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白色>第二十四章 哥兒們4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四章 哥兒們4

小說:白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時間:2013/1/23 8:54:38

董曉蔓發脾氣不在于那塊地是不是自己人在弄,她在意的是沒有從那塊地里搞到她認為該拿到的錢,這讓她怒火中燒。更叫她不能容忍的是這個徐漢才竟然搞到了資金平穩的度過了難關,自己安排的釜底抽薪之計竟然完全落空。

“張秘書,你去查查這個徐漢才到底是從哪里搞來了資金?看看有沒有違法之處,必要的時候可以舉報他,先拿下他本人再說。”董曉蔓惡狠狠的說。

“王行長,既然抽回貸款沒有奏效,那么你對這樣優良的客戶也不能放過,想辦法再去聯系他們,給他們貸款,讓他們膨脹起來,最后我們還是要吃下他的,想在老娘這一畝三分地上賺錢可以,不上香不行!”董曉蔓又對某銀行的行長說。

“既然對方現在緩過氣來了,那么各位也不妨到他們的周圍去圈地,圈的越多越好,在費用上各位就多打點一點,那個老懷啊,你要配合他們一下,盡量在還沒有出臺新的價格之前把事情辦完,到時候木已成舟誰也沒法子。另外我會跟一些關系打招呼,多設置一些暗釘子,到時候咱們給他來個各個方面的圍堵,我看他還能得意到啥時候!”董曉蔓說完后把自己籠絡來的人打發走了。

董曉蔓話說狠,但是她的心里未必是真的想與徐漢才斗到底,她對徐漢才的能力現在算是知道了,可是她對徐漢才的背景卻并不了解,如果說要她與徐漢才火拼一場那她是絕對不干的。之所以剛才要說那么狠的話其實也就是說給部下看,如果她連這個話都不說出來,那些人還會跟她鞍前馬后嗎?徐漢才在機場附近搞出了名堂對她未必就是壞事,機場附近還有近三萬畝的荒地,更有無數的城鄉結合部的非農非民的建筑,這些地方在規劃下來后都會轉為新區的開發項目,到時候吃都吃不完,自己犯得著去為了徐漢才的那三瓜倆棗去鬧的魚死網破嗎?

翰林地產現在是名聲在外,由于房價低廉,位置又很有潛力,許多外地和香港的開發商都愿意過來合作。根據新的管理條例,房子沒有封頂前是禁止售賣的,但是,這不妨礙有些專門買成片的樓宇的二次經營商洽購,也就是說,有些地產經營商是專門買未來的期房,比如香港的鴻姬地產就有自己的地產營銷公司,他們第一個以原價十倍的價格購買了五十套住宅,并且在翰林地產的地基完成已經起出平面的時候就付完了全款。合同規定,翰林地產按照原設計建筑完成后就可以向鴻姬地產交房,剩下的事情是鴻姬地產自己的再開發。之所以鴻姬地產敢下這個本錢就在于徐漢才向規劃局提供的設計圖紙是按照五十層樓甲級住宅樓的標準設計的,在施工工也是聘請了國家級監理部門。按照小高層的設計去蓋高樓肯定不行,可是按照高級別的設計去蓋小高層卻沒有限制,規劃局沒有理由不批。這也就是徐漢才當時多出的一個心眼。當機場搬遷的規劃證實以后,那么在機場不存在的時候,這個地區所建設樓房高度限制將被取消,這原來的高層設計的好處就顯而易見了。

事情往往是這樣的,在與各方合作的過程中,只要明白了自己的目的和需要,在沒有根本厲害沖突的背景下,各方一定是勁往一處使的。董曉蔓在得到了張秘書的匯報后,更堅定了要擺脫糾纏徐漢才的想法。因為張秘書匯報說徐漢才最近請過李涌那個醫生吃飯。董曉蔓一時沒想起來,在張秘書的提示下她記起來了。然后張秘書進一步提示說,“這個李涌可是很有后臺的,說不準就是……”

“原來如此啊?難怪這個徐漢才現在財大氣粗啊,原來是有人在后面給他撐腰啊,難怪他不來燒咱們的香。”董曉蔓終于明白為什么徐漢才不肯上供了。

至此,董曉蔓對自己果斷的剎車感到慶幸。如果真是要硬上,結果不好說,自己屁股上的屎肯定要比對方多,因小失大恐怕不劃算。這些都讓董曉蔓下定決心放棄對徐漢才的攻擊,轉而圍攻周邊的有潛力的其他地塊。

