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改變>第四十五章 闖王又中計 烈女呂祥云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四十五章 闖王又中計 烈女呂祥云

小說:改變 作者:松一般堅韌 更新時間:2013/3/26 0:31:57

第四十五章 闖王又中計 烈女呂祥云

萬戶知道今天是走到絕路了,拔出腰刀就要抹脖子。可是他身邊的管家一下子就抱住他持刀的胳膊,不讓他自殺。其實有幾個人是要真死的,王爺借勢拋下了刀。

窯崗騎兵下馬過去將他們捆了起來。這時,周遇吉過來對萬戶說:“王爺,我看你還是下令讓你們的士兵停止過戰斗吧!他們再打下去,也就是多死一些人。”

翻譯對他們說完后,萬戶點點頭,讓管家傳令,讓蒙古兵都下馬受降。

那些蒙古騎兵本來也都打不下去了,向前沖的就是死,他們也都看明白了,可是不沖馬上也得死。特別是那些正準備沖鋒的蒙古兵聽到不用沖了的命令,都在感謝長生天,他們都認為是長生天幫了他們。

蒙古兵都投降了,魏祥指揮窯崗的騎兵到處收攏跑散的戰馬,一部分人把俘虜們趕到一起清點人數。

李巖見到周遇吉時說:“總兵大人,我看我們要折陽壽啊!這才半天不到,就殺得尸山血海。”

“嗨!哪里話,我們今天是給被他們殺死的漢人報仇,他們殺死的漢人比這多多了。”周遇吉沒有心軟。

李巖說:“趕緊派一隊人直奔王府,別讓他們那里的人得信后跑了。”

“呵呵!我早就派一個騎兵團過去了,不用著急。”周遇吉說,“我繞過去以后就想,這里用不了這么多人。所以就安排他們直接過去了。”

“我看我們今天這一仗打得太好了,好的我都沒想到會這么好。打死了他們大部分有生力量,還活捉了他們萬戶。剩下的就由他發號司令就行了,我們也來個‘挾天子以令諸侯’。”李巖說。

“哈哈!”二人相對而笑。

周遇吉說:“不過,今天這仗打的我覺得一點意思也沒有,和趕羊好像沒啥區別。我做夢都想和他們蒙古人好好的打一仗,可是今天這算啥?你看看他們一個個樣,哪像橫行天下的蒙古鐵騎?”

“得啦!他們是遇到我們了。當初闖王打他們的時候,可是費了不少功夫才把他們打跑了,還不算是降服了。”李巖說,“他們手里的兵器,和我們的比連燒火棍都算不上。”

周遇吉說:“我看我們大致的清點一下,到底死了多少蒙古兵,然后牽上馬,把那些死馬肉都帶上。今天趕到王府那邊宿營吧!”

“好啊!步兵就先開拔吧。留下騎兵清點人數。”李巖說。

周遇吉笑著說:“這幾天草原上的狼可是要高興了。用不了幾天,狼群就會將蒙古人的死體清理干凈。”

“這也是他們作惡太多的報應,每次他們越過長城不是燒殺搶掠啥事兒都干。”李巖說。

這時,過來幾個士兵報告說:“我們還捉到了一些漢人奴隸。”

李巖和周遇吉對了一下眼神。李巖說:“快帶我們過去看看!”

早就聽說,蒙古人越過長城,不但搶東西還搶人回去做奴隸。沒想到今天還能真的看見。

可是他們看見這些奴隸的時候,心里就有些發顫了。這些奴隸哪還像個人啊,一個個瘦的皮包骨,都是佝僂著背,低著頭不敢抬眼,身上披著不知道是啥東西,勉強能遮擋一下。這些奴隸一共有一百多,不過還有幾個穿著衣服的漢人。

李巖一問才知道,這些漢人是幫著蒙古人看管奴隸的。他們原來也是蒙古人捉來的奴隸,由于聽話,主人就安排他們負責看管奴隸。這次奴隸是過來幫著運送糧草的。

李巖突然問這幾個穿著衣服的漢人:“我聽說你們都殺過奴隸?”

