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中國反恐部隊>018 天狼(二)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018 天狼(二)

小說:中國反恐部隊 作者:揚子江 更新時間:2010/6/14 9:20:59

阿娜不叫當然有她的原因。

或者說她平時里也是個喜歡大驚小叫的家伙。

但是,這次她不敢叫。

因為天狼這個殘酷的狗雜種告訴了她一件事情。

這時他們所處的地方,是一片戈壁山丘。

在整個戈壁來說,這是一點很小很小,根本可以忽略不記的小丘。

但是是在一個具體的地形來說,這里卻是一道坎,被天狼布置后,甚至已經變成了一道死亡門檻。

他們這個時候就處于這個小山丘的頂部,而要過來,除非饒路,要趕路沖過來,就必須要過一個溝,一個并不深的溝。

只是天狼惡毒地笑著告訴阿娜:我已經在那里埋上了炸藥,只要你的情郎沖過來,就會轟的一聲飛上天去!

阿娜想平山(王子)成為她的情郎,可是,現在他是她的弟弟。

弟弟也夠了,阿娜要保護自己的弟弟。所以她不叫。

因為她知道自己一叫,自己的弟弟就會直線沖過來,就會進入天狼埋炸藥的地段。

所以,她忍著,拼足了生命中的所有力量忍受著折磨。

但是,天狼是一個喜歡折磨人的家伙。

世界上總有這么一種人,他們以折磨人為快樂,這種人甚至并局限于黑道人物中,在社會其他的各個領域也都存在著。而日本人侵華的歷史,恐怕是這種原始獸性本能的第一次大爆發。

這是一種讓人類恐怖,或者說是反人類甚至是反整個大自然界的,這種惡毒總是潛伏在這種人的人性里,隨時威脅著人類,人類要避免這種威脅,最實際的辦法,可能只有消滅掉他們的肉體!

這會兒阿娜已經是痛不欲生,但是,天狼得到了取過來的日本春藥,神經已經開始興奮。

他舔著自己的嘴唇,露出了最高興也是最猙獰的微笑。把春藥毫不猶豫地朝著阿娜的各個女性最敏感的部位揉去。

這真的是一個魔鬼一樣的人物,他一邊揉摸還一邊唱起了歌,而他的手就隨著歌曲節奏的變化而變化,就隨著歌曲的高低起伏而一會兒惡狠狠一會兒軟綿綿。

阿娜只是一個江湖義氣重的風塵女子,不是仙也不是神,如何抗得住這藥物的摧殘。

終于,她叫出聲。

也許是憋得太久了,這聲她想控制沒有控制住的聲音,一下子炸響了。

雖然整個神經都被顛簸造成的聲音和發動機巨大轟鳴聲包圍著,但是,平山還是聽到了阿娜這一聲音。

這聲一起,阿娜的神經已經完全失控了,更恐怖地叫起來。

這聲音聲聲使勁地揪著平山的心。

平山幾乎沒有考慮地一摔方向盤,北京212吉普車發出與戈壁猛烈的摩擦聲音,整個車子猛烈的搖擺著,幾次幾乎失控地翻倒過去。

可是,頑強地與機械和戈壁搏斗著,一次次把汽車和全車人的命運從死神的邊緣拉回來。

幸好他拉的是一車經過特殊訓練的特警戰士,如果是一般老百姓,肯定已經要把人嚇壞了。

車子一點點地朝山丘前面的溝口靠過來。

天狼對于殺人,特別是殺拿槍的人,有一種特別的嗜好!

他變得更加興奮,嘴里發出呵呵的怪叫聲,雙眼放著精光,雙手用力,使勁地揉搓,甚至使勁地抓扯著阿娜。

巨大的刺激讓阿娜的神經崩潰了,發出野獸一樣的嚎叫。

李江是一個老兵,老兵自有老兵的沉靜。

他感覺到了這之中不對的氣氛。

天狼只能夠逃跑,他就是世界上最不可一世的罪犯,也不可能面對這樣一個強的專政機構,無論那一個方面,人力、物力、心理能力,這樣一個小小的天狼都不可能與之對抗。

那么,天狼是找死嗎?

當然不是,至少他先還沒有必須要找死的理由。

那么,這是一個陰謀!

是的,李江可以肯定這是一個陰謀!

雖然,這是一個他一時猜不出來的陰謀,但是他必須阻止平山謬然地向那里闖去!

可是,在這樣的速度下,他和平山又不是一個車,談何容易!

他按呼叫器,平山根本沒有時間搭理!他想追上去,可是平山已經把車子開到了最高速!他抽出槍來,打光了一梭子彈,可是,平山理也沒有理。

怎么辦?

天狼更加興奮了。

阿娜的神經已經完全被欲望控制。

平山就被這個女人的聲音牽引著正一點點地朝他埋著炸藥的地方沖來。

五百米、四百米!

這個色情狂,脫下了自己的褲子,他要干這個女人。

這個總是不正眼看他的女人。

他要在炸彈爆炸時達到巔峰。

他喜歡這樣的刺激!

他一定要把這個故事告訴地狼,把他羨慕到死!

這個世界上和他作對最多的就是地狼。

他甚至也忍不住罵他:“色情狂!”

