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逐日長刀>第五十三章 風雷悄涌動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五十三章 風雷悄涌動

小說:逐日長刀 作者:燕山槍騎兵 更新時間:2011/8/2 9:32:06

北平,東交民巷臺基廠街二條。

普通的青磚樓房里大小軍官來來往往,北平特務機關長松室孝良目光停在他給關東軍的華北態勢報告上。川島小百合佩戴著新的中尉軍銜,恭敬地抱著文件夾侍立一旁。

1936年3月,二*二六兵變后,土肥原奉調回國出任留守東京第一師團中將師團長。松室便接替了北平的特務部門,他詳細考察了華北的經濟、軍事、民生等情況,為了達到不戰而勝、侵占華北的目的,松室孝良在報告中提出了具體方案。

“川島君,你認為這份報告關東軍能有多大重視程度?”松室對自己的報告是很滿意的。

川島小百合微微一躬:“機關長閣下的報告極有見地,已經詳細的說明了如何取得華北,我想關東軍上下在沒有比這更好的報告了。”

松室得意的笑笑起來,隨即又一聲嘆息:“可惜,關東軍還是得不到參謀本部的支持,‘二*二六事件’后陸軍省要求迅速奪取華北給帝國拓展糧食、煤炭、鐵礦等物資來源。可惜海軍那些人總是跳出來反對。沒有我們陸軍,他們能把軍艦開進支那內陸?笑話!”

川島眼中閃現出熾烈的光芒:“閣下,我們青年軍官內部一直有效仿‘九一八’事件的聲音。如果我們在華北繼續尋找理由,憑借關東軍的刀鋒,華北定可一舉而下。”

“華北不同于滿洲,南京向來對滿洲沒有真正的統治權。然而華北戰事一開,我們必要沿平漢線、津浦路一舉南下。南京不會坐視不管,那時候就是帝國傾力一戰的時刻。我們現在需要靜待時機,做好全面的準備工作,陸軍省要求內閣在本土擴充10個師團。伊藤君,最近華北地圖測繪工作如何?”松室把話題帶回眼前。

“機關長,我們兩支隊伍沿太行山南下,另一支從天津出發;現在基本獲得河北詳細地形圖,山西部分已經完成80%。菊三隊報告,他們小隊2名隊員失蹤。”副官伊藤報告進展情況。

松室皺了皺眉:“全力尋找,監視支那軍各部動向。另外川島君,康詠筠部有何新的情報。”

“蔣先生夫婦于六月五日視察了康詠筠的部隊。他向蔣做了部隊戰力展示,據可靠情報,該團已經超過南京教導總隊的單兵戰斗力,但尚未形成整體戰力。已經成為蝗軍不可小覷的對手。他的影子小分隊繼續擾襲長城以北的關東軍,武器大多為蝗軍制式武器。他們戰斗力強悍造成了累積近一個大隊蝗軍的傷亡。他們一般不同當地人接觸,人數雖少卻行蹤不定,極難將這支小隊聚殲。往往給單獨行動的蝗軍小隊毀滅性打擊。各聯隊長極為頭痛。”川島小百合憂心忡忡的說。

松室怒氣有些上涌:“哼,他們頭痛。都是不知道協作的武士,以為找別人顯得自己無能,殊不知恰好中了康詠筠的下懷。如果個聯隊同防協作,那么他們的影之隊也就沒有了用武之地,長久以來凈給支那軍隊練兵。讓他們長長教訓也好。我們提供多次情報,那幫武士們總不以為然。繼續監視康部的訓練,一有進展馬上通知我。另外繼續加強北支那地圖測繪,小到一個山丘一條溪水也不能放過。”

“哈衣”川島跟伊藤鞠躬退出。

川島小百合馬靴在木質樓梯上坨坨直響,眼里露出殺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本事,康詠筠!”