“不不,我們殺的都是不聽話的奴隸!”他們一下子也沒反應過來,以為還是回答他們的蒙古主人的話。可是他們說完了,也知道說錯了,一下子都跪倒,說他們也是為了活命,不得不聽主人的話。殺奴隸也是為了向主人表示忠誠。

李巖沒再理他們,周遇吉揮揮手,有人將他們拖了出去。

來到奴隸面前,奴隸們也沒反應過來,沒有意識到他們面前的是和他們一樣的漢人。奴隸們一個個木孜孜的,已經沒有了痛苦,跟不用說歡樂。一個個就跟行尸一樣,好像已經沒有了思想。

李巖知道,他們是長時間被當作牲畜一樣,他們自己也就把自己當作牲畜了。

周遇吉說:“能活到現在的都是身體特別強壯的,再就是自己啥也不想的,不然活不到現在。”

那些隨軍的記者趕緊拍下了這些特殊的人。

窯崗士兵含著眼淚給他們換上了新衣服,又給他們拿出來好吃的讓他們吃。等他們狼吞虎咽的吃完動東西的時候,有的人開始流眼淚了。李巖知道慢慢的他們作為人的那一面就會蘇醒了。不過要慢慢的來。一下子給他們吃太多了,他們會撐死。一下子讓他們回到正常生活,他們也承受不了。

有一位記者問李巖:“李總指揮,我可以將眼前的報道發回去嗎?”

“可以,你們可以將今天的戰斗和有關這些人的報道一起發回指揮中心,指揮中心審核完了,會轉給你們報社和電臺。”李巖說,“今你今天發的報道會轟動整個大明朝的。我開始羨慕你的職業了。”

上馬前,周遇吉問李巖:“那幾個漢人雜碎殺了吧?”

“留著他們吧,他們能知道很多奴隸們不知道的事情。他們的活動范圍能大一些。”李巖說。

“對啊!還是李公子想的周到。我是被他們氣糊涂了。”周遇吉說。

“其實他們早就當自己已經死了,有些可恨,但是更可憐。他們回去也會生不如死。”李巖說,“他們的一切都是不正常的。要狠還是恨蒙古人吧!在這里他們的價值不如一匹馬,地位不如主人家的狗。”

“呵呵!這回你不會覺得殺這么多蒙古人會折陽壽了吧?”周遇吉問。

“折了八輩子陽壽我也要殺了他們!”李巖忿忿的說,“張總在這里也會同意殺掉他們。”

“呵呵!張總之所以讓你李公子干這活,就是怕別人過來控制不住情緒,大開殺戒。”周遇吉一邊騎馬和李巖并肩走著,一邊笑著說,“不過,你也看到了,這些蒙古人的確是不怕死。他們明明看到沖過來必死,卻一點兒不猶豫。他們對自己的命都不當回事兒,你還想讓他們把別人的命當回事兒?我看殺了算了,以免留下后患。這還有將近兩萬俘虜,跑掉的估計也有一萬多。”

“我們這一陣兒打死的也有兩三萬人,我看是不是鄂爾多斯人都來了?”李巖說。

“差不多,你沒看俘虜里面既有老人也有十幾歲的孩子?”周遇吉說,“寧德將軍在包頭和東勝州那邊收了一大隊蒙古人騎兵,張總發現那里邊有不少十幾歲的孩子,就都給要去了,一部分編進了少年軍校,一部分安排進了學校讀書。看來張總的心思遠大的很啊!”

“我李巖也算是走南闖北的見過很多市面的,可是從沒見過張總這樣的人。”李巖由衷的說,“說來也怪,張總對我李巖不薄,見到我也非常客氣,可是我每次見到張總,心里還是有點緊張。這種敬畏是打心底出來的。”

“哈哈!”周遇吉大笑著說,“原來李公子你也是這樣啊?我以為就是我老周自己這樣呢?”

“不沖別的,就沖張總,這天下非窯崗人莫屬?”李巖說,“窯崗也真的是人才濟濟。可惜了闖王身邊都弄了有些阿諛奉承之輩。哼哼!就這樣還想奪天下?從我到了窯崗參加第一次干部會,我就知道,闖王沒戲了。”

周遇吉突然對李巖說:“我看,俘虜里面那些衣著鮮亮的,都是他們的各種頭人,就別往王府那邊帶了。我們應該把他們分一分,那些看起來有點文化的、家里富有的,都在這里處理完了。將來能帶頭鬧事兒往往都是他們這些人。”

李巖豎起大母子,說:“總兵大人高見,我說你是不是一直等著這件事兒呢?”

