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光棍寡婦齊抗戰>《六十一》 獸行繼續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六十一》 獸行繼續

小說:光棍寡婦齊抗戰 作者:武者2009 更新時間:2010/3/27 19:25:59

日軍這一仗,死傷100多人,指揮官井上扁擔丟了一條腿,連夜急送青島搶救去了。他躺在擔架上怎么也想不明白,大日本皇軍橫掃大半個中國,所到之處猶如颶風卷草,摧固拉朽。戰無不勝攻無不可。連中國首都南京都殺的血流成河。怎么就打不破這么一個彈丸之地的小山溝呢?若說該地憑借天塹易守難攻只是一方面的原因,皇軍比這更難打的地方都攻下來了。

可這么一個破山溝,那么幾個小寡婦,怎么就。。。他不明白,但他唯一能明白的是自己10多年的軍旅生涯隨著一條腿的丟失而從此完結。這個山溝,成了他一生都揮之不去魔影。(幾十年后,當他坐著輪椅再次來到中國時,第一個要去參觀的地方就是山東半島的這個小山溝。村里人說,那天有一大群人簇擁著一個日本老頭沿著山道進山旅游,那老頭非常怪,坐在輪椅上抬頭四下張望了很久,看到村里一位老奶奶過來,就讓翻譯問她是土生土長的山里人嗎?當得到肯定的答復后,他突然全身發力,一下從輪椅上撲下來跪到在老人面前,久久哽咽不止。后來才知道,這個老頭就是當年打攻打過王家山里的日本老兵。他跪拜的不是老奶奶這個人,跪拜的是那個年代由她代表的一群中國農民寧死不屈的民族魂。)

鳩山看到又一個殘缺的將領被抬了回來,心里是徹底崩潰了,原本想等部隊休整后,自己親自率領人馬去打下那個山溝,可上面因江南戰事吃緊,把駐青島的日軍又調走了一大半,這使他的計劃暫時落空。怎么辦?他苦思冥想,最后敲定了派謀僚土肥原蛋蛋去接任王戈莊日軍主帥一職。土肥原本是文職出身,沒帶兵打過仗。

鳩山也不指望他能打下那個山溝,只命令他先鎮壓穩定好王戈莊鄉那36個村就可,至于王家山里,只要那些匪民不出山鬧事,暫不理他,等以后江南的部隊撤回來再去攻打。

土肥原蛋蛋接受任務后,只帶著一個小車司機就來到了王戈莊,憲兵隊的鬼子漢奸自然是一番列隊歡迎新長官的到來。當他那偉岸的身軀在日軍隊伍面前一站時,把那些鬼子驚的紛紛仰頭翹大拇指:“哇靠,巨人啊。這個長官有力度!”

土肥原得意洋洋的聽著士兵們的夸獎,心里也樂開了花,個子高也是一種資本。1米68的身高,130多斤的體重。在這些侏儒似的鬼子兵面前那就是一個字:牛。

要知道,我們為什么稱日本人為:“小鬼子”?一是蔑視這些侵略者,二是他們確實長的矮小。有資料顯示,當時日軍平均身高只有1米47。普遍不及咱中國人的胳肢窩高,這個土肥原算是日本人眼中的巨人了。

土肥原蛋蛋給一干人馬訓完話后,為了炫耀自己偉岸挺拔的身軀,特意在偽軍隊伍里挑了個高個子偽兵過來比比。誰知,那偽兵從遠處走過來在他面前一站,日,土肥原翹著腳尖還夠不到他的下巴。這讓他優越的心態一下子落到了低谷。暗暗咒罵祖宗怎么由猴子變人的時候不優化優化?靜讓這些子孫跑到中國來丟人顯眼了。

不過土肥原蛋蛋來王戈莊,確實不同與他的那些前任。他的性格非常溫和,既不沉著臉罵鬼子,也不耀武揚威的打漢奸。整天倒背著手在大院里逛來逛去看士兵們打鬧。興致上來還為摔交的鬼子拍手加油。

即使到大街上溜達,見了玩耍的小孩子也彎腰逗逗,有時還從兜里摸出幾塊糖給他們。這可讓馬大全大松了一口氣。看來這個鬼子好糊弄。他趁機向土肥原推薦了由他兼職漢奸特別行動隊隊長,胡油仁任副隊長。土肥原滿口應了。