《何梅協定》簽署后,中央軍同藍衣社退至山西。康詠筠的混成團名義上也是駐扎晉中,在河北獲鹿只是“臨時訓練”。

六月下旬,一家小飯鋪悄悄地在獲鹿開業了,從天津回來的老板祖籍是石門,即石家莊。他女兒年方17,生的白皙清秀,反而比飯鋪的名聲大。漸漸熟絡以后,街坊鄰居都開始琢磨給自己親戚提一提定門親事,無奈老板以年幼為名客氣的推托了。

將兩名日本間諜帶回營地,康詠筠吩咐警衛排嚴刑拷打,就是“3歲偷看鄰居女人洗澡”的事也要問出來。

本次拉練隊伍中一個大學生出身的排長蘇平成問康詠筠,怎么看出是日本間諜。

康詠筠用馬鞭桿敲敲他的鋼盔:“以后帶兵了,要多用用腦子,記住一句話:態度決定一切,細節決定成敗。一般老百姓見了官兵躲都來不及,哪有說著說著就往前湊的,恨不能跟你拜把子稱弟兄,我們腦門上刻著岳家軍三個字嗎?還有他們的口音、手臂的膚色、眉眼形態、甚至身高如果細細分辨都跟當地不同。更重要的是他們雖然下功夫了解農活和放羊的知識,但是你見過一個沒上過學的山民會那么多詞語?所以肯定有問題,安排人跟他們扯東道西就是為了分散注意力,突然說一句對方的母語,思維會被帶著往這方面走,他們順口一句日語也就出來了。”

“細節決定成敗,態度決定一切。”蘇平成喃喃自語記下了這句話。

康詠筠突然想起什么似地笑問道:“你叫蘇平成?這個名字蠻有意思的,誰給你取得。”

蘇平成不好意思的撓撓后腦勺:“呵呵,團長見笑了,我祖父是前清秀才,翻了四書五經琢磨出來的。《尚書》〈虞書.大禹謨〉之中的‘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萬世永賴,時乃功。’取內外、天地能夠平和的意思。”

康詠筠哦了聲,走出幾步回頭說:“我還記得《史記》〈五帝本紀〉中說‘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內平外成。’好好干,也讓國家內平外成。”說完走向了團部,拉練回來渴的要命,急需團部冰箱里的可樂來滅火。

主要是現任天蝗的年號就是平成,康詠筠特地查過平成的來源故而能拽一句古文,否則古文里也就會背些詩詞了。

第二天,部下送來口供。跟康詠筠所料不差,這兩名間諜是來勘察地形,繪制軍用地圖的,從他們隨身所帶工具和筆記就可以看出來。鬼子交待他們小隊從北平出發沿太行山南行,分成10個小組,分別測繪太行山脈以及山西境內地形。他們小隊編號為菊之三隊,并不清楚其他隊伍的路線。

“好啊,看來還有最少兩支隊伍。他奶奶的,小日本時刻想著侵略中國啊。”康詠筠翻看完口供,傳給參謀長沈荃及副團長趙國華等團部高級軍官。

沈荃不習慣刺激嗓子的美國可樂,喝口茶缸里的冰鎮綠豆湯說:“我們可以派隊伍去清理這些老鼠,另外我軍地圖相比繳獲的日軍地圖要粗糙許多,我建議我們也修訂作戰地圖以備將來所需。鬼子看來是醞釀大的行動啊。”

趙國華是個中校見參謀長把自己想說的都說了,只得再加上一句:“團座,下官建議把這份口供直送侍從室。”

康詠筠吩咐道:“給校長發報,將口供以及兩人相片、相關繳獲密送南京。請校長派參謀修訂山西、河北的地圖。另外團里抽調參謀同幾個學生兵深入太行,了解兩省地形,打擊日諜。”

三天后,兩支精干小分隊出發了。他們活躍在晉冀中北,打擊日本間諜,熟悉地形。不久以后還發回了太行中北部土匪積極活動的消息。

團部不得不組織連隊針對土匪展開練兵,同時分化拉攏土匪隊伍,使其吸收為我所用。

六月末七月初,無論是南京還是石家莊地區都是酷熱難耐。蔣先生至莫干山避暑,南京大小官員也蠢蠢欲動。

康詠筠請宋子文去美國考察“飛機進口事宜”,讓張志剛帶他參觀了美國斯塔克防務工業公司、阿爾法工業公司、珠穆朗瑪戶外用品公司。這幾個公司給宋子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單單看公司的現場管理就已經冠絕全美,他這個出身哈佛大學經濟系,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的博士也沒有聽說過6S管理,認為單此一項就可以在這個年代拿個碩士文憑。各種營銷理念讓宋子文大開眼界,笑嘆以后是年輕人天下。

