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燃燒的土地>第37章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37章

小說:燃燒的土地 作者:樛木 更新時間:2012/6/28 0:14:33

韓村所處的位置離敵人的交通線有些距離,村里沒有據點,最近的據點也在兩三里地外,而且還是個只有二十幾人的小據點。村子不比黃村小,村里的民兵組織沒受到太大的損失,只是大掃蕩以后活動得很少,基本上就是在村里放放哨,敵人來了幫著青壯年特別是年輕婦女下地道躲一躲。這里的村民成分比較單純,除了那個姓魏的以外,還沒出過一個漢奸。現在的偽村長就是大掃蕩前的抗日村長,在村里威信很高,人也精明,平日里支應敵人還算讓他們看著順眼,這次才能幸存下來。幾百村民的鮮血沒能嚇跨幸存下來的人們,反倒使他們同仇敵愾抱成了一團,都想著為死去的親人報仇。地道改造完以后,季風決定將這里作為武工隊的大本營。自從回到冀中至今,武工隊第一次有了一個能相對安全地做些休整的地方。

這天,季風和武工隊進了韓村,四周的情況還算平靜,他們沒下地道,就在村東北一間空屋里商量起了下一步的打算。大家的意見是一致的,當務之急還是要設法打掉于承惠的“別動隊”,至少要打掉他的氣焰,不能讓他們無所顧忌。

要想有效地打擊“別動隊”,首先是必須掌握可靠而及時的情報,否則要找到機會很不容易。目前的情況是我們有得到情報的渠道,但是這些情報渠道處于分散、獨立的狀態。城里最重要的情報點就是“一品香”茶樓,王秋榮的工作也有成效。另外在敵人內部還有幾個早就埋下的“釘子”——在黃團趙子明連任排長的常振明,任班長的黃林生;還有一個羅長樹,是黨員,進入黃團以后得到于承惠信任,成立“保安大隊”時被調了過去,現在已經是“別動隊”的分隊長。在這些打入敵人內部的人中間,常振明和黃林生互相了解,他們和羅長樹并不知道互相的身份。

當年黃紹祖叛變投敵后,凌天河和康保中他們給這幾個身處黃團內部的人的任務,是廣交朋友,聯系和團結一些不甘墮落的下層官兵,以便在機會合適時將這些人拉出來參加抗日。在獨立團里,除了團長和政委,只有季風知道所有這些內線;還有趙永康知道敵人內部的三個人并分別和常振明、羅長樹見過一面。在這次武工隊回冀中前,分區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沈杰代表分區領導將在縣城的所有內線同志正式移交給了季風,告訴他可以和這些同志建立聯系,但在使用上必須慎之又慎。現在要利用這些人搞情報,就勢必要為他們建立起有效、可靠的情報傳遞渠道,特別是“別動隊”的羅長樹,他應該可以提供有用的情報,關鍵是如何將情報及時送到武工隊手里。季風權衡再三, 在會后將田林和特地趕來的趙永康留下,三人商量起了調整內線同志任務以及情報傳遞方式的事。

季風詳細談了內線這幾個同志的情況后,他首先提出讓黃團的常振明和“別動隊”的羅長樹各自和王秋榮建立聯系,由王秋榮作為他們的上級,并且通過王秋榮的交通線將情報送出來。黃團和“別動隊”這兩條線匯聚于“一品香”茶樓,但他們互相間保密;“一品香”的另一個地下黨員丁二保也不對他們公開身份。

季風說完后,趙永康和田林各抒己見,二人對內線的使用和季風提出的方案沒有異議,只是在內線啟用的時間上有不同看法。

田林說:“王秋榮是上級啟用的潛伏了多年的地下黨員,凌團長也特別重視,保密了這么幾年,現在突然要做出這么大的改變,我的意見是必須先經過上級領導的批準再實施。我們可以聯名打個報告,設法交給縣委,由他們請示上級或做出決定,我們得到回復后再正式啟動,這樣比較妥當。”

