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第二章 停戰(一)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章 停戰(一)

小說: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時間:2009/7/25 15:31:03

張賢思忖左右之后,還是決定去赴呂奎安的宴請,雖然于長樂、雷霆等人都勸他不要和這些特務交往,便是連平日里不多說一句的邱姐也這樣地說,但是張賢還是去了。

這個呂奎安早早的就開著一輛轎車過來接著張賢,畢竟是有求于人,所以分外的殷勤。他們來到了磁器口最大的一個酒樓,這個呂奎安很是大方,點了數道名菜,不惜花了血本。

張賢心中好笑,但是也只是客隨主便。看這個家伙的目的是如此得明確,就仿佛是有求于人,理所當然一樣。

席間只有他們兩個人,酒過三旬之后,氣氛馬上好了許多,那種初時的尷尬一掃而光。呂奎安的話開始多了起來。對話中,張賢這才知道,這個呂奎安這個時候是軍統一個特別行動組的組長,至于是什么特別行動組,他卻不肯明說。這個呂組長才從昆明調到重慶不久,在這邊的熟人還不多,所以這也就難怪他一有機會就開始巴結人。張賢的特殊身份,正是他巴結的對象,畢竟鄭處長是他的最上頭的一個上司,而既然張賢說能夠把他搞到武漢去,那正是他求之不得的。

“你為什么這么想去武漢呢?”張賢很是好奇地問著他:“難道那邊真得有這么多的油水可撈嗎?”

呂奎安笑了笑,這些特務對這種話題并不回避,在這個時候,這已經成了他們公開的秘密了。當下,他老實地對張賢道:“其實,那只是一個方面,呵呵,老實對你說吧,我并不是一個貪財的人,我曾經在武漢住過很長一段時間,只是想故地重回而已。”

“哦?”張賢道:“聽你的口音不象是武漢的人呀?呵呵,你好象是南京人吧?”

呂奎安點了點頭,告訴他:“我是南京下關人。”

“呵呵,我們離得不遠呀,我是江都的!”張賢告訴他。

“如此說來,我們原來還是老鄉呀!”呂奎安有些驚訝,隨即顯得親熱了許多。

經過詢問,張賢知道這個呂奎安有二十八歲,比自己還大了四歲,于是馬上改口稱他為呂大哥,這樣一來,這個特務組長也高興起來。

“呂大哥想要故地重游,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呀?”張賢一針見血地道破了。

呂奎安一笑,臉上馬上泛起了一股喜悅,忽然念道:“壯士忠肝猶慕戀,英雄赤膽亦柔腸!”

張賢怔了一下,立刻明白了過來,笑道:“原來呂大哥在武漢還有一位紅顏知己呀,這就難怪了!”

呂奎安沒有否認,同時卻嘆了一口氣,道:“只是離開武漢日久,幾年過去了,也不知道她還在不在?”

“呵呵,抗戰勝利了,你正好過去找她呀!”張賢這樣地道。

呂奎安點了點頭,同時懇求著他:“既然你和韓處長的關系如此好,還要麻煩你給我說一個情,讓他把我也調到武漢去才好,一旦成事,我必當重謝!”

“你既然曾是韓大哥部屬,為何自己不去向他說呢?”張賢問道。

呂奎安嘆了一口氣,道:“韓處長為人比較正直,我跟過他半年,他說我這個人好大喜功,就是看不上我,我要再去找他,就怕是去碰一鼻子灰的。”

張賢搖了搖頭,道:“既然他這么認為,只怕我去說也是不行的。”

“你不一樣!”呂奎安連忙道:“我聽大家說起過,你救過他的命,是他的救命恩人,別人說可能不管用,你去說怎么他也要賣個面子的!”

“好吧!”張賢無可奈何地道:“我寫封信給他,至于韓大哥要不要你,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如此多謝了!”呂奎安感激異常。

兩個人又說了些閑話,在酒足飯飽之后,呂奎安親自開著車把張賢送回陸大,在路上又說了些其它的事,到了陸大的門口,張賢正準備下車的時候,呂奎安猶豫了一下,還是道:“等等,我還有一件事想跟你說!”