“搞地產的關鍵是來錢還是不夠穩妥,根據我得到的內部消息,新機場到市里肯定是要修一條高速公路,而且這個高速公路要先行,工程的撥款是帶帽下達的,我看我們要在一些圈子里放放風,這修路嗎……名堂很多,如何弄也要很有技巧,我的一個關系戶有意總承包,他掛靠的是委建98局,牌子也響亮,他愿意出這個數來拿下項目。”張秘書說完用手比劃了一個數。

“五百萬?少了點不?”董曉蔓看著張秘書說。

“嗯哼……!”張秘書搖著頭聲音拐著彎的哼唧,手指頭使勁的比劃著。

“五千萬?!”董曉蔓驚訝的看著張秘書。張秘書瞇縫的眼睛露出笑意。

“這工程就是他的了,告訴他放心,我會去跑。”董曉蔓迫不及待的說,“讓他先打過來20%,要給個誠意金嗎,老娘現在手頭正緊!”

且說這董曉蔓的外強中干的行事風格那些手下的也不是不知道,見沒了后續,那么對徐漢才的所以禁制也就基本結束了。

徐漢才突然感到他現在辦事順利了,這使他有些不適應了。吃過一次虧的人總是會加倍小心。他在自己的公司內反復的清查,找出各種違規的漏洞,按照他的指示,全部糾正,該上報的上報,該補賬的補賬,該繳納罰款的繳納罰款。總之他要做到打鐵先得自身硬。在上一次的擠兌風波的時候,徐漢才早就將一批小股東給吃掉了,現在那些股東后悔的只想跳樓,他們想回頭找賬跟徐漢才說盡好話,徐漢才堅決不為所動。

孫江南手術后身體很好,但是他已經養成了定期體檢的習慣,這一日,他到珠峰醫院去體檢,卻意外的碰到了李涌,這讓他感到很奇怪。“你不是調到北京某某醫院去了嗎?怎么還在這里?是下來搞科研的嗎?”

李涌看到孫江南后笑了笑,“我沒去,還是在這所醫院里工作。”

孫江南的腦子里出現了許多問號。女兒已經調到北京很久了,這女婿怎么還在這里?這件事情女兒沒說,自己老婆也沒說,透著奇怪啊!難怪老婆來了沒幾天就以在這里不習慣為由又回北京了,估計是怕女兒一個人在北京不放心。

體檢很快就弄完了,李涌對孫江南說,“孫叔,您的身體現在很好,心臟也沒有問題,不過您還是要節勞,不能太玩命喲,就是有個好發動機也不要超速。”

孫江南點點頭,看看手表還有時間,就對李涌說,“小涌啊,你陪我走走,我有些事情問問你。”然后兩個人就在醫院后面的VIP花園里散步。

“你跟小眉是不是出現什么問題了?你們又多久沒有聯系了?”孫江南問。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您,她調回北京沒有告訴我,回去后就再也沒有給過我電話,我曾經打過她原來的手機號碼,可是那個手機已經停機了。新的號碼我沒有。我既不知道他調到北京的哪家醫院,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個部門。她也從來沒有從北京給過我電話,我想,她大概是放棄我了吧。”李涌的語氣很晦澀。

聽了李涌的回答,孫江南也不知道該怎么去問了,這年輕人好一陣又鬧一陣的事情常有,可是像自己女兒這么個玩法的他還真沒有聽說過。與其不好表態還不如等問清楚女兒以后再說。于是他的話鋒一轉,說起了別的。

“我調到這里來你知道嗎?知道為什么不去看叔叔?”孫江南有些責備。

“我不去看您是為您好,這是為了避嫌。您是大領導,我們能有啥事去找您?如果您病了,我們給您醫就是了,可是平時還是少走動的好。”李涌說。

“噢?!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們這些人豈不成了孤家寡人了?難道說走動走動就會有問題嗎?我們干部是要講黨性,但是我們更要講人性。都不來看我,我能從啥地方了解下面的真實情況?”孫江南對李涌的話很不以為然。