季風聽了他的話,把咨詢的目光投向了趙永康。趙永康沒馬上表態,沉思了一會兒才說:“從斗爭需要來說,這些同志行動得越快越好,特別是羅長樹,他現在的地位很重要,也最有可能提供打擊‘別動隊’的有用情報。不過指導員的意見也有道理,我們如果不經批準就擅自行動,一旦這些內線同志發生意外,這責任不是我們能扛得起的。”

季風其實對他們的這種顧慮事前就有所思考,現在他們當面提出來,并沒動搖他的決心,為了慎重些,他又將思路理了理,然后堅定地說:“目前我們和縣委的聯系不暢,即使聯系上了,縣委如果還要請示上級,以現在的狀況,肯定時間短不了。片崗和于承惠不會給我們時間,我們必須馬上行動,不能等。常振明他們幾個人以前的任務是蟄伏待機,打進去是為了將來有可能拉出來。但形勢變了,他們的任務也可以改變,這是對敵斗爭的需要。至于說啟用他們以后可能對他們自身有危險,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為了大局,有時候是要冒一些風險的。如果因此而造成損失,上級追究的話,一切責任由我承擔。”

聽他這么一說,田林立即表態:“我并不是反對馬上行動,只是說按照組織程序應該請示上級。現在的形勢也確實是動得越早越好,要對付于承惠和‘別動隊’,也確實有必要這么做。我同意你的意見,要是今后有什么事,我和你一起承擔。”

趙永康也說:“我同意隊長和指導員的意見。我不是武工隊的領導成員,今天讓我參與這事是你們對我的信任,但是我愿意在決議上簽名,要追究責任也算我一份。”

季風說:“那好,我們的意見算是一致了。但是這個報告不能寫,由我通知黃永和,讓他向縣委做口頭報告。”頓了頓以后他又補充道,“今天這事暫時只限于我們三個人知道,以后要擴大范圍也必須由我們商量后決定。現在我們商量一下怎么才能通知城里的同志。”

在武工隊里,季風的威信是很高的,這部分是因為隊里黃村的人比較多,他在村里從小就是小伙伴中打頭的。凌天河生前對季風的感情也比一般的上下級或師生關系更要深一層,更主要的是他遇事冷靜,但又很果斷,這一點是同一批人里最得凌天河真傳的。凌天河犧牲以后,許多人將對團長的感情部分地轉移到了他的身上。田林是120師留下的骨干,無論是資歷還是經歷都比季風高出一截,但他同樣對當季風的副手心中毫無芥蒂。趙永康入伍比季風略晚,他對凌天河極為敬重,一直以來和季風相處得很好,對自己從平級變成季風的下級也覺得順理成章心無塊壘。現在季風既已決定,田、趙兩人也已表明態度,接下來自然就是如何落實了。

城里在敵人內部的三個人,趙永康以前送活動經費的時候見過兩人,當時為了保密,王秋榮那兒是季風獨自去的,現在要想做出如此重大的調整,自然也只有季風前去才能取信對方。問題是上次為救韓村攻擊西門時,季風曾經在城門口和偽軍崗哨周旋了一段時間,后來撤退時有一個被打昏的偽軍沒死,臨走也沒處理;還有西門的幾個俘虜也見到過他,如果遇到這些偽軍中的一個,他就可能會被認出來。三人商量不出更好的辦法,最后還是季風決定自己冒險進城。

這件事就這么定下了,接著趙永康匯報了這幾天調查許連當時情報來源的進展。許連當時接獲情報后所發生的一切,田林基本上都清楚,在路西接受上級調查時他也全說了。凌、康兩人同時犧牲是件大事,對此事的審查至今還在進行中,田林是分區認為他在此事件中沒有問題,同時也是因為他了解情況,才讓他加入武工隊,用意也是為了更好地弄清真相。

隨田林到達路西的許連指戰員有十幾個人,他們的證詞互相之間可以印證,這方面并沒什么疑點。主要的疑點是在情報的來源上,即使當時許建德也是求戰心切無意中上了敵人的圈套,那也有必要弄清這圈套是如何弄出來的。前些日子在和許建德短暫會面的時候季風也曾問過他此事,許建德說情報來自許莊一個叫劉永的菜販。他說此人以前也給我們提供過消息,沒發現大問題,那次的情報是許建德主動找他,后來他進據點送菜時聽來的,得到消息后,政委還和其它消息做過驗證,當時都能對上號。季風為了避免許建德產生其它想法,沒再深問,也沒有再找隨許建德行動的那些戰士問什么。