這么順利的謀到肥差,馬大全心里爽及了,進出于月仙家的次數也猛增。俗話說:樂極生悲。就在他每天N次進了于月仙家里時,被在街上溜達的土肥原發現了。這個鬼子巨人望著他偷偷摸摸的進了那個門后,腦子就轉悠開了:這家臨街門店有什么業務能讓這個姓馬的整天跑斷腿?莫非他是山里的密探?不行,我的進去瞧瞧。若真是密探,那前幾任長官慘敗的原因就找到了,到時再來個反奸計,哼哼。。。想到這里,他回身朝后面的兩個衛兵一擺頭,大踏步的來到門口,伸脖子細聽,果然里面有人在小聲嘀咕什么。他大喜,猛的一腳踹開房門沖了進去。

然而映于他眼斂的不是腰插盒子槍的匪民,而是一個俊俏的花姑娘。這個姑娘就是于月仙的女兒小綿。她正坐在板凳上給人縫補衣服呢,突聽門響,嚇的猛然從凳子上站起來,四目相對,她見是個日本鬼子,忙轉身進里屋回避。馬大全在里屋正和于月仙吹牛,見小綿驚慌失措的進來打斷了他的興致,剛想訓斥她幾句。可聽見外面有動靜,回頭一看,娘哎,是鬼子官來了。忙不迭的哈腰迎出來,連連慚笑:“太君,我的要做件衣服,來給她們說說。”

土肥原瞇著眼睛點點頭,又伸脖子朝里面望了一眼,哈哈大笑:“馬,你的功勞大大的有,我的今晚請你喝酒。”說著轉身帶著倆衛兵走了。

馬大全看著土肥原的身影,腦子就迷糊了:這家伙是什么意思?我也沒立功啊,那他怎么還說這話呢?難道是。。。。。。他轉眼望了下躲在娘懷里,高挑豐滿的小綿,心里突然一沉:壞了,可能是這個小鬼子看上她娘倆了。

他不敢久呆,囑咐于月仙幾句后,就出門向鄉公所走去,一路上反復琢磨土肥原的表情和說的那句話。做為男人,他可以從土肥原那*邪的眼神里判斷出,這是一個老色鬼。弄不好自己的一箭雙雕還沒實現,反到被這鬼子叼去。

馬大全的擔心在晚上得到了證實,當他戰戰兢兢的來到土肥原的辦公室,兩人連喝了幾杯酒后,這個老鬼子瞇著小眼對他開口了:“馬鄉長,皇軍的食堂里還缺兩個人手,今天我發現你去的那家,兩個女人很干凈整潔。你的,明天把她們找來,給皇軍做飯。”

啊?馬大全雖然早猜到土肥原是看上了她倆,可還是大吃了一驚,忙道:“太君,她們的,是做衣服的裁縫,沒時間來憲兵隊做飯呀。”

恩?土肥原一直瞇著的小眼突然睜圓了:“馬,你的話我沒聽明白,請再說一遍。”

完了,馬大全腦子轟的一響,連連笑道:“太君,我的馬上讓她們過來,給皇軍的做飯,為大日本皇軍服務,是我馬大全無尚的榮幸。”

“哈哈。。。”土肥原大笑:“馬,你的很幽默很聰明,吆西。明天的,我在這等著。”

馬大全從憲兵隊出來,心里就愁開了,這咋辦?若自己去跟于月仙說,那肯定被罵個狗血噴頭,弄不好還要被撓上幾爪子。鬼子要一個還湊合,不論是老的去還是小的去,自己起碼還有個發泄的對象,若娘倆都去,那只能抱著老婆半斤粉睡了。要不回去跟土肥原疏通疏通只讓于月仙去?這個念頭剛冒出來就立即被他否定了,不行,絕對不敢冒這個險。說不定話剛出口,腦袋就的掉地上了。唉,聽天由命吧,愛咋咋地,只要我自己的命能保住,娘們多了,以后再找幾個就是了。想到這里,他心里坦然了許多,仰頭哼著小曲回了家。

第二天,他吩咐10多個漢奸,闖進于月仙家里,說讓她娘倆去日軍駐地趟,馬上放回來,于月仙剛開始以為是自己犯了什么事漢奸來逮她審問?娘倆大聲哭喊著冤枉被漢奸們連拖帶拉的架進了憲兵隊。等土肥原蛋蛋直著小眼把她和女兒上下前后打量個遍后,才知道是來給鬼子做飯。雖然心里一百個不樂意,但為了不惹惱這些畜生,還是點頭應了。