“說實話,做夢都想!”周遇吉眼睛閃著藍光說。

李巖回頭對跟在后面的魏祥說:“我們總兵大人都發話了,你們還等啥?”

魏祥一笑說:“就等你這句話呢,士兵們都說,留著這么多人還要吃飯,不如都殺了。”

“不能都殺了,”李巖說,“還要留一部分干活呢。這鄂爾多斯地方太大了,沒有人怎么能行?”

“好,我知道了!”魏祥撥馬向回走去。

其實這個鄂爾多斯王府所在地,看起來也就是似城不是城的一個地方。幾處房子建的距離也都很遠,只有王府建的還算像樣。

李巖和周遇吉帶人來到這里的時候,窯崗騎兵已經將這里的解決完了。到處都是還沒收拾的死尸,看來這里的蒙古人也進行了激烈的抵抗。

李巖他們進到王府院子里面,看到院子里面的尸體更多,不過尸體都是衣著鮮亮的,看來一定是王府衛隊的士兵。

見到李巖和周遇吉來了,那個騎兵團長從王府大帳里面跑了出來。

周遇吉笑著說:“呵呵!你小子現在當王爺了?”

“不不,我就是進里面看看,”團長說,“王府我沒讓士兵們再進來,打完仗,就讓他們都到外面了。”

“有啥收獲嗎?”周遇吉問。

“好東西都被他們轉移走了。”團長說,“我們到了的時候,這里只剩下衛隊,其他人早就跑了,我派兩個營分頭追去了。”

李巖說:“趕緊再派騎兵,以營為單位追出去。有事他們好能互相支援,記住帶上電臺。”

“還有,我們在這里也找到二百多個漢人奴隸,都是從他們蒙古人家里搜出來的。他們好像家家養奴隸,就象養牲口一樣。”團長說。

李巖聽罷,心里面一緊,狠狠的閉一下眼睛,說:“那都是被他們劫掠到這里的,我們的漢人兄弟,要好好的善待他們,他們能活到現在不容易。”

“是,我已經找了一些衣服給他們穿上,給他們弄些東西吃。他們可能都已經瘋了,人事兒都不懂。唉!”

“他們要是不瘋不傻能活到現在嗎?”李巖瞪了這位團長一眼。

進了王府的大帳,李巖親自起草了一份電文發給了窯崗的指揮中心。那位記者也將自己的報道發了回去。

窯崗指揮中心這幾天氣氛都是好極了,窯崗在家的幾個領導,沒事就都聚在這里,他們也都想第一時間聽到前線的消息。

這剛剛聽到寧德他們輕取寧夏府的消息,李巖他們又傳來更大的好消息,一下子打死蒙古兵兩三萬人,俘虜近兩萬多人,還將鄂爾多斯的王爺給捉住了。指揮中心的幾位領導簡直高興的不知道怎么好。

閻伯駒看完電報,說:“知木啊!今天晚上可要開開戒,我們是不是也喝頓酒慶賀慶賀?”

自從開戰以來,閻伯駒帶頭戒酒,因為害怕前線有啥事兒,喝酒誤事。

張知木吩咐將電報轉給陳玉峰他們前線指揮中心后,說:“好!我們今天晚上就好好的喝一頓,慶賀慶賀。”

陸成祥說:“我怎么就覺得像做夢一樣,難道那些禍害我們幾輩子的蒙古貴族就這么完了,也太容易了吧?我們朝廷派兵多少次,又是征糧又是征夫的去圍剿,每次都是大敗而歸。這次李巖他們就這么容易的把他們都滅了?”