趙永康現在的調查是在暗中進行的,這也加大了調查的難度。他匯報說許莊那個劉永確實是個菜販,以前也沒發現他和敵人有什么勾當,但最近這個人不知從哪里弄了個女人——那女人不是許莊的,看那做派倒像是從哪個窯子里出來的。劉大麻子還在莊里找了一處空房讓那女人住了進去,他大多數時間混在那女人處,為此劉大麻子的老婆曾和他吵過,被劉大麻子狠揍了一頓。這個女人來路不明,劉大麻子的長相很不討女人歡心,要養這么個女人也不是他那幾個辛苦錢能承擔的,可他非但讓那女人跟了他,平時的開銷也沒見因此而拮據,這就很使人生疑了。不過目前光是懷疑沒有證據,不能認定劉大麻子和鬼子有勾結,不能貿然對他采取措施。

趙永康說已經聯系上了許莊的黨員,由他們對劉大麻子暗中監視、調查,一旦發現他與鬼子有牽扯,我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對他采取措施了。另外對戰士小李的犧牲也問了當時發現他遺體的村民,據村民說遺體就在小路邊的高粱地里,從路上就能看到。趙永康問得很仔細,了解到子彈是從前胸打進去,從后背出來,戰爭年代的老百姓見得多了,知道子彈進出的創口不一樣。不過當時聽到消息后那邊村子里有個民兵隊長去看過,他無意中提到的一個細節讓趙永康感到很疑惑。民兵隊長說小李被發現時是臉朝下俯臥在壟溝里的,前胸和后背的軍裝被血浸透了,可是當時地里卻沒見到有多少血,好像是受傷后跑到此地才死的。民兵隊長說他也覺得有些奇怪,按理說小李的傷口正好在左胸心臟部位,即便沒馬上死去,他都不可能再跑出幾步路去,這個小八路咋就能死在這里?他當時還在周圍看了看,也沒見到哪里有大片血跡,倒是在隔著兩壟的地里發現了死者的一支盒槍。那時候已經是白天,怕被敵人發現,他和幾個村民就近將死者埋了,那支槍后來交給了區小隊。事情過去后隊長也沒多想,這次趙永康找到他,問得很仔細,這才讓他想起當時他還有過這樣的疑惑。

季風和田林都覺得事情蹊蹺,三人商量后決定趙永康繼續調查,重點是許建德外出遇敵導致小李犧牲的過程,還有就是劉大麻子的事。縣城情報工作的整合,還是由季風和趙永康一起進城一次,事情緊迫,明知有危險也顧不了那么多了。

事情談得差不多,田林忽然說:“我有個想法,想聽聽你們的意見……”

季風說:“你說。”

“我覺得許連的絕大部分同志都是可以信任的,我了解他們。至于說許建德,我以前也聽到過一些反映,主要是說他好像和一個女的關系特別,平時也喜歡吃吃喝喝交往些游手好閑的人。我對他的印象是打仗不怕死,敢拼命,就是有點爭強好勝。現在看來在攻打小曹村這件事的前前后后,確實存在許多值得懷疑之處,當時大家求戰心切都疏忽了。現在許連單獨活動固然可以減少發生意外的可能性,但是對他們的控制也同時減弱了。我請求返回許連,加強對部隊的控制,同時也有利于查明真相。”

季風想了一會兒,說:“好,我同意。不過這事具體怎么做還要討論一下,今天支部成員大多在,我們馬上召開支部會議商量此事。”他看到趙永康站了起來,忙說,“永康,你別走,”轉對田林說,“我建議增補趙永康同志為支部委員,參與武工隊的領導工作。”

田林表態:“我沒意見,等一會支部會上讓大家表決一下,相信會通過的。這樣對今后的工作會更有利。”

