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世代槍王>第一百五十九章:英雄的騎兵連(3)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百五十九章:英雄的騎兵連(3)

小說:世代槍王 作者:金蟬 更新時間:2010/7/31 18:02:11

寨子里的人這時忽然都想起騎兵連來,希望騎兵連能抵擋住如狼似虎的鬼子兵,老百姓對騎兵連給予了厚望。

可有人哭喪著聲音說:“別指望他們了,他們一聽到消息早跑了,跑得比兔子歡快,我親眼看見的!”

那人說的一點不假,大頭和他的騎兵連聽到了消息一刻都沒有停留,他們除了拿走了槍械什么,其他所有的物品都沒來得及收拾,他們都急急忙忙地爬上了馬背,從噶簍寨的東門逃走了,速度之快先后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那個時候噶簍寨的老百姓大多還沒有起床開門,所以噶簍寨的老百姓很少有人發現了他們逃走了,還以為騎兵連也在寨子里。

那個哭喪聲音的一句話,讓所有的人都猛醒過來,他們這才注意到他們確實沒有看見騎兵連的人,人們一下都慌了神。都說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沒想到騎兵連到了關鍵時刻拉了稀,一走了之。

這時,寨門外響起了鬼子機槍掃射的聲音。被村長派出去感動鬼子做和事的佬的幾個老人,被鬼子一梭子子彈當時就打死了三個人,剩下的幾個老人要不是跑得快,也會被鬼子的機槍打死的。

鬼子從南北西三個寨門涌進寨子里來,迅速又堵住了東門。有的村民睡覺起得晚,才剛剛起床,聽見了槍響,街上鬼哭狼嚎,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剛打開了門栓,想看個究竟,門就被鬼子一腳給踹開了,鬼子沖進去就趕出了這家人的老老小小往村中小廣場上集中;有的還沒打開門的人家,門被鬼子強行用槍托砸開,還有的人家就是不開門,鬼子連門帶框都一起踹倒了,惱怒的鬼子沖進去,不問青紅皂白,端著機槍,進門就是一頓猛掃,一家子老老少少被鬼子機槍打得血肉橫飛,都跌倒在院子里,房門邊血水橫流,一片狼藉。

一時間,噶簍寨高高的圍墻內,鬼子的嚎叫聲,老百姓的慘叫聲、哭叫聲,響成了一片。這個幾百年來都是一貫平靜柔和的古老村寨,瞬間變成了人間地獄。

村民馬德福,30多歲,身高體壯,在青島碼頭做搬運工多年,這次回鄉是為了給家里送錢,給新生的兒子做滿月昨天才回了家,他兒子的滿月就在三天之后。馬德福高高興興,他今天起了個大早,剛清掃完了院子,想起了水缸里的水還不夠滿,就挑起了一對水桶從院子里往外走,剛要出門就與一個正往他院子里沖得小鬼子撞了個滿懷,小鬼子被撞了出去,跌坐在了地上。

馬德福很有些歉意,說:“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被撞倒的小鬼子不知道能不能聽懂馬德福的話,小鬼子爬了起來,什么話也不說,窮兇極惡地挺著刺刀,就向馬德福胸口上扎。

這真叫欺負人都欺負到了家了,馬德福憤怒,馬德福丟了水桶擔杖,一把就抓住了小鬼子刺過來的槍,一把就奪了過來,馬德福說:“熊樣,就這么小的力氣還想和我斗,活得不耐煩了!”

小鬼子被眼前這位力大無窮的漢子嚇得不知所措,渾身發抖。

馬德福很生氣,他瞪了嚇得渾身都在發抖的小鬼子一眼,恨恨地將小鬼子的槍丟在地上。出門踩牛屎,真他媽晦氣。

馬德福彎腰拾起翻倒了的水桶和橫在一邊的擔杖,開門不順,他水也不挑了,轉身就要往家里走。

一聲槍響,馬德福只覺得脊椎一熱,一下就僵直了身子,眼睛一個勁地向上翻,怎么使勁也邁不開了步子,他扭過身來,回過頭,看清了剛才被他奪了槍的小鬼子,此時又端槍在手,槍口火光一閃,他的胸脯像被人狠打了一拳,他知道小鬼子對他又打了一槍,馬德福罵:“小鬼子,我不殺你,你殺我?”

