的視線。

“巴頓,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金波巴特001還是先開口了。

“是啊,我們竟然被自己人監控了。而且采取這樣嚴密的防范措施,實在令人不解啊。”巴頓用眼角掃著四周,假裝睡眼朦朧的打了一個哈欠這樣輕聲說著。這個動作看的001差一點笑了出來。但她還是忍住了,繼續說道:

“也能夠理解,畢竟部長是被‘你’冒名頂替劫持走人了嘛。首長和同志們當然要對你懷疑嘛。”金波這樣說,聲音似乎很正常的大了一些。她十分清楚,對邊那個拿著罐裝飲料喝著的女孩,其實是拿著一個聲音搜集擴音器。因為她看到,那女孩把鐵皮罐裝飲料有意識的向他們所在的座位方向推動了一下。

巴頓瞄了一眼說,“這女娃還不熟練。回頭要查一下這是她在哪個小組。我要把他們組長送到我這兒好好訓練一下。”他這么一說,另一對男女中有一個年輕的男孩假裝抬眼看了他們一眼。

他這一抬眼,就露餡了。金波笑了起來,輕聲說,“你別嚇唬人家新手。看把人家孩子弄的好緊張。”

“現在,咱們談正事吧。雖然這里并不方便,但考慮到都是自己人。我看還是說吧。”001金波隨手從手包中拿出一個化妝盒來,正對著化妝盒的鏡子查看了一下身后的情況。

她看到,大門口的兩名男客人各自點叫一杯咖啡,在那兒慢悠悠的喝著。然后,她故意甩著長發,頭一擺,用鏡片一剎那把四周的情況看清楚了。當她把化妝盒放下來時,她的手指不經意的觸動盒子底部一個凸起的小底座。

然后,巴頓就看到,時不時拿著罐裝飲料喝著的女孩顯得有些慌亂。他笑了。他知道,肯定是金波啟動了某種語音干擾裝置。

這時,“金波巴特001”才低下頭來,鄭重的問他,“007,你保證不是你干的吧。我可知道你是有飛行衣的。更主要的是,你是我們小組頂級的大師。雖然我了解你許多,但肯定還有許多不了解你的地方。”

“001,我保證。其實這件事,從邏輯上可以講通的。你看,當時出事時,我正在訓練營地我的房間中睡覺。值班員和警衛都知道的,而且咱們的訓練營地除了我們知道的出口外,不可能再有其它的出口。這些,你是清楚的。”

“按照計劃安排,我和秦風說過,應當是今天11點整我和我的組員要探視部長的,以便于了解一些情況。但警衛說,我是9點30探視的。探視的時刻表,您可以通過秦風,也就是咱們的002號情報員核實。”

“巴頓,你說得對,邏輯很嚴密。但問題就出在這一切正是在邏輯上十分嚴密的推理上了。無論從人證還是從時間安排上,你的行動都無懈可擊。但你太強大了。咱們小組的人都清楚這一點,國安部的首長和同志們也都十分清楚。所以,你被懷疑,我認為也是符合邏輯的。”金波說著說著,竟然嘆了一口氣。這讓巴頓看到后,心中一驚。

“哎,哎,001,你可不是真的懷疑我吧。”巴頓差一點喊了起來。喊完后,他的眼角發現,監聽女孩竟然把耳朵向他們這一側伸長一下,雖然她的動作是邊笑邊用手勾住對面座位上的男孩的脖子,顯出一副可愛的情侶狀。

“其實,走在路上,我在想,以我們小組這些年來對祖國的忠誠和信譽,組織上不至于如此。但這一次為什么會這樣,一定有他們的道理。”金波沒顧及巴頓的感受,直接把話冒了出來。

“天啦,001,你真的懷疑我有嫌疑啊!”這一次巴頓聽明白了。

“是的,至少有七成的嫌疑。因為有一條你無法解釋清楚。就是你的探視時間為什么會被對方知道?”