張志剛不失時宜的轉達了康詠筠關于設立聯合航空公司的想法。中國當時的航空大多是中外合營,交通部與美商飛運公司經營滬蓉、滬粵、滬平三條航線。1936年開通從廣州至越南河內的中國第一條國際航線。交通部與德國漢莎航空公司簽約合辦歐亞航空公司經營上海-蘭州-迪化(今烏魯木齊)、北平-廣州、蘭州-包頭和西安-昆明等航線。康詠筠建議斯塔克(SDIC)及阿爾法公司與宋家作為主出資方,吸引南京其他官員入股,共同創辦民營航空公司。

之前康詠筠同宋子文已經在西安開辦了西北匯榮商貿公司,三個月內控制了陜甘寧夏棉花、糧食、糖鹽等大宗物資一半的經營權,當然這與宋家的權勢密不可分,康詠筠不過是占有15%的股份,宋家占有55%股份,其他30%為西北馬氏兄弟等駐西北大員瓜分。

宋家有航空委員會秘書長,對發展航空運輸也頗為心動,眼見康詠筠美國公司的先進管理,也放心以后的合營。遂回國與家人商討成立“中國華美航空運輸公司”,其名稱不言而喻背景之強大。

對于賺些“胭脂水粉錢”,商人之家出身的宋美齡向來熱衷。大哥的話“宋師母”很是放心,再加上這個好學生康詠筠給她印象甚佳,又是孔家曾經看中的,如果不是康詠筠有了女友,只怕已經做了孔家準女婿,想及于此,宋師母也是感嘆緣分。遂讓宋子文出面組織華美航空的籌辦事宜。康詠筠提議,從美國融資采購飛機,先從波音、道格拉斯公司租賃形式獲取飛機,等取得盈利再贖回飛機做正事商業運營。這也是日后航空公司經常采取的方法。于是36年雙十節,華美航空公司在南京剪彩成立,各路諸侯紛紛前往祝賀。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就在宋子文赴美不久,蔣在莫干山同潘H年、周EL密談關于陜北提出的停戰議和事宜。會談結束后,于七月十日在南京召開了國民黨五屆二中全會。不料,日軍卻在當天進攻駐防大沽之第二十九軍,企圖挑開事端。會議在槍炮聲中召開,在十四日匆匆閉幕。宣言對內以最大容忍與苦心,蘄求全國團結。

宣言即出,全國一片嘩然。各地抗議聲不斷涌起。

混成團的學生兵們要求帶隊去天津抗日,被康詠筠以部隊尚未形成整體戰斗力為由狠狠責罰,并且大力操練。這批學生們已經成長為士官,少部分升職為排級軍官,以為長官只是恨部隊戰力不足,沒有任何怨言,反而更加刻苦訓練。

康詠筠還未來得及同隊伍中在北平接受過進步思想的學生進行充分交流,便被蔣校長召去了廬山。

橫看成嶺側成峰,康詠筠這是第一次到訪廬山。

經過九江來到廬山腳下的海會寺,36年度的廬山軍官訓練團已經開始培訓。康詠筠心想不會讓我再回鍋一次吧。忐忑不安的隨同中央教導總隊的同仁進了會議室。

雖是涼風習習,但每人都正襟危坐,汗水依舊濕透后背。蔣先生掛著和藹的笑容告訴眾位軍官是體諒他們最近帶兵辛苦,讓他們來廬山避暑,同時與訓練團學員進行交流和指導。

在一片感恩戴德聲中,蔣先生逐漸慷慨激昂,先是數落日本人不是東西妄開事端,隨后大幅推銷“攘外必先安內”的論調。要求在座黨國精英整訓部隊,隨時準備蕩平陜北。

陳誠隨后做了總結發言。命令各部學習本次回憶綱要,領會委員長精神。對進剿陜北當成頭等要事。

康詠筠放下心來,原來不是讓自己接受再教育。聽完大佬們的發言,忍住困意準備隨眾人離開會議室。哪知侍從室來人通知委員長召見。在一道道羨慕的目光中,他歉笑著跟隨來人去了等候室。

等蔣先生接見完手下幾員干將,終于輪到康詠筠。剛出門正好碰見戴先生,忙道長官好。

戴先生卻攔下他,笑問道:“康團長一路辛苦,晚上有沒有時間,我們聊聊如何。”

康詠筠立刻腦門一層冷汗,戴老板可是“夜貓子進宅,無事不來”的人物,不由干笑道:“應該沒什么事情,頂多同教導隊同仁敘敘舊,如果戴長官有事,下官一定登門拜訪。”

戴先生滿意的離去了。他不禁掏出手帕擦擦汗,理理頭緒走進了蔣先生的會客室。

在座均是軍界高層,陳誠、楊杰、羅卓英、張治中,還有法肯森豪和副官。

蔣先生等他行禮完畢后讓他坐下,劈頭就問:“詠筠的部隊現在整訓如何,還需多久能上戰場?”