小鬼子嚎叫一聲撲上來,一刺刀就扎進了馬德福的心口上,刺刀一旋就又拔了去,馬德福低頭眼看著自己胸口被鬼子的刺刀捅了一個大口子,他眼看著自己的血,一竄竄出了老遠,他輕輕慘叫了一聲,向后跌倒在自家的院子里,在血泊里含恨而死。

寨東頭有個周姓的富裕戶,常日里靠販賣山貨賺了一點辛苦錢,信奉有錢能使鬼推磨,當官不打送禮的人,金錢萬能,他對如狼似虎的鬼子,也抱有幻想,心想小鬼子也是人,是人都講理,他想花錢免災,他鬼精明地做了一桌好酒菜,還拿出70塊大洋送給鬼子。7個沖進他家的鬼子看到了好吃好喝的酒菜,果然很規矩,一頓狂吃爛喝以后,一個鼻尖上長了一個黑記的鬼子,醉醺醺地噴著滿嘴的酒氣,使勁地拍了拍著周姓人肩膀,說:“你的,皇軍的良民的有,米西米西的好,很好,大大的好!”

這個鼻尖上長黑記的小鬼子打了一個長長的飽嗝,撫摸著肚子就要離開時,抬頭忽然發現墻上貼著的一個大紅喜字,大紅的喜字鮮艷紅亮,顯然是剛貼上不久的,這個黑記小鬼子一下高興了,鼻尖長黑記的小鬼子自言自語地說:“花姑娘的有!”

鼻尖長黑記的小鬼子回頭問周姓的富戶,說:“你的花姑娘地有?送出來我的看看!”

那周姓的富戶慌了,雙手抱十,對鬼子連連作揖,懇求地說:“太君太君,我良民地大大,米西米西地給,太君高太貴手,太君高抬貴手!”

鼻尖長黑記的小鬼子顯然不高興,說:“你的良心大大地壞了,花姑娘地不給,死啦死啦的有!”

鼻尖長黑記的小鬼子抬起大皮靴,一下就踹在周姓富戶的襠部,周姓富戶捂住自己的襠部就爹爹媽媽哭叫起來,在地上一個勁地打轉。小鬼子一掀內屋門簾子,一眼就發現了周家剛過門的新媳婦,所有的鬼子都瞪大了眼睛,一下全都撲了進去,剛才還人模狗樣良民米西的鬼子,瞬間就都變成了一群喋血食肉的野獸,他們將小媳婦撲倒在地,轉眼之間小媳婦身上就不見了一片衣服,小媳婦用手捂著羞部,被小鬼子們強行拿開,小媳婦被按到在地上,鼻尖長黑記的一個鬼子脫光了褲子,就撲了上去,小媳婦拼命地反抗,被這黑記小鬼子狠狠地打了一記耳光,小媳婦昏死了過去。

周姓的兒子也就是小媳婦的丈夫新郎官,忍無可忍,從藏身的柜子沖了出來,拿起搟面杖就向壓在他媳婦身上正窮兇極惡的黑記鬼子砸去,反被其他鬼子奪走,幾把刺刀一齊就插進了這個新郎官的前胸,新郎官被鬼子用刺刀挑起來,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周家的老少十多口人都跪在地上,眼睜睜地看著小鬼子殺人,眼睜睜地看著小鬼子將剛過門的新媳婦糟蹋致死,只能嚎哭一片,而毫無辦法。這些吃飽了,喝足了,還得了錢,又滿足了欲望的小鬼子不算完,他們又將周姓老少十幾口人反鎖在屋里,點上火,眼看著周姓的全家活活地全被燒死,才心滿意足地揚長而去。