誰知她拽著女兒剛想去伙房,土肥原阻止道:“花姑娘的留在這里,我的要訓話。”

于月仙一驚,看看女兒驚恐的表情,又瞅瞅老鬼子那雙淫邪的眼,心里感覺不對勁,忐忑不安的跟著一個鬼子出來要去后面的伙房。剛走出幾步,突聽辦公室的門被嘩啦一下關上了,緊接著是女兒掙扎撕打的哭喊聲。不好,她轉身跑回來,邊吆喝邊拼命的用力踹打門。

那個鬼子趕緊跑上來一把把她摁倒在地。

完了,不但沒救了女兒,連自己也要搭上了,她瘋了般嘶吼著手腳并用與那個鬼子滾到了一起,前后院的鬼子們聽到這里有女人哭喊,爭先恐后的躥過來,見一婦女披頭散發滾在地上與同伴撕打,花褂子被扯掉,白白的腰身和紅肚兜格外扎眼。這些畜生哪能放過這難得的好機會,嗚哩哇啦狂叫著就撲了上來。幾十雙爪子幾乎同時伸向了那因掙扎而抖動不挺的胸部。

于月仙哭爹不應喊娘不靈,縱使盡了全身力氣也擋不住幾十個鬼子變了態的踹打,奄奄一息中,被鬼子們輪番強奸致死。

女兒小綿被土肥原強奸后,哭喊著跑出來,撲身伏到娘赤裸骯臟的身上,連連撕扯自己的長發,吼了一陣,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鬼子們站在一邊哈哈狂笑不止。正想解腰帶來第二輪游戲,突見長官心滿意足的走出來,忙立正站好,土肥原看著地上的兩個女人,對士兵們笑嘻嘻的揮揮手:“支那女人的,拖到后院埋了。”

幾個鬼子一聽,上來就抓住娘倆的腳,倒拖著向后面走去,小綿被地上的尖石子劃破臉皮痛醒,嗷嗷喊叫著用腿猛踹,日,這花姑娘還活著?

更多的鬼子奔上來,抬著她就跑向了后院,在吆喝著猜了一頓拳后,那些輸了的就垂頭喪氣的找來锨鎬挖坑,贏了的鬼子們則嘻笑著摁住小綿扒光了她的衣服,開始了又一輪獸行。。。

馬大全一早就呆在鄉公所里心神不寧,他不敢去憲兵隊去看于月仙娘倆,怕被她扯住救命。等過了晌午,以為沒事了,就想溜達到鬼子駐地去偷著瞧瞧,剛到大門口,見一個小鬼子跑來,忙問:“太君,土肥原長官吃飯了的沒有?”

小鬼子喘著粗氣道:“長官派我來找你去他那里有重要事情。”

啊?馬大全一驚,不會是于月仙娘倆鬧出啥事來了吧?不好,我的去勸勸,他急忙跟著那個鬼子跑到了憲兵隊,見院子里沒有動靜,鬼子們還在睡午覺,心里才一塊石頭落地。

走到辦公室門口,他整了整衣著,推開門啪的一個敬禮:“太君,馬大全前來報到,請您下指示。”

土肥原趴在桌子上正在回味激戰花姑娘的情景,暗嘆支那女人身材皮膚就是好,那挺挺的胸部,那圓圓的屁股。。。嘴里不自覺的流下了口水。

他見馬大全進來,擺一下手示意他坐下,開口道:“馬,王戈莊的花姑娘大大的有?”

馬大全忙站起來哈腰道:“太君,您是。。。”

土肥原望著他,哈哈大笑,露出了其原有的本性:“馬,中國女人的,味道大大的好,我的需要花姑娘。”

“好。”馬大全大喜,這下空出于月仙娘倆,我就有的日了,他想都沒想就拍著胸膛道:“太君,我這就派人去鄉里抓,您要幾個?”

土肥原一聽,瞇著眼更樂了:“馬,你的必須保證,一天給我帶來一個花姑娘,我的大大的有賞。”

于是一場瘋狂的虐殺開始了。

(下一章《暗殺馬大全》)

2

《六十一》 獸行繼續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