這就要讓老子去陜北?怎么也要耗到年底吧,康詠筠露出自信滿滿的神色:“學生在校長關懷下一直刻苦練兵,現在已經完成初級合成化訓練,學生有把握在半年內為校長呈現一只驍勇團隊。”

“這就好,我看過你的所有報告,基本滿意,不過一定要在明年春節前完成訓練。俞署長根據你的建議,提出在成渝、西安、貴陽建立兵工后勤新廠,我們幾個人經過商議認為很有必要,法肯森豪將軍也對你的國防經濟學這個概念多有褒揚。另外你給大家說說關于建設戰術空軍的那篇文章。”蔣先生看他的目光雖然嚴厲但是帶著慈愛。像是向大家顯示這個學生的才氣。

他在一個月前曾向就蔣先生提出建立一支專門的戰術空軍,獨立于空軍存在,配合陸軍集團軍執行對地攻擊,戰術轟炸等戰場支援任務。這次面向大家做了系統的介紹。這個概念雖好,但是他知道蔣先生無法建立,因為空軍建設在抗戰時尚且不能保證充足的作戰需要,何況給陸軍配屬作戰飛機,只是提出來給自己加分罷了,另外他也確實渴望能擁有個中隊規模的配屬空中力量,如果有幾架對地攻擊機,如果有炮艇機。。。

聽完他的匯報,在座各位大佬都陷入了沉思,他們大多沒有空戰理論,只能認為這個提議很有意義,給自己部隊也能配屬飛機誰不高興,但是缺乏必要的人才和武備才是頭疼的。

法肯森豪同副官對視一眼,彼此看到對方眼中閃耀的光輝。

法肯森豪首先開口道:”委員長閣下,您的這位學生提出了劃時代的作戰構想。一般來說在歐洲空軍都是獨立兵種,在得到命令后才提供對陸軍的有限支援,更多是在司令部領導下自行為戰。如果集團軍配屬這樣的直屬空軍,專門打擊敵人地面部隊,必將取得更豐厚戰果,突破防線或者殲滅敵人也必然更加有效率。如果可以希望他能去德國國防軍。”當然后半句也是開玩笑。

眾人呵呵一笑,見德國顧問都肯定了這個理念,那更沒問題,也紛紛表示贊同。

蔣先生聽了法肯森豪的夸獎,樂不開支:“我的學生自然是優秀的,同德國軍官一樣有現代化作戰指揮才能。所以才被我委以重任。我們回南京后就討論如何建立戰術空軍的問題。”

實際是委員長缺錢缺人,如果有一億美元,他只怕就立刻下令購買飛機網羅人才。

匯報了些部隊訓練問題之后,康詠筠退出會客室舒了口氣。路子鋪好了,想辦法自己建立個“獨立空軍”才是緊要任務。離“七七事變”還有一年,卻連個戰斗機翅膀都沒有,如果自己掏腰包買一個中隊的飛機,美國公司就要立刻失去流動資金而陷入困境。同宋家建立華美航空需要大筆投入,幸虧想到租賃這條路才保證了公司資金運轉。

回到寢室,機要秘書遞上轉來的美國電報:“M224試驗成功。”康詠筠不由面露喜色,M224就是由兵工署出資一半,SIDC公司負擔另一半共同研發的60mm迫擊炮。為保密起見,依舊沿用了M224的美軍代號。不過康詠筠鑒于國內環境,決定拖延至11月底再給兵工署送至樣炮。到時再裝備國軍去進攻陜北時間上也來不及了。

晚上中央教導總隊的幾個團長果然叫他一起去“坐坐”,他苦著臉說戴老板相邀,實不能奉陪。眾人只好讓他回頭請客補上才放他走。

戴雨農,老子好像沒什么把柄在你那里吧。康詠筠換上夏常服走進了戴先生的跨院。

11

第五十三章 風雷悄涌動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