閻興說:“鄂爾多斯可是最好的牧馬場啊!我們要組織移民進去。”

“黃河的南岸,還能有幾百萬畝可開墾的耕地,哪里土質好易于澆灌。沙漠里面還有大量的天然堿、芒硝礦,那都是寶貝,更不用說地下的大量的煤礦了。”張知木說,“我一在告戒李巖他們,盡量少開殺戒,留下人力,我們好好的組織一下,將那里建設好。爭取花上幾十年時間,把那里的沙漠上面都種上樹和草。”

張知木正說著,又一份電報被參謀送個上來,張知木接過電報一看,手有些發抖。大家都感覺到了張知木的表情有些不對,看完電報,張知木一句話沒說,將電報遞給了閻伯駒,閻伯駒看完也沒說話,又傳給大家。大家看了一圈兒之后都有些沉重。這是前線的記者發回來的報道。主要報道了那些奴隸的慘狀。

閻興忍不住說:“該殺的就殺,不用手軟。那里沒人,我組織移民進去。”

張知木說:“趕緊將捷報和這篇報道,讓范總編他們通過電臺廣播一下,明天的報紙都要登出來。”

窯崗的廣播電臺越來越受歡迎了,那些家里有收音機的,經常會有很多客人。不管何時,戰爭都是人們最關注的話題。

窯崗人突然打下寧夏府的消息已經讓大家吃了一驚,他們都沒想到,窯崗人會突然在那么遠的地方出手,而且干的干凈利索。今天窯崗的廣播電臺,突然又插播了一個重要新聞,這個新聞更是讓大家感到震驚。窯崗人竟然向蒙古人出手了,而且一下子就將鄂爾多斯的蒙古騎兵消滅了近兩萬人,活捉了一萬多人,還活捉了他們的王爺,簡直讓人難以相信。漢人最害怕的蒙古人怎么會在窯崗人面前不堪一擊呢?而且這個行動是在窯崗人進攻陜西同時開始的,窯崗人到底有多少人馬啊,竟然能同時對付兩個強敵?

人們為窯崗人取得大勝高興的情緒還沒平靜,接著又被窯崗的新聞報道把心給揪了起來。窯崗的記者從鄂爾多斯戰場上發回來了有關那些奴隸的報道。繪聲繪色的詳細描述了那些奴隸們現在的狀態后,記者更是煽情的說,“他們原來可能是一個很好的農民、書生或者和我們身邊的每一位一樣的普通人,可是他們被蒙古人捉去后,當作牲口養活,長時間的摧殘,讓他們已經象活死人一樣,沒有了思想,沒有了痛苦歡樂。當我們送他們食物,他們狼吞虎咽的吃完的時候,個別人才流出了眼淚,讓我們還能看出來,他們原來就是和我們一樣的人。”

這篇記者的報道,就象在平靜的湖水里面投進了一塊石頭,激起了層層波瀾。整個大明朝能得到這個信息的地方,人們都在談論著這個事情。大家都對窯崗人出兵鄂爾多斯采取支持態度。

崇禎皇上,在紫禁城里面,聽到窯崗人在鄂爾多斯打勝的消息,連呼“拿酒來!拿酒來!”一向不怎么飲酒的崇禎皇上也忍不住要慶祝了。

可是接下來的報道,讓崇禎皇上的酒可就喝不下去了。崇禎皇上清楚,每次有蒙古人入關搶掠,都會報上來被殺了多少人,還有被劫走了多少人,可是那時候那些人都是一個數字,現在那些數字變成了具體的人。國不強民遭殃,這些人遭的罪,自己這個皇上是有責任的。

同時收聽這個廣播的還有李自成。

李自成帶著人惶惶張張的逃進商於古道之后,沒走兩天,軍隊就開始斷糧了。窯崗人的確是狠,他們果真的在商於古道多處將道路破了一半兒,只有馬匹勉強可以通過。大多數的士兵,逃進商於古道的時候,都沒有備好糧食,路上他們不斷的殺馬充饑。好在還有兩天要出商於古道的時候,遇到了向陜西運糧食的一個商隊。他們聽說前面是闖王的隊伍,而且沒有糧食的時候,東家就說要將糧食送給闖王。

此時,闖王感動的不得了,忙請那個東家過來。

東家過來之后趕緊跪倒。闖王請他平身后,問道:“你們是西安的商人?”

