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土匪傳奇>第六十三章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六十三章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

小說:土匪傳奇 作者:冰鎮南極 更新時間:2012/2/16 14:14:49

嚴寶現在相當后悔去打太平會的伏擊,他為此付出的代價是:陪了師爺又折兵。在他準備突圍時,身邊能夠替他開路的土匪只剩下九百多人了,要知道,他可是帶著兩千一百人出來挑戰太平會的權威。

這就是對他沖動的懲罰。

嚴寶的丟卒保車之計注定無法奏效,因為他的對手中有個聰明人叫曾秋生。他一有動靜,曾秋生就判明他的目的,為了粉碎其陰謀,曾秋生連忙建議鄧紹良采取措施,防止土匪從眼皮子底下溜走。鄧紹良聽從了他的建議。對兵力進行重新部署,戰刀營(缺兩個大隊)和第三營放棄直接增援李清和第二營的計劃,轉而集中力量圍攻嚴寶的土匪主力。

鄧紹良被嚴寶占了這么大的“便宜”,怎么會給他留逃跑機會,雖然他能夠動用的人沒有嚴寶多,但勝在質量好,士氣高,經驗豐富,而土匪已成驚弓之鳥,人心渙散,被鄧紹良來了個以少圍多:第三營戰斗力弱,集體負責北面,其他三個方向由三個大隊的戰刀負責,曾秋生的第六大隊因為槍法好,沒有安排固定位置,肩負支援全局的重任,在必要的時候,出現在必要的地方。

嚴寶的根據地顧公寨在梅子沖的東南方,這也是他突圍的方向。他環顧四周,北面黑壓壓堵著幾百人,其他幾個方向則少很多。如狗頭軍師還在的話,說不會知道其中的玄機,告誡嚴寶人少的地方其實最危險。急著突圍的嚴寶可沒想這么多,帶著嘍啰就沖向東南方,攻擊第一大隊和第四大隊的結合部。

結合部往往是敵人守衛最薄弱的地方,最容易被攻破,這是軍事常識,這一點嚴寶還是知道的,在他看來,就太平會這么點人,怎么可能擋得住他回家的道路!

有理論指導當然是好事,但犯教條主義錯誤就不對了。嚴寶在沒有弄清楚狀況之前,冒然攻擊強大的戰刀營,最終將他自己送入絕境。

鄧紹良給嚴寶上了人生的最后一堂軍事理論課:怎樣打好伏擊。敵人被包圍之后,肯定要突圍,想要突圍,首先就會選擇突圍的方向。作為進攻方,這時候就要做一件事——混淆視聽。讓包圍圈里的敵人判斷不出自己的強弱分布,主次布置。最好將敵人主動攻擊他最為堅固的地方,拿雞蛋向石頭上砸。

不得不說,嚴寶不會防守,很容易地就讓李清鉆了空子;他也不會進攻,竟然主動投入占刀營的懷抱,送上門去讓他們屠殺。

嚴寶的突圍戰沒有什么懸念,在戰刀強大的火力面前,一切努力都是那么的無力,所有的嘗試都是徙勞。最終的結果是:土匪面對堅固的防線,只能望洋興嘆,而急怒攻心的嚴寶則被第六大隊的狙擊手發現,用一粒子彈,送他去和老父親團聚去了。這個才做了一天寨主的可憐蟲,就這樣結束了并不出彩的一生,連老父親的尸骨都來不及安葬,死都死了,還被扣上了一個不孝的罪名。

樹倒猴孫散,嚴寶一被擊斃,本來就接近崩潰邊緣的土匪哪里還堅持得住,主子都沒有了,誰還有心思賣命?在迷迷糊糊地亂闖一陣之后,土匪們發現無論如何也突不出去。而那些剛投降的原第二營的家伙,心想著自己曾經做過幾天太平會,感情應該還有一點點吧,于是他們進行了一天之中的第二次叛變,又向鄧紹良投降。

榜樣的作用是無窮的,顧公寨的土匪見狀,靈感大放,找到了保命的絕招,跟著那些投降專家后面向鄧紹良乞降;與此同時,正在樂此不彼地甘當炮灰的敢死隊也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顧公寨傾盡全力對李清和第二營的伏擊就這樣以嚴寶身亡,全軍覆沒收場,嚴寶辛辛苦苦帶出來的家當,包括發給敢死隊的銀元,全部落入鄧紹良的口袋。嚴寶用他的全部收藏和整個生命,成功地扮演了一回運輸大隊長的角色。

