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血染殘陽>第四十六章 大叔,我愿意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四十六章 大叔,我愿意

小說:血染殘陽 作者:浪飛天 更新時間:2012/2/18 7:12:48

李得生參謀長這一次卻是死里逃生,在中國戰場上,象他這樣遭自己人誤傷的事例,在不久后卻再次發生啦 !名動天下的八路軍一一五師林師長,穿著剛繳獲的鬼子的黃色大衣,騎著東洋戰馬,正在向晉綏的陣地走去,一個閻老西的兵,更是瞄準了就給他一下,這一槍,差不多將林師長打得半死,打得林師長從1938年至1945年均不得不上處求醫治傷,導致其在抗戰戰場上消失!而李得生明顯的要幸運得多。

楊春梅這兩多個月來,一直陪在他的身旁,他的一切起居,吃喝拉撒可全是由她在照顧著。人家一個姑娘家,對一個大男人,能這樣照顧可不容易。

在醫生的眼里,世界上的人只有兩種,一種是好人,另一種是病人,在他們的眼里,沒有男人和女人的區分,他們的內心純潔得眼前看見的只是一個人。王院長在培訓他的下屬時經常在強調,作為一個醫生,不應將男女的界限分得太清,所有的人均只是一個人,從解剖的角度來講,男人和女人的構造99%是相同,唯一所不同的僅是生理器官而也,而戰地醫院所要做的事情,就是盡最大的能力,盡快的醫治好戰土們的傷,讓他們重返戰場,保家衛國。

楊春梅并沒有因為他是一個男人,而在照顧他時有所顧忌。

但是這卻讓李得生剛開始時覺得特別的別扭。作為一個軍人,服從命令是天職,而現在他的上級,無疑是眼前的大位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經楊春梅不斷的宣傳和講解,李參謀長再也無正當時理由來拒絕她的照料,況且他的傷實在是太重,而自己又卻是不能動彈,更不用說去做其他的任何事情。

在沒有事情可做的時候,楊春梅就給李得生講講笑話,說說故事。說實在的,這姑娘也并非只是一個山里的姑娘,刀可是在縣城里讀過書,只是后來她家父親死后,家道中落,才被迫回家來的,她的言淡舉止可不比城里有文化的姑娘差多少。

李得生在他的身上,漸漸地看到他的師妹慧子的身影,慧子是他在帝國大學時授業恩師古本太郎的女兒,年齡與楊春梅大小差不多。慧子特別的喜歡與李得生他們在一起,而只要有李得生出現的地方,一定會有慧子的身影,以致于恩師如要找慧子,他往往會問他的北子們李得生現在在哪里。

在這兩個月中,魏中全和李得生無論事務多忙,總會抽一定的時間來陪陪李得生,隨著他的傷逐漸的恢復,他們的聊天的時間也就逐漸的多了起來。而這段時間,魏中全和李得全卻也將整個根據的部隊進行了重新整編,將部隊根據新老部隊進行混編,以老戰士帶新戰士為原則,他們將手頭的部隊全部整編為了整整7個營,另外還有數個架子連隊。現在整個北進縱隊組成了東西兩個戰略集團,東邊和南邊由獵人張任團長,李天虎任副團長、羅飛任參謀長的一團負責,下轄李四貓任營長的原一營,宋楚生任營長二營,以及原要天虎任營長的三營。北邊和西邊,由王伯濤會團長的二團組成,下轄由高慶生任營長的一營,趙得水任營長的二營,以及林虎任營長的三營。另外,司令部部還特編了一個警衛營,負整整個根據地的機動支援作戰和警衛任務,這個營的骨干就是以參加炸鬼子軍火庫的19名戰士為骨干組成,羅飛親任營長。

“現在轉移過來的鄉親們都安頓好了么?”李得生擔心地問道。

“這個你放心,這里的根據地雖說是新開辟的,但是王伯濤這小子在這里宣傳得卻不錯,這里的人民和八路軍就象李有村楊村與八路軍一條心一樣,他們二話沒有說,就將從轉移過來的群眾安排住進也自己的家,現在轉移過來的四個村的村民,現在我們也全部分散安置在了八個村里,并重新劃分了土地,還減了租金呢。”李得全笑著說道。

“老李,你就安心的養傷,等傷養好了,我們再籌打一下小鬼子,現在鬼子與連原縣之間的聯系加強了,他們不在派出小部隊護送物資,一出隊就是一個聯隊的,我們小股部隊現在可奈何他不得,我和政委現在正在策劃著干他一下大的。”魏中全說道。