“啊!你是說,難道是我自己泄露出去的?”巴頓的臉色顯得有些難看了。

“對。這就是最大的不符合邏輯。巴頓同志,你就認了吧。”金波的話鋒突然一改前面的平聲靜氣,頓時大了起來。

這話似乎是一個命令,立即,巴頓的腦門上頂著幾支槍口,眼前晃動著001手中拿的口紅。這支猩紅的唇膏現在則是一把隨時能要了命的間諜槍。這時候,巴頓才看明白了,原來剛才這一幕是001演給他看的。剛才照鏡子的動作原來是一個身體信號啊。他簡直后悔莫及。

“聞處長,現在,你還會讓我到你的營地訓練嗎?”對著巴頓耳朵邊說話的是一名年輕的女孩。

“容容,你是該教訓一下他了。他太狂妄自大了。而且還跟我講一通邏輯。”金波這樣對著圍上來的兩對男女這樣說著。然后一下令,立即門口邊的兩名男子走近巴頓身邊,給他上上了銬子。銬子上好后,金波這才把她的口紅槍放進化妝盒中。

“帶走!”“金波巴特001”厲聲下令,然后一揮手。看到這一幕,咖啡廳的客人們有些慌亂。有的客人想站起來跑。但有的人,則在北京這塊似乎又見怪不怪的。這時,二樓樓梯上下來兩個人,一個扛著攝像機的大聲說,“不好意思哇,不好意思哇,父老鄉親們,我們在拍電視,在拍電視,謝謝各位真實的配合,今晚的咖啡我們劇組請了。請大家繼續慢用啊。”

巴頓苦笑一聲,說了聲,“真是天衣無縫啊!”然后搖搖頭就跟著走出去了。走了兩步,回過頭來對金波說了一句,“你會后悔你今天的行為的。”

“金波巴特001”聳聳肩膀,坦然的說,“我在執行命令。隨時恭候你的大駕光臨。帶走!”

一個年輕人沖上來推了一把巴頓的肩膀,說,“你這個老特務,趕緊走吧。”他這一推搡,巴頓有些憤怒的甩甩肩膀。旁邊的叫“容容”的女孩拍了一下年輕人的肩膀,示意他動作輕點。

咖啡廳中發生的一切,都被一個躲在角落中的秘密攝像機拍攝下來了。端持這個攝像機的手,此時停了下來,對著放在面前的信息機說了一句,“今天的咖啡賣完了。”然后起身。

起身后,與那個叫“容容”的女孩擦身而過。接近的一剎那,“容容”感覺到被撞了一下,然后,那人欠過身來說,“對不起!”就走了。

“容容”迷惑地看著對方,大聲說,“你這人怎么回事啊?走路這么不小心。”她這一喊,旁邊還在看景的客人們,紛紛鼓起掌來。都認為這一幕很好。有人甚至說,“他在你衣服上肯定安裝了一個竊聽器。”

“容容”聽到大家的鼓掌聲,立即鞠了一下躬說,“謝謝,謝謝!”但她還是瞄了一下那個離開的身影,并摸了摸自己被撞部位的衣服。

撞她的分明是一個老者,花白的頭發映照著一頂黑色的禮帽。身影高大魁梧,似乎帶著眼鏡。也許嫌一樓太吵雜了吧,他正在上二樓。跟隨在這名老者身后的是一個年輕男子。男子在樓梯拐角處,還張望了一下“容容”。

此時,走到大門口的巴頓瞟了一眼老者,嘴角上掛著微微的笑容。然后,他被推出門外了。

“星宿老怪嗎?你的計劃進展得如何了?”就在巴頓和押解他的人上車時,“奧特曼小組”的李來復這樣問訊一個老者。

一個老者模樣的人答,“順利進行當中。他們內部已經亂了。”然后,老者一揮手,一名年輕人敲擊了一通鍵盤,把錄像資料傳給了李來復。

但這個老者可不是咖啡廳中的那個老者。他在一臺車上,一直眼睛盯著巴頓被押解到車上。然后,說了一聲,“讓人盯緊點,不要跟丟了。”就示意司機驅車離去。

同一時刻,“左業本”正在北京國際飯店3349號房間中不知在做著什么。但監控攝像頭顯示,他似乎在撥弄著信息機。

于是,她撥通了“左業本”的信息機。當“左業本”的頭像顯示在呼叫狀態時,那里遲遲沒有接通。氣得她只好壓了。一分鐘后,她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就再撥。這回,那邊接通了。

“本哥,我要你,好想——”說完這句話,“樸太美”頭一歪,竟然昏了過去。

“太美,太美——”“左業本”對著信息機一通狂叫,但他只能看到“樸太美”雪白的腹部。他想撥通上海大酒店的服務電話,想了想,不妥。就趕緊三步并做二步,直接下樓到街頭的電話亭里,打通了電話。