鄧紹良讓經過一聲惡戰,損失頗大的第二大隊和第二營押送俘虜和戰利品先回筆架山,等候他回去之后進行處理,順便守住他們的根本之地,不要讓別人乘虛而入。

送走李清后,鄧紹良集合戰刀營(缺第二大隊)和第三營,去顧公寨接收嚴寶留下的家產。

鄧紹良趕到顧公寨的時候,正好碰到一小股土匪扛著大包小包,鬼鬼祟祟地從顧公寨下來。沒有二話,這些不走運的家伙全部成了鄧紹良的俘虜。

要問這些趁火打劫的土匪是從哪里來,他們就是被曾秋生打跑的打援部隊的殘余分子。這些人在一個小頭目張三的帶領下,認為嚴寶已經大勢已去,在太平會手下生存的可能性極低,又想著自己辛辛苦苦替顧公寨賣了幾十年的命,就這樣一走了之,好像很不劃算。為了不虧待自己,張三殺回顧公寨,將值錢的東西能帶多少就帶多少,打好包后準備到別的地方繼續逍遙。

要怪就怪流年不利,鄧紹良來得太快,讓他們一點準備時間也沒有,慌慌張張地下山,剛好被人家逮了個正著,張三只好自認倒霉。

鄧紹良終于上了顧公寨,還好,房舍基本都沒有受到什么破壞,各種設施也沒有什么損壞,畢竟,這里沒有發生大戰,鄧紹良吃了個現成的。

顧公寨身為慈利六大土匪之一,規模比鄧紹良的筆架山和真人山加起來都要大上不少,足足可為三千人提供住處。有了顧公寨這塊肥肉,多少天來一直縈繞在鄧紹良心頭的難題終于解決了。

解決顧公寨,對鄧紹良的發展有重要意義,他的根據地的面積擴大到原來的三倍,已經正式成為新的六大土匪之一。但是,鄧紹良這次沒有掉以輕心,因為河東還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除了顧公寨,還有天寶山和牛頭寨等著他去征服,而這兩股土匪,比顧公寨還要兇猛一些。

為了保護勝利果實,鄧紹良將劉小四、李平、老幺的三個大隊都留下鎮守,自己帶著第一、六兩個大隊,還有第三營回師筆架山,隨行的還有他的三個師弟。臨走的時候,鄧紹良對戰刀們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做好顧公寨的防御,不要再出現被人包圍后死抗這么丟臉的事了。

筆架山,鄧紹良一回到家,就宣布開會。

參會的有戰刀的鄧紹良五兄弟,曾秋生、宋世才這幾個人(第三營營長由劉小四兼任),會議的中心議題,就是對李清的第二大隊被土匪包圍這件事進行檢討,其次,就是討論有關土匪的收編問題。

李清作為當事人,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這一點,包括李清自己,都毫不諱言。李清第一個站出來承認自己被一連串的勝利沖昏了頭腦,小看了土匪,是自己的輕敵致使部隊陷入險境,表示愿意承擔一切后果。

第二大隊被圍事件,使每個戰刀都陷入深思,李清所言,其實大家都認識到了,獅子搏兔,尚進全力,何況對手是擁有上千嘍啰的大土匪,怎么可心大意?雖然這次沒有給戰刀帶來不可挽回的損失,但亡羊補牢之心,大家心中是無比的堅定。

李清自我檢討完之后,接著就目前存在的另一個大問題發表了自己的意見。“我認為,對土匪的收編,我們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樣不作考察就輕易接收了。在這次戰斗中,在困難面前,發生了臨陣投敵的事件。這說明我們的收編工作是有問題的。”

曾秋生也表示:“這次事件給我們提了個醒,我們的部隊,一定要保證紀律,不是那些兵油子的天堂!如果放任他們,說不哪天就會把我們的事業給徹底埋葬!”

老幺也發著牢騷:“曾隊長說的沒有錯,你是不知道,訓練的時候,那些老土匪是多少難侍候,真是針刺不入,水潑不進,要不是老大交待不許虐待士兵,我早就把他們拉出去槍斃了!”

老幺的意見得到參加訓練的劉小四和李平的一致贊同。

鄧紹良見自己的四個師弟都對收編的土匪有意見,也覺得問題有點嚴重:“既然大家都對這個有看法,那我們今天就商量出一個道道來,解決這個問題!秋生,先說說你的看法!”

曾秋生已經習慣了鄧紹良動不動就先問自己的意見,心中早就在盤算了,這時已是胸有成竹:“我認為,當務之急就是把這些害群之馬從隊伍中清除出去;還有,對剛俘虜的土匪,我們必須加以甄別,哪怕招不到人,也不能亂接收人,我的意見是:寧缺勿濫!”

“那我們應該怎么做?”鄧紹良問。

“還記得我是怎么入隊的吧,那可是經過了你鄧大當家的重重選拔,我們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對第二、三營的士兵進行考核,凡是不合格的一律淘汰!還有那些想要加入我們的俘虜,也必須經過這道考驗才行。只不過,考核的標準要適當放低些,要不然沒幾個人能通的過。”曾秋生建言獻策。

鄧紹良覺得曾秋生說的十分在理,立即同意。“至于標準嘛,還是三大項,跑步,射擊、搏擊!”

“好!我就不信,那些兵油子能吃得了這份苦!”眾人撫掌叫好。

4

第六十三章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