“現在有東進縱隊的消息么?”李得生問道。

“這個你還不說,我們后來派人聯系上了,上次打東門的就是他們,他們現在在那里可發展得不錯,協助一二九師打淶源,他們殲滅了鬼子兩個中隊,現在他們那里的局面也打開了,部隊發展也很快,現在手下可也是有6個營的部隊呀,我們現在可正在進行著向東然后向南發展的計劃,準備在河北與他們會師呢!”魏中全笑著道。

“要是他們也有一臺電臺就好了。”李得生自言自語道。

“這個還勞你牽掛!獵人張上次在李家村追殘敵時可恰好弄到了一臺,我們聯系到他們后,也給他們送去了一臺,并派了一個發報員和譯電員,密碼本也給他們復制了一份。”魏中全笑著說道。

“那這樣看來我們現在可是大發了喲,我們現在的部隊可有整整13個營,這可是一個師兩個旅的配制呀。”李得生笑著說道,可能是他笑得太大聲了,他的胸口還是有點隱隱人疼。

“得生呀,我們現在是發了,可是我們只發在人頭上是呀,在武器配備上我們現在可是從委員長那里是一顆子彈也領不到,軍費是一文不給,上級只給了我三十二個人的軍費,說什么這是我們當初改編時的原有配制,人家老蔣就按當初改編時的配制給。你說說,這三十二個的配制,拿給我現在一個師的人來分,那可是連粥都沒得喝喲,這老蔣也實在是太摳門了。”魏中全笑著說道。

“誰叫你們能干呢?人家的部隊可都是越打越少,而我們的部隊卻是越打越多,越打越能打,想當初你們戰九道拐時,我們一共只有39人,你們還沒有一挺機槍,而現在,光是現在咱們北進縱隊,現在可就不上2000人了吧,不要說機槍,連炮都用上很久了,我們的裝備可是比中央軍還要強呀,除了我們沒有大炮外,講各型輕武器,我們絕對不輸于鬼子,這在現在的抗戰隊伍中,我們可是領先的呀。”李得生笑著說道。

“李參謀長,你可得該吃藥了。”就在這時,楊春梅將一碗也煎熬好的藥端了過來。

“春梅呀,這兩個月來,可真是多謝你了,要不是你精心的照料,我們的參謀長可恢復得沒有這么快?”魏中全笑著說道。

“魏司令,你可不能這樣說,照顧傷員那是我們醫生應當做的本份工作嘛!不知今天青青部長怎么沒有來呢?她不是與你形影不離的么?”楊春梅將話題轉開道。

“春梅!這話可不對了呀,什么呀青青部長與我形影不離?我們可只是在工作需要時才在一起的?”魏中全急忙解釋道。

“誰又說你們不是為了工作呢?魏司令!”王伯濤這時不知從哪里又冒了出來。

“我說伯濤呀,你小子是不是又將鬼子給惹火了,來向我搬救兵了?”魏中全看著王伯濤道。

“現在鬼子勢大,我可惹不起,惹了也占不到便宜。所以呀,就想來這邊討兩杯喜酒喝。”王伯濤笑著說道。

“酒呢我這面肯定是有,但卻沒有喜酒,不知你要討的喜酒可是在李參謀長這里?”魏中全笑著對著王伯濤和李得生講道。

“李參謀長的喜酒我可是一定要討的,但是司令你的那一杯不會不請我吧?”王伯濤笑著說道。

“誰說我要請喝喜酒了?喜從何來呢?“魏中全晃著腦袋笑關頭上問道。

“魏司令,這個我可知道,你們的秘密可瞞不住我們,要知道青青部長常說,群眾的眼睛可是雪亮的,在時時地年著咱們呀,對吧,魏司令,青青部長的宣傳話里可有這一句?”楊春梅笑著問道。

“春梅呀,她是說過這么一出,可是這與喜酒有什么關聯呢?尤其是我的喜酒。”魏中全笑著說道。

“魏司令呀,不怕你說我知情不報呀,現在軍中可是傳言,青青對你情有獨鐘呀,你不會是在年在眼里想在心里,腦子里卻裝糊涂吧?”李得生這時也笑著說道,盡管他想將聲音壓低,可是還是仍不住的說大聲了些。