“總臺嗎?你們有人昏倒在房間了,請趕緊急救。房間號是……我是誰,你管我是誰,你趕緊派人去看看。”他看著手表,快到30秒時,立即掛斷了。

上海大酒店的服務員立即按照無名電話的指示,沖進樸太美所在的房間,真的發現了有一個漂亮的女人昏倒在衛生間里了。經查,是一名韓國美容師,已經入住兩天了,姓名是:“樸太美”。看到這個景象,女服務員立即招呼來門外的保安,把她抬到床上。然后,猛掐“樸太美”的仁中穴。

一會兒,“樸太美”大喊一聲,醒來了。醒來的一刻,看到周圍站著幾個男的的,立即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先是一個前踹腿,踢倒床頭前的那個,然后,順勢跳了起來,左右連環腿,踢倒另外兩個保安。接著,身體向床上一落下,照著最近的女服務員一個直拳打了過去。女服務員抱著頭躲過致命一擊,哇哇大哭起來。

女服務員這么一哭,倒把樸太美弄得清醒了。她這才收手,看清了眼前的一幕。原來大家是救護她來的。此時,她的臉是紅撲撲的。看到,三名保安員捂著臉開始爬了起來,一個大罵,“你他媽的高麗女棒子,我們好心搶救你,你卻這樣對我們。走,走,走,讓她自己去死。”說著,就揮手示意大家出門走人。

這時候,一個看著像負責人的人進門了。他急忙跑到樸太美的跟前,連連鞠躬,像是認罪似的說,“這位女士,我是大堂經理,對不起,讓您受驚了。剛才我們接到一個電話說,您剛才昏倒在衛生間了,我們這就派人進到您的房間中來搶救你了。不周和不當之處,請您諒解。”

“樸太美”這時候完全明白了,就喘著氣,盤腿坐到床上,操著不熟練的漢語說,“對不起,我以為你們是打劫的,所以……”她說著,露出歉意的表情。然后立即下床來,先向還抱著頭的女服務員邊鞠躬邊說對不起,再向已經走到門外的三名保安員邊鞠躬邊說對不起,最后向那個大堂經理鞠躬并說對不起。

回過頭來,她對大堂經理說,“經理先生,被我打傷的這幾位先生的醫藥費由我出,請您放心!我現在沒事了。感謝您們周到的服務!謝謝!”

聽到這話,大堂經理像得到大赦令似的,連連鞠躬說,“女士,只要您沒事,我們就放心了。祝您在本店安住愉快。如果再有什么意外,請撥叫我們的安保電話。再見。”大堂經理一邊鞠躬一邊拉女服務員退出門外,然后順手關上門。

這時候,“樸太美”才發現自己的上身裹著一件不知道從哪里來的睡衣。她厭惡的一把扯下來,然后,再次進入到衛生間中。

這一回,連撥了好幾次,那邊一直未能接通。她有些惱火,就想到了緊急情況下的聯絡接通辦法。先振鈴3秒鐘,壓斷;再振鈴5秒鐘,再壓斷;再再振鈴3秒鐘,再再壓斷;再再再振鈴5秒鐘,再再再壓斷;直到第6次撥時,那邊終于通了。

在她信息機上的屏幕上,“左業本”露出欣慰的笑容,連連解釋說,“太美,剛才是我在街邊的公用電話亭中讓他們營救你的。怎么樣?沒事吧。”

“本哥,謝謝你!我沒事。現在是11月22日12時30分,我先去吃飯。按照咱們約定的時間,下午我準時見你。好想你哦。”她說完,露出女人純真的笑容。而那邊,一個嘴唇湊了過來。

其實,看到“樸太美”真的沒事,真的讓“左業本”如釋重負。如果,“樸太美”真的被人送到醫院里,就會提前那個那個……他簡直不敢向下想。但直覺告訴他,“樸太美”的“那里”一定出問題了。肯定遲早會出事。想到這里,他在信息機上親吻了她后,立即爽朗的說,“太美,咱們約定的時間提前一下,約在15時30分,在香山公園見面。到了后,我會給你詳細的位置的。寶貝,再見!”說完話,他看到的是“樸太美”性感的嘴唇湊了過來,三秒鐘后,他掛斷了信息機。

其實,正在有人監聽著他們的通話。監聽的人,正是那個大堂經理。大堂經理聽完他們的通話后,立即用座機打了一個電話。只是淡淡的對著話筒說,“15時30分,香山公園。”然后,他把剛才三名保安招手叫來,問,“你們沒事吧?”