“回皇上話,草民是西安的商人。草民的鋪子就在西安城里。”東家趕緊回答說。

“唉!你就不用回去了,那里已經被窯崗人占領了。”闖王說。

“不行啊!皇上,我的家業都在西安啊!”東家說。

“你現在回去,不但鋪子難保,不知道命能不能保住。”闖王說,“再說了,你也過不去,你跟我走吧,到了襄陽,我會把你的糧食按加倍價錢給你,你就襄陽再開一個鋪子。在那里沒人敢對你不利!”明顯的是闖王想報答這位東家。

這位東家當然是千恩萬謝。

闖王哪里知道,這些人是李治原來派到西安的那些人,在這里等著闖王那是設計好的。論情報能力,闖王也差的太遠。

到了襄陽,闖王就聽說了窯崗人在商州進行的實況轉播的事兒,廣播中報到了他們的軍隊在商州搶糧強奸婦女的消息。闖王聽到這個消息,一下子癱倒椅子上,半晌沒說出話來。丞相牛金星在旁邊冷汗順著后背直流。他原以為在困難的時候,給闖王出了好主意,沒想到會弄成這樣,讓窯崗人抓住機會,給了他們致命一擊。現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闖王的隊伍到處燒殺搶掠了。

闖王緩上一口氣后,看了牛金星一眼,沒說一句話,可是心里卻說:“你啊!成事不足,壞事有余!”

牛金星當然也從李自成的眼神中讀出了闖王的怨恨。從此他和宋獻策就不再象以前那樣受到闖王的信任了。

前天聽到窯崗人打下寧夏府的消息,著實讓闖王一驚,好在自己已經逃出來了,如果留在陜西,窯崗人這三路出擊,他們絕對是招架不住。不過論戰術窯崗人簡直太高明了。不論是闖王自己還是丞相牛金星和軍師宋獻策,都不會有人想到窯崗人會從那里殺出一路人馬。看來窯崗人的準備不是一天功夫了。原來窯崗人一直沒動手,是在做準備工作。等到他們出手的時候,都是必殺的招數。他清楚,窯崗人要是不放自己走,自己絕對走不了,可是窯崗人為啥又放了自己呢?是因為張知木聽了李巖的求情,這個理由李自成絕對不會相信的。原來懷疑別人私通窯崗人,現在最大的私通者是闖王自己了。

不過今天,闖王自己也覺得奇怪,他聽到窯崗插播的重要新聞之后,也為窯崗人大敗蒙古人感到高興。更對那些奴隸的遭遇感到痛心。

正好劉宗敏和李過進來,李自成就把窯崗人大勝的消息告訴他們二位。

一向以豪氣著稱的劉宗敏也嘆服的說:“爺!你說他們窯崗人和我們開戰的同時,又同蒙古人開戰,是不是有些瘋了。那些蒙古人我們領教過,費很大勁兒才算打跑了。也只是弄得他們不敢對我們太放肆,他們到底有多少軍隊啊?”

“不用太多,他們有十萬人,就能頂我們百萬人,甚至跟多。不但兵員比我們的厲害,他們的戰術和指揮也是我們遠不能比的。”李自成說,“他們幾路大軍遠隔千里,齊頭并發,配合的天衣無縫。這都是我們絕對做不到的。”

“爺!硬拼,我們實在是打不過窯崗人。”只有劉宗敏敢在闖王面前說實話。

“是啊!這次要不是窯崗人故意放我們一馬,我們誰也走不了。他們把路破壞一半兒,就能都斷掉。可是他們沒有,我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他們是為啥?”李自成仰頭靠在椅子上說。

“爺,有個話,不知道該說不?”劉宗敏低著頭說。

“呵呵!沒想到宗敏跟我說話也吞吞吐吐了!”李自成一笑說。

“是這樣,我們既然不能硬拼,不如就和他們合作。他們能放我們,就是不想與我們為敵。”劉宗敏抬頭看了看李自成說。

“宗敏,這是我聽到你說過的最好的建議。”李自成說,“這是因為你比那些謀士們誠實!”

李自成頓了頓,又說:“本來在陜西的時候,我已經安排好了去給窯崗人送信兒的人,后來聽說,窯崗人殺了官軍。我就以為他們和朝廷一定會鬧翻了。所以就停手了,看來是鑄成大錯啊!”

一直沒說話的李過說:“我看窯崗人同時打陜西和鄂爾多斯就是告訴天下人,沒有誰能擋住他們的。我看他們既然放我們出關,就是他們要用心經營關中,一時半會的不會出關來。他們要是出來我們也擋不住。”

“行啊!過兒也會動腦子了!”李自成很高興,“關中的事兒我們管不了了,不過中原和江北的事兒我們要管。我們恢復點兒元氣,就把張獻忠那老兒打過江南去,別讓他們在這里便煩我們。”說完,李自成突然有點感覺,這是不是窯崗人希望我們做的呢?