“誰說我裝糊涂了?你們看我老魏可是年紀一大把,看起來都是三十多歲的大叔級的人物,我怎好意思取過可以作我女兒的人來作媳婦?如是那樣的話,人家可要說我老魏可是和牛要吃嫩草,那樣對我名聲不好,我魏中全可不干這回事!”魏中全笑著說道。

“誰說你老了?你要是老了那我們豈不是全完了?你才二十來歲,你老什么?我都二十七了,比你還大呢?還有政委,四十多的人了,你和我們經起來,那可是小毛孩一個!依我看呀,你和青青是挺配的。”李得生繼續說道。

“可是我配不上人家,我這面相實在是夠當人家的爹,我不同意!”魏中全急著道。

“魏司令,怕不是你不愿意,是你怕人家青青部長不愿意吧?”王伯濤這小子接著說道。

“不是這意思,只是我現在沒有時間考慮這回事!”魏中全轉彎地說道。

“魏司令,你先別轉彎,你現在老實回答我一個問題,如是人家青青部長愿意呢?”王伯濤笑著說。

“王伯濤呀王伯濤,你小子現在是不是團長當得不過癮還想當總司令了,竟然管起我這事來了?”魏中全大笑著說道,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其實他也沒有想清楚,到底要如何回答。

“魏司令,說吧,我們大家可在等你的回答。先說你的再說參謀長的,大家別急哈,一個個的來。”王伯濤笑著說道。

“如果青青愿意,那我也……”魏中全話還未說完,獵人張卻闖進來,他邊進來邊說道:“原來你們大家都在這里呀!在談論什么事呢?青青,你還站在門口做什么?快進來呀,里面暖和,外面可冷了!”

“什么?青青在外面?”魏中全一聽這話,他的臉上開始掛不住了,他二話沒有說,就朝門外走去了。

門外哪里還有人呀?魏中全只是聽見了一陣跑步的聲音。這個玩笑可開大了,他立即朝腳步聲的方向跑了去,他得解釋一下,這只是大家開玩笑,請她諒解,不要當真。

“張龍彪,你小子什么來不要緊,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來?我們現在可在討論司令和青青部長的事情,眼看就要有結果,而你卻來了。”王伯濤失望地說道。

“我就是聽見你們里面在說這事,而我又看見青青正在門邊站著,我才闖進來呀!你難道路不知道青青就在門外?”獵人張疑忽地問道。

“實話跟你們說,青青在外只有政委和參謀長、春梅不知道,我是和青青一起過來的,是我叫她先在門外等著的。”王伯濤接著道,“你老哥這下可是把這事給弄黃了,年我怎么收拾你。”

“哈哈哈,你們都太多心了,這事黃不了,既然這層紙也捅破,你們兩位團長就準備賀禮吧,我保證你們一周內有喜酒喝!”李得生笑著說道。

“真的?那可是太好了。”獵人張大笑著說道。

“得生呀,可僅是喝一個人的么?我看呀,連你們的事也一起辦了?好事成雙嘛!”魏中全附耳在李得生的耳旁小聲地說道。而這時春梅卻正在火邊納著鞋子。

“我可沒有多大意見,你得問問人家姑娘樂意否?”李得生也小生地說道。

“這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來給你作媒還不行么?”李得全笑著說道,這次可不是小聲地,大家都聽見了。

“政委,你要給誰作媒呀?”王伯濤急著道。

“我的團長們,趕緊去準備兩份賀禮吧,一份給司令,另一份給李參謀長!一周后就給他們送來!你們可得抓緊點。”李得全大聲地笑著說道。

“政委,李參謀長的新娘是誰呀?”楊春梅笑著問道,可以年出,她的臉上可有深深的顧慮。

“那姑娘你也認識,是現成的,等一下我在跟你,你先準備一下哈!”李得全說首就帶著兩位團長離開了。

那位姑娘我認識,那我有什么準備的呀,不就是喝喜酒么?準備一份賀禮就行了。楊春梅心里在不停的犯咕著,這一不小心呀,就將自己的手給扎了一針,她唉喲的一聲就驚呼了出來。

“春梅,你在想什么?小心別扎著手了。”李得生躺在床上關心地問道。

都要結婚了,卻還來關心我?這可沒意思,反正再過三天他也將好得差不多了,我也到了要離開的時候,眼不見心就不再煩了,她可是逐漸的想開了。但是她的腦海里卻在不斷地猜想,李參謀長的新娘究竟會是誰?