那三人輕輕的,但齊聲答,“組長,我們沒事。”大堂經理說了聲那就好,然后轉身走到身后的屋子里,對著一個人說,“現在該你就職了。”然后遞給對方一大摞鈔票,說,“楊經理,感謝您的協助,這是您的辛苦費。注意,此事就當沒發生過,明白了嗎?”

“明白,處長,您就請好了吧。我保證不透露一點兒信息。這個,這個,我就不拿了吧。”他說完故意把拿到手中的鈔票假裝要遞給對方。

“拿著吧,你可是我們老線人了。這是你該得到的。保重,再見。”說完,來人招呼了一下真正大堂經理旁邊的一位年輕人,開門離去了。

當他們的身影離開酒店大門后,值班室立即涌進來三名保安,三名保安猴急猴急的問,“經理,他們走了吧。我們的好處費呢?”

“你們幾個臭小子,在這里。”大堂經理從褲子口袋中摸出十來張百元鈔票,遞給了那三名保安。

“今天的事如果你們誰敢說出去,小心我開了你。這會嚴重影響咱們酒店的形象的,懂不懂?”

“懂,這樣賺錢的好事,經理以后別忘了我啊。”一名保安數著錢,這樣說。而另一名則說,“有人陪著喝著茶半小時,就賺了這么多的錢,真是天上掉餡餅啊。”

幾名保安開開心心的出門了。其中一名可能是尿急了,就上到二樓公共廁所里。他對著馬桶哼哼唧唧的正爽著,不料,腦后一記猛擊,讓他登時昏了過去。

一名保安把他扶進了隔間,放正他的身子靠在馬桶上方的蓄水池邊,并用繩子綁結實,然后出門了。并在隔間門縫中涂抹了一種膠水。

走出公共衛生間大門,另一名保安迎面打招呼,“老黃,晚上喝酒去。”

他揚揚手說笑著回答,“好的。不見不散哦。”然后,進到電梯上。并對著電梯間的攝像頭揚揚手。

上海大酒店的安保監控室里,大堂經理看到從電梯監控攝像頭中看到,那名叫“老黃”的保安開始操縱著電梯向上升起。

而這時候,李來復接到一則訊息,“我已經到上海大酒店,馬上要到‘樸太美’所在的樓層了,請接應人員做好準備。”

李來復回信,“收到,接應人員已經準備好。你去辦吧。”

電梯終于來到了“樸太美”所在的樓層。他直接走到樓層保安室中。一名正在值班的保安起身問他,“老黃,你怎么來了?啊……”值班的保安立即被迎面來的“老黃”用無聲手槍擊斃。然后,這個“老黃”立即拿出一個便攜式儀器對著倒臥在地上的保安的面部做了一番掃描后,再對著自己的臉部掃描一番,并在頸部打了一針。一會兒功夫,他的臉又變成地上那名保安的模樣,只是他沒料到的是,對方的身高有些矮了。

當他走出保安室里,一只攝像頭緊緊的盯了他一會兒。他故意轉過頭來對著了攝像頭。

“經理,那個小李子怎么今天長高了?”酒店大堂經理正在想著今天賺來的一大摞的鈔票,嘿嘿,那可是一萬啊。聽到這話后,不耐煩的說,“你管他長高還是長矮的,老老實實的監控好你的事就行了。”

“不對啊,經理,小李子沒這么高的,我知道的,我們是同鄉。您趕緊看看吧。他正向那個韓國女人的房間走過去了。”

一聽到小李子要到韓國女人的房間,大堂經理立即不敢多想,一屁股跳下桌子,馬上湊過來看。這一看,果然是不對勁。大堂經理清楚得很,那個小李子平時也就一米六幾的模樣,這時候,則有一米八。確實不對勁。

“趕緊通知保安經理帶人過去!盡量不要驚動其他客人。快。”說完,他趕緊跑到里間,向前面給他錢的那名處長打電話,“同志,同志處長嗎?哦,哦,我是上海大酒店的那個大堂經理,對,是我。有人要對樸太美下手了,你們趕緊過來看看吧。”

正在疾行的一臺車子立即一個緊急剎車。然后,只聽到一個聲音說,“返回上海大酒店。快!可能要出事。”

沒錯,此時,“小李子”已經在敲“樸太美”的房門了。

“小姐,您好,我是我們大堂經理派來的。請開門。”

1

第十三章:奧特曼在行動(四)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