在色情方面地狼根本瞧不起他,說他只是一個野獸,根本不懂得這其中的滋味。

地狼常常一套一套地給他炫耀他的色情故事。

對他的這一套根本不屑一顧!

呵呵,他大聲地笑了起來,他知道自己這次干得一定會很漂亮。

他要一連給地狼吹幾天,把他氣死算球了!

阿娜被藥物帶來的欲望控制著,連看著的眼前的一切都在晃動。

但她還是能夠確定他架車瘋了一般沖來的是王子(平山)。

他這樣不要命的沖來,一種感動從阿娜的心底深處沖出來,但還是被欲望淹沒了。

只是這一點感動始終沒有消亡,在徒勞地掙扎著,始終控制不了阿娜的神經。

阿娜痛苦地要吶喊,可是喊出來聲音卻是更激昂的。

這個時候天狼赤條條地一把撕開了阿娜的腿。

也就在這一下,一件事情發生了,阿娜的牙齒咬住了舌頭,劇烈的疼痛,腥味的血,一下子把阿娜的神經從欲望中拖了出來。

阿娜使勁地一下子把舌尖咬斷了。

不知道那里來的力量,一下子掀翻了天狼,然后一邊跑一邊大聲地叫了起來:“有炸藥,停車!有炸藥,停車!”

阿娜的聲音炸響了。

她幾乎是用了生命中全部的力量在吶喊。

平山聽到了,是的,這會兒他的心全部被阿娜的聲音揪著,已經熟悉了這個頻率。

他聽得明明白白。

馬子們一時都舉起了槍。

天狼就是天狼,他幾乎能夠馬上從風卡中冷靜下來。

他一把按住了大家的槍,舉起手槍,一槍打在阿娜的腳上,赤條條地站起來:“抓回來,上車,走!”

平山這個時候離爆炸點已經只有一百五十米,以他現在的速度幾乎是一下子就會闖進去。

他現在就算是剎車也剎不住了。

平山急忙間,發出一聲大喝:“跳車!”

接著一打方向盤,強行朝著側邊的沙丘山上沖去。

戰士們紛紛跳車,而車子在一打方向盤后,立刻朝著山上猛沖,而整個車子因為輪胎咬不住地面,一邊側滑,一邊車身向一邊立了起來。

終究爬不上去,一個側翻打著滾兒朝著爆炸點翻去。

“轟隆隆”

爆炸聲此起彼伏地響起來,沖天的硝煙彌漫開來。

而平山駕駛的北京212吉普車繼續翻滾著,朝著爆炸點而去,而且很快地被硝煙吞沒了。

李江大喊一聲:“平山!”

跳下車就向著爆炸點撲去。

直到巨大的爆炸氣浪把他掀倒在地。

他只能撲在地上用拳頭死勁地砸著堅硬的戈壁地面。

爆炸終于停歇了下來。

所有心急如焚的戰友們都呆住了。

李江擊打戈壁的血肉模糊的拳頭也停了下來。

因匆忙跳車摔傷后在地下掙扎的戰友也停止了掙扎。

這一刻,仿佛整個時間都停止了下來。

天狼已經在爆炸聲中離去了,四周沒有一樣東西在活動,也沒有一點聲音在響。似乎同志們呼吸也停住了。

直到硝煙一點點地散盡了。

人們看到了那輛已經面目全非的車,靜靜地躺在那里。

有戰士終于忍不住要發出聲了。但是這聲音一下子縮倆哦回去。

因為那車子不遠處立起來了一個人。

天啦,平山還活著。

是的,平山一步步,朝著大家走來。

他的身影越來越高大,越來越清晰。

終于,李江第一個跳了起來。

戰友們一起撲了上去。

大約這個世界上再沒有比生死相逢更讓人激動的情誼了。

李江和平山他們再一次踏上追擊的道路就變得更加艱難了。

平山拒絕了與傷員們在一起的建議。

不過,反恐部隊的強化訓練在平山的身上得到了體現,也就是說,他并沒有付多大的傷。

但是,天狼顯然在這一段李江他們被耽誤,加足馬力又把他們摔下了。

更可怕的,這小子看來是與李江和平山他們卯上了。

這個兇殘的家伙既然能搞出這樣的炸藥陷阱,他們就可能做其他的陷阱繼續來對付他們。好在他們繼續踏上征程不久,天就開始亮了。

沒有什么遮掩的戈壁是一說亮就徹底地亮開了。

可是,整個戈壁一眼望出去,仿佛能望到天的盡頭。

可是,他們沒有發現天狼和他的車子的蹤跡。

朱劍生命令他們繼續跟蹤,并要求他們報告方位,立刻派直升機為他們運送給養,協助偵察。

這個時候總部也處于一片忙碌中,因為需要支援的不只他們一家。

抓住了地狼的尾巴的程鵬飛也進入了沙漠。

朱劍生始終在思考一個他一直還沒有思考清楚的問題。

瘸狼究竟在哪里?

他有一個感覺,或者歐陽瀟瀟和羅沖他們與瘸狼在一起。

也就是說,他的心中,一直放心不下的是歐陽瀟瀟和羅沖!

2

018 天狼(二)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