魏中全追了出去,他看見了青青,她剛開始時跑了一下,魏中全一在后面叫她,她也就懶得跑了。

青青看見魏中全卻跑了上來,只見他滿臉的尷尬,還好他的臉皮總算不嫩,與他三十多歲的模樣挺適配的,青青的心里現在可笑著呢,只聽見她說道:“大叔,你找小女子現在可有事要說?”青青扮成一張娃娃臉笑著說道。

魏中全的腦袋真的是再一次日受到了打擊,他搖晃了一下腦袋說道:“其實也沒有什么要緊事,只是剛才我那不成氣的王團長,在李參謀長屋里胡亂地說壞說,你可別往心里去,回頭我再去狠狠地批評他,讓他小子寫檢討,一天鬼子不打就在背后造謠生事,你可千萬別要往心里去?”

“大叔,王團長可是一個好同志,你以前可是經常夸他呢?他造什么謠了,說來聽聽?”青青笑著說道。

“你剛才不是就在門口么?你沒有聽見呀?”魏中全心里一樂了,這小姑娘沒有聽見,盡管她在門口,卻沒有聽見,但他轉念一想,她可能沒有聽見么?

“沒有聽見!我只聽見說喝什么喜酒的!其它的就沒有聽見了,可是這也不算什么造謠呀什么的,你說是吧?大叔!”青青接著笑著說道。

“青青,問你句實話,我真有那么老,能當你大叔了么?”魏中全一本正經地問道。

“不要先問這個問題,將你剛才說造謠的事情先說了我再告訴你。”青青笑著說道,盡管現在是冬天,而她的臉現在卻象一朵花一樣。

“好吧,男子漢,大丈夫,有什么不敢說的?”魏中全豪氣沖天了起來。

“那就說吧,造什么謠?誰造謠?”青青接著問道。

“是,王伯濤那小子,說你喜歡我,向我討喜酒喝!”魏中全言簡意駭,立即說了出來,當說完后,他的頭也一下子大了起來。

“什么?你和我?討我們的喜酒喝?”青青臉上大吃一驚,心里卻高興得不得了。

“是的,所以我才說他是在造謠嘛!我這就回去收拾他!你千萬別往心里去。”魏中全一看人家姑娘可沒有那意思,他得趕緊撤才是。

“那你是怎么回道他的?”青青臉有些紅著地問道。

“我怎么說,我又能怎么說呢,當時那么多人在場,政委呀,張團長呀,李參謀長呀,春梅呀,我能怎么說,我就只能說如果人家姑娘愿意,那我老魏肯定同意,但是關鍵是人家姑娘不同意是,我也沒有辦法!喜酒沒有,但高梁酒卻有的是。對,就用高梁酒招呼他們 !”魏中全說完就想溜了,人家青青可不愿意,他還留在這里做什么?

“老魏老魏,自稱是第魏,你具的很老么?才不過是一個二十不到的小毛孩,比我才大那么兩個月,也不害羞!”青青轉頭看著他道。

“這可沒有辦法,我也不知是咱搞的,自從九道拐一下來,打了九龍坡一仗后,部隊是越打越大,越打越強了,而我卻越來越老了。如是現在朱總司再遇見我,他可要遙問客人是從何處來了?可是這我也沒有辦法是,這可是小鬼子逼的。”魏中全笑著說道,“青青,既然話也挑明了,你也不愿意,這事就點到為止了,今后就當沒有發生過,知道么?也不要怪王伯濤,其實我之前心里也卻有這想法,他也不算造謠。”魏中全正經地說道。

“你真的喜歡我么?”青青扭頭看著魏中全道,其實她的臉現在更紅了,她自己也能明顯的感覺到他的臉在發燙。

“是真的,自從我在李家村見到你在寫標語時起,我就覺得你是一個不錯的姑娘,有文化,知書達理。是我不可缺的好幫手。”魏中全說道。

“那你打算咱辦?”青青問道。

“這要你同意才行,這可是兩個人的事。”魏中全笑著道,“我得回去了,否則王伯濤那小子又要說我壞話了。你沒有什么特別的事吧?”說完,魏中全就往來時的路走了。

風,寒冷的風,在不停的地刮著,青青的心里卻暖烘烘的,看著魏中全遠去的背影,青青在背后大聲說道:“大叔,我愿意!”

魏中全聽見了青青的回答,他也大聲地說道:“好,知道了,我給政委說去!”

1

第四十六章 大叔,我愿意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