寧德和孟四兒沒有管對岸大順軍的反攻,他們要盡快的清理完寧夏府,然后好繼續進軍。孟四兒把自己的買下鋪子交給了陸成祥派來的人,也把這里的業務向他們進行了交代。寧德組織大家清理大順軍的死尸,清理城里的血跡。接著發布安民告示。

那些被槍聲和喊殺聲嚇得驚慌失措的百姓,本來擔心又要遭受一場劫難,可是一直到了天亮,進城的大順軍取勝之后,沒有一個擾民的,還立刻清理城里的死尸和血跡。膽大的百姓就慢慢的出來看熱鬧了,那些大順軍士兵,見到他們還點頭打招呼,這樣百姓們就都不害怕了,紛紛出來幫著收拾城里的垃圾。

由于大順軍前一陣兒發生不少擾民事情,百姓們恨透了他們,這樣窯崗來的官員們接管這里就容易多了,很快就搞的官民軍民關系都非常好,特別是,窯崗的軍醫還幫著那些窮苦人看病,更贏得了百姓的愛戴。

河對岸那個城堡的確不用寧德他們操心。

由于這里是邊關,大順軍在這里也有快速反應的安排。有幾個從城堡里面逃出去的大順軍士兵,連夜逃出去后,弄了幾匹馬,快馬逃到靈州(靈武市)。明朝的時候在靈州設守御千戶所,李自成占領這里后,安排了兩千人駐守,由一位都尉率領,以作前面長城守軍的后援。

駐守靈州的都尉怎么也想不到窯崗人會從這里的打過來。可是都尉也明白,如果不趁對手立足未穩迅速奪回那個城堡,整個長城防線,不管有多少人馬,都等同虛設。他派人向固原的果毅將軍匯報的同時也派人向寧夏中衛、寧夏后衛通報了情況,立刻組織自己的兩千人馬,收攏了附近的三千人馬,向失守的城堡沖過去。

這位都尉匆忙的組織了三四千的人馬,來到城堡前,說明了這位都尉是非常負責人的。可是他們這些沒去過山西的是軍人實在是不了解窯崗人。這位都尉,將兵馬帶來的時候,在干旱的土地地上揚起了一陣陣塵土也算是遮天蔽日,城內的窯崗軍隊還真的看不出來來了多少大順軍隊。

這些勇敢的大順軍是有備而來,他們架起了各種口徑的大炮,就向城堡進行了轟擊,炮放完之后,士兵們就架著梯子沖了過來。

城上的趙金利一直沒讓大家還擊,他看到了大順軍士兵沖進了城堡,命令手榴彈準備。等大順軍士兵,再接近點兒,命令大家將手榴彈投了出去。

現在窯崗的手榴彈,體積重量比以前的小不少,可是威力可大多了。那些預制碎片,隨著“轟轟”的爆炸聲,灑向大順軍士兵,一下子就將大順軍炸的鬼哭狼嚎。大順軍士兵們丟下梯子向回跑的時候,城上迫擊炮開炮了。轟完步兵,迫擊炮手又將炮彈砸向了大順軍的炮兵陣地。這些大順軍炮兵不知道窯崗炮兵的厲害。因為為了穩定軍心,李自成他們吃的虧沒有告訴他們,所以今天,他們將炮兵陣地擺在窯崗炮兵眼前。這一點,窯崗炮兵自己都有點兒糊涂,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看著敗回來的大順軍,領兵的都尉肝都顫了,他知道今天不攻下這個城堡,自己也活不了,誰讓自己逞英雄呢?沒辦法他咬著牙,又組織了一次進攻。可是這次進攻,窯崗人換打法了,他們剛一接近城堡,城堡上的輕重機槍一起開火了。窯崗機槍手居高臨下,將沖過來的大順軍士兵,一個打到再沖鋒的路上。再勇敢的士兵也有挺不住的時候,有一個士兵被恐怖的機槍嚇得停住了腳步,馬上就有很多士兵后退了,后面的都尉揮刀砍倒了兩個退兵,其他的退兵反倒遠遠的就開跑了。一下子大順軍士兵就開始逃跑比賽。沒辦法都尉也被迫跟著撤退了。這次攻城他們損失將近兩千士兵。