“要想了解就能了解,并不一定需要有什么人去跟您匯報,您是知道的,我就是一個外科醫生,對于世事我也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就拿我來說吧,這管的事情要是很順利,那就說明有人在糊弄我,工作哪能沒有挫折呢?如果遇到了層層的阻力,那就說明我可能動了某些人利益。這在哪兒都是這個理。要想做好一件事,沒有困難不可能,困難太多也不行,輕松過關是假象,過不了關就得想想方法和主觀原因了。”李涌還是那樣謙和的說道。

孫江南聽李涌說這個并不驚訝,因為這些他早就知道,活了幾十歲了他哪里會不知道這里的道理?但是他始終認為自己在任何地方工作,就要把該做的事情做好,能做多少做多少,做總比不做強。所以他不在乎別人會有什么褒貶。

“那么現在這個里的具體民情你知道嗎?”孫江南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這您可問錯地方了,我是個醫生,你問我病人治愈率有多少,也許我能說個大概。其實您心里有數,不過是要從我嘴里核實罷了。您其實用不著去管這些,做您該做的,向我們當兵的,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只要為了人民做了事情,人民一定不會忘記您。就像我給您做了手術,您就不會忘記我一樣。”李涌笑著說。

孫江南看著李涌,“你是個成熟的孩子,小眉遠沒有你成熟,她除了有股子敢沖敢拼的勁頭外,其他的各個方面都不如你。你們之間發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以一個父親的身份希望你能夠原諒她的沖動和不理智。我不要求你什么,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也是我們國家的寶貝,所以,我對你是放心的。”

李涌點點頭,不是說他跟孫江南無話可說,而是目前雙方的身份都很尷尬,說國事說家事都不能多說,說多了就不合適。所以他只能靜靜的陪著孫江南在這院子里慢慢的散步,慢慢的品味著此處無聲勝有聲的感覺。

蘭自立終于成立了自己的“自立實業公司”,全權代理桑切斯在國內的所有經營業務和投資業務。公司從開始專營有色金屬到后來的五花八門,把個蘭自立搞的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他也不知道是交上了什么好運,竟然在很短時間內躋身于本省民營企業的十強之列,難道前三十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蘭自立從開始的經營養殖業嘗到了甜頭,他有了錢后就指示胡黑子擴大了經營的規模,將周圍方圓幾十里的荒山全部承包了下來,并且還擴大了其他品種的經營,比如利用高山冷水人工養殖三文魚;開辟建設了鄉間度假旅游村;成立航空熱氣球等少年科普基地等等。

這里雖然有一部分是沾了徐漢才開發的光,但是,他兩次聽李涌的話去弄的玉石幫助他完成了原始資本積累,那些他沒花幾個錢弄回來的石頭為他賺取了上億的利潤。現在,他又承擔了桑切斯在華夏的所有代理,這里面的空間可就大了。

與蘭自立相對應的是桑切斯也收獲了意外之財。作為一個拉丁裔的美國人,盡管他在美國南部混的風生水起,其實,他不過是有個好的基礎起步,他繼承的財產和勢力讓他可以在德克薩斯那周圍呼風喚雨,他在認識李涌之前從來沒有想過去中國做生意,甚至都不了解中國,是李涌給他打開了一扇窗戶,讓他看到了偉大華人的祖國,也讓他知道了世界上還有一個比美國人多5倍的大市場。

華夏需要什么桑切斯不知道,以前也不想知道,可現在不同了。有了蘭自立,有了李涌,該做什么,該買什么都不用他操心,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美國南方財團里的一個方向標,在他看來,他的出手無非是還李涌一個人情,只要不賠錢,他就認為這個忙幫得值。所以,他對開展中國業務并沒有寄予多高的期望,可后來的發展,讓所有人大吃一驚,更是讓桑切斯自己本人也是瞠目結舌。

“親愛的李,我沒想從你們那里賺錢,可是現在,這錢我賺的都不好意思了!”

半夜里,李久接到了桑切斯那怪腔怪調的漢語夾雜著英語的電話,

“怎么了?是誰病了嗎?如果不看病,你找我沒用啊!”李久迷迷瞪瞪是回道。

22

第二十四章 哥兒們4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