許莊外摸來幾條黑影,到了緊鄰鄭家的劉大麻子家院外,其中一個翻過院墻打開了院門,幾條黑影進了劉家。來的是趙永康和他手下的幾個戰士,他們從許莊的可靠群眾那里得到消息,今天夜里劉大麻子沒去那個野女人那邊,應該是回了自己的家。

今天趙永康來找劉大麻子,是因為許莊為我們提供消息的人聽到有人說曾看見于承惠的手下偷偷到過那女人的住處,而且還不止一次。在和季風等人商量后,決定由他找劉大麻子訊問,看看能不能從他那里得到些消息,至少可以看看他的反應,問問他提供給許建德的消息是如何得來的,據以判斷一下當時到底是上了敵人的當還是另有隱情。

劉大麻子面對突然出現的武工隊員,魂就丟了一半,沒怎么費勁,就一五一十說了事情真相。他承認是他被叫到陳廣乾的營部,說出了見過許建德去鄭家的事。于承惠沒再逼他做什么,只是告訴他一旦許建德再來向他要情報,要馬上報告于承惠或陳廣乾。他后來向許建德提供的關于小曹村等據點兵力被抽調的消息,也是于承惠給的。至于許建德曾發生過什么事,他確實不知道。那個野女人,就是于承惠從別處找來的妓女,是給他提供消息的獎賞,一切費用都是于承惠出,另外還給了自己一筆錢。他說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給他這么重的獎賞,只是后來知道凌團長和康政委出事那晚曾攻打過小曹村,隱隱覺得或許和自己傳遞的消息有關;正因為此,他一直很害怕,擔心真的有關,八路軍會找他算賬。

趙永康見事前的一些猜測得到了部分證實,心里暗暗吃驚,事關重大,他沒表露出什么來。他又問劉永第一次被叫到偽軍據點時,除了陳廣乾、于承惠等,在場的還有沒有認識的人。劉大麻子說有,他常進出據點,認識他們中的不少人,他說來叫他的是陳廣乾的營附,到營部時他和陳廣乾都在,只是在他招供說許建德確實曾找過自己以后,于承惠就揮退了陳廣乾的人,只留下他的兩個手下和陳廣乾,后來給自己消息的也是這兩個手下。他說他不知道這兩個人的名字,但知道其中一個是“保安隊”排長,現在是“別動隊”的分隊長,另一個只知道是姓嚴。

看著跪在地上連連求饒的劉大麻子,趙永康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么新東西來了。現在可以證實的是當時片崗精心布置了一個圈套,結果導致了團長和政委的犧牲,而面前的這個人在其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即使許建德沒出問題,可正是這個人的告密被敵人利用,才會發生后來的惡性事件。他心里恨不得立即將這個告密者千刀萬剮,但想到整件事還沒完全搞清楚,留著他還有用。趙永康于是嚴厲地警告了他一番,要他不準將今天的事告訴任何人,只要他不再向敵人告密,武工隊可以饒他一命,否則新賬老賬一塊算,絕不寬貸。劉大麻子磕頭如搗蒜,連聲答應。趙永康再次告誡他,回頭該干嘛干嘛,不要讓別人覺察到武工隊曾找過他,然后像來時一樣悄沒聲地離開了。

趙永康將劉大麻子的交代匯報給了季風和田林,兩人心情都很沉重;田林更是對當時自己被仇恨的火燒灼,光想著殺敵,沒有再慎重些后悔不迭。田林當即表示要馬上到許連去,不管許建德有沒有問題,都必須做最壞的打算,先控制住部隊,也有利于就近觀察和調查事件真相。

季風同意田林的打算,三人商量了一下,決定這次隨田林回冀中的幾個原許連戰士都跟他去,越快越好。季風要田林千萬注意安全,沉住氣,許建德雖有疑點,可畢竟沒有證據表明他變節。同時季風也決定盡快進城和那里的同志取得聯系,這對打擊“別動隊”有利,或許還能對徹底查明團長、政委遇害的真相有所幫助。趙永康不放心,提出陪季風走一趟,被季風拒絕了。他要趙永康抓緊正在進行的調查,要他同時考慮一下情報傳送的交通線的健全,還要考慮盡快建立緊急備用聯絡點。

0

第37章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