他們剛剛退回到靈州,寧夏中衛、寧夏后衛的兩位威武將軍來到了。

兩位威武將軍聽了都尉將大敗的經過,都明白這樣回去進攻,根本沒有勝算。窯崗人不僅僅象傳說的那么厲害,而且這次戰術更奇特,就連皇上都跑了,憑他們根本守不住這幾個衛所,更不用說回去奪回失去的城堡了。他們幾位商量了一下,還是等果毅將軍到了看看他怎么說吧!我們暫時不要采取行動,因為敗了責任是我們的,勝了?哼!勝了是不可能的。

李魁他們在大漠上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想沿著原路向回趕。由于大風淹沒來時的腳印,雖然此時可以用電報和難道他們聯系,但是寧德幫不上他們的忙。此時只能靠李魁他們自己。李魁他們根據經驗,決定一直向西方行走,因為那個方向是黃河,可是這樣一路上就沒有路了,一直到兩天后的晚上,他們才趕到黃河邊上。等他們沿著黃河趕到長城,李魁趕緊坐船到了寧夏府,見到寧德和孟四兒將情況匯報了。

“那位女英雄叫啥名字,哪里人?多大年齡?家里還有啥人?”聽完李魁的匯報,寧德一連問了幾個問題。

李魁說:“女兵叫呂祥云,年齡二十三,河南人,據說家里還有母親妹妹。因為吃不上飯,就跟著紅娘子走的。”

寧德起身在地上轉了兩圈兒,讓人起草了一份電報,立刻將李魁他們的情況和呂祥云的事跡向家里進行了匯報了。

此時張知木和閻伯駒還在指揮中心,他們前面已經得到李魁他們救出女兵的事,現在他們正在沙漠里面向回走。閻興跟張知木說,不用擔心李魁他們,在那里他們出不了事兒,那個騎兵團的主力都是從榆林那邊過來的,都是非常有經驗的。

現在得到李魁他們回來了的當然高興,可是后面關于呂祥云的報告,讓張知木很沉重。張知木立刻給紅娘子打了一個電話,說了呂祥云事。紅娘子聽了也在電話那一端停了一會兒沒有出聲,張知木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終于紅娘子說:“呂祥云是好樣的,我對她還有一些印象,他還有母親和妹妹在河南,公司想宣傳她的時候不要說她家的詳細地址,等我們打過去的時候再好好撫恤下她的親人吧!”

張知木放下電話,立刻請范總編來到指揮中心。范總編看到關于呂祥云的報告,說:“我馬上回去,用廣播宣傳這位女英雄,他是為了救戰友犧牲了自己的生命。”

張知木脫口而出的是“生的偉大,死的光用!”

“太好了!明天的報紙就用這個標題,我馬上到電臺去。先用電臺播出去。”范總編說完就走了。

閻伯駒說:“一個女子真的了不起!”

張知木說:“明天,我讓陸琪找幾個好石匠,給呂祥云雕一個石像,放在烈士陵園里,讓大家永遠瞻仰她。”

一會兒,窯崗的正常廣播又一次被中斷了,又一次插播重要新聞。可是誰也沒想到這次播出的是關于呂祥云用自己的生命救戰友的事跡。窯崗總公司號召大家象呂祥云學習,并介紹了呂祥云的生平。

一個小小女兵竟然用生命引起了整個大明朝的轟動,這本身也是一個新聞。這件事,引起反響最大還是窯崗的軍隊,因為呂祥云是他們戰友,一個普普通通的士兵做出了犧牲,也同樣受到隆重的禮遇,對每個準備上戰場拼命的士兵心里都是莫大的安慰。他們知道,窯崗重視每一個士兵,不僅僅是從物質上給他們最好的待遇,而且從精神上,同樣重視他們。因為呂祥云是他們中的代表。

讓大家更沒想到的是,崇禎皇上賜給了呂祥云一個“烈女”的稱號。這在整個大明朝更是又引起了一陣很大的反響。

-------------

富士山噴發,日本大地震。--《南宋記憶》進展

26

第四十五章 闖王又中計 烈女呂祥云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