小鬼子來得突然,被困在寨子里的男女老少,特別是婦女兒童,都驚慌失措,到處躲藏。有的藏在夾皮墻里或地窖里,有的躲在廁所里,當然,也年輕力壯的沒逃脫,也有藏在自家的。

鬼子殺人強奸放火,還把抓住的許多人往寨子里的小廣場驅趕,在驅趕的路上,有好多人走著走著,就被鬼子從身后,或身旁一次到此死;把婦女懷里的孩子奪下來,在地上摔死,或挑在刺刀上把玩。稍作反抗的人,不是被砍了頭,就是被從中間劈了腦袋。

老百姓原本出力出汗,為了嚴防兵禍匪患,建起來的結實圍墻,現在卻成了囚監自己的牢籠,鬼子在圍墻上,每隔幾十米就有一名鬼子持槍監視。有的村民不甘心等死,想翻過墻外逃,剛剛爬上墻頭,就被鬼子槍殺在墻外的溝壕里,無一幸免。僅村北壕溝里被鬼子打死的就有20多人,鮮血都染紅了壕溝里的水。

村民都被趕到寨中的小廣場上,鬼子在臺上架起機槍,做好了射擊準備。在山東農村,一般村寨的格局都大同小異,每個村寨的中間或村頭都會留有一塊較寬闊的地方,那是用來村民們看戲做場之用,卻成了當時鬼子殺人的場所。

宮本叉開兩條腿,雙手拄著軍刀站在臺子上,人群前,宮本問:“騎兵隊的哪里去了?”

說實話,騎兵隊哪里去了,會告訴老百姓?

老百姓是真的不知道。

宮本用生硬的中國話惡狠狠地說:“說出來大大的好,不說,統統死了死了的有!”

村民沒有任何人吱聲。宮本拿著軍刀就走下臺子來,走到人群面前,一邊走,一邊用手隨便抓住一個人來惡狠狠地問:“你說那里的去了?”

當被抓的人嚇得直搖頭時,宮本就 “死啦死啦的!”地大叫,狠狠地將村民推倒在地上。

然后又抓住一人繼續問:“你說,騎兵隊哪里去了?”。

沒有人知道騎兵隊哪里去了,除了小孩被驚嚇的啼哭聲,村民們誰都一聲不響。

宮本惱羞成怒:“不交出來,統統死啦死啦的!”

宮本轉身迅速地跑上臺子,大喊一聲:“準備射擊!”

鬼子的機槍一下就對準了臺下所有的人,臺下忽然有人大喊一聲:“等一等,我知道騎兵隊哪里去了!”

村民們一看,說話的不是別人,是老村長,老村長是一個六十多歲的人,戴著一副圓圓的眼鏡,中過晚清時的秀才,是一個飽讀詩書的人。

宮本指著老村長說:“你得知道,你的上來!”

老村長緩緩地走上臺子,面對著宮本,宮本并不看他,宮本抬起一只帶著白手套的手來,大喊一聲:“準備!”

“射擊!”宮本戴白手套的手使勁往下一落。鬼子的機槍隨之就“嗒嗒嗒”地向人群瘋狂地掃射起來。

槍聲、哭喊聲、悲慘的**聲,驚神泣鬼,頃刻間,小廣場上尸體縱橫,血流成渠,慘不忍睹。

老村長吃驚了,老村長一下驚掉了眼鏡,老村長從來沒人聽到他粗口過,這一次老村長罵人了,老村長罵:“小鬼子,我日你祖宗!”

老村長撲上去揪住宮本就打,被宮本回手一刀劈死了。

宮本槍殺了小廣場上所有的人,仍不罷休,又把仍在血泊中掙扎、尚未斷氣的人用刺刀一一再刺死,就連襁褓中的小孩也不放過。

12

第一百五十九章:英雄的騎兵連(3)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