“什么事?”張賢回過頭看著他。

呂奎安劃了根火柴,點著了一根煙,吸了一口,長長了吐出煙霧來,這才道:“老實告訴你,我們正在調查那個邱萍和盧小燕,還有她們身邊的這些人,既然我們是老鄉,所以我才奉勸你一句,不要和她們走得太近了?”

張賢愣了一下,忙問道:“哦?這兩個人有什么問題?”

呂奎安一笑,道:“這不應該是你過問的事,我只希望你別牽連進去,到時讓我左右為難。”

張賢知道他這是好意,當下點了點頭。

“還有,正是因為相信你是一個朋友,所以我才把這個告訴你的。這件事只你一個人知道就行了,不要亂說了!”最后,呂奎安這樣地叮囑著他。

“我知道了!”張賢點著頭。

*************

此時的國際形勢雖然已經明朗了下來,但是美蘇爭霸的現實已經擺到了全世界人民的面前,而此時的中國,成了兩強角逐的戰場。做為美國也好,蘇聯也好,在這個時候,其實都不希望中國發生內戰,剛剛建立起來的國際秩序還沒有完全鞏固,面對二戰結束后殘破的國家與城市,如果因為中國的沖突而再一次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話,那么這個世界就真得輪入了地獄里。

而在東北地區,蘇聯此時已經成了占領軍,不過,根據《中蘇友好條約》,蘇聯必須要在指定的日期前撤出,把權力移交給中國人。蘇聯當然還是向著共產黨的,畢竟他們是有共同的信仰。蘇軍在準備撤出的時候,共產黨派出了大量的干部和部隊出關接收東北,而蘇軍也在暗地里把繳獲的日軍兵器,以及部分蘇制武器轉交給了共產黨一方,這些武器雖然與美國裝備比起來,還有一定的差距,但是足以令共產黨的軍隊改顏換面的了,完全可以與國軍一較短長。

對于東北,共產黨的方針是讓開大道,占領兩廂;而國民黨這方面,在方針的制訂上卻與當初日本人侵華有幾分相似,即占領主要的城市和交通要道,以制敵要。如今大家才可以看出來,兩黨在方針上的重大區別,國民黨的方針已經有些被動,處于了不利的地位。

和平協定雖然已經簽訂,但是摩擦還是時常發生,尤其是兩方面的軍隊,依然經常交火,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在美國的推動之下,國民黨和共產黨又同意對雙方的停戰進行協商,但是兩方面的領導人都十分清楚,為了爭取到談判中最有利的地位,在停戰協定簽訂以前,必須還是要通過武力來達到。

*****************

這天,于長樂忽然把張賢叫到了一個僻靜的所在,對他道:“賢哥,我有一個難事,想要你幫我出個主意!”

張賢愣了一下,笑著問他:“呵呵,小于也會有為難的事?你這個墻頭草不是向來會見風使舵的嗎?”

“好了,你別開我的玩笑了!”于長樂不耐煩地道:“我真的是有事,才找你的。”

“好吧,你說吧,我看看是什么事,把我們向來睿智的小于愁成這樣?”張賢依然不失玩笑地道。

于長樂這才道:“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不是我,是盧小燕的事。”

“盧小燕怎么了?”張賢問道。

于長樂嘆了口氣,道:“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她說她準備去延安了!”

張賢怔了一下,馬上明白了什么,忽然想起了那天呂奎安對他的告誡,忙問道:“她是共產黨?”

于長樂搖了搖頭,道:“她要是共產黨就好了,我也就不用這么犯愁了。”

看著他如此愁腸百結的樣子,張賢明白了過來。確實如他所說的一樣,要是盧小燕是共產黨的話,于長樂也就沒有必要去追求這個女孩子了,其結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她要是去延安,那是她的想法,你犯什么難呢?”

于長樂看著張賢,不滿意地道:“賢哥,你是真得不明白還是裝的呢?她要是真得去了延安,去投奔了共產黨,你說我和她之間還會有好結果嗎?”

張賢點了點頭,喃喃地道:“是呀,一個國軍的軍官,與一個女共產黨員,之間根本就沒有什么好談的。只是人各有志,小于呀,你也不能強求人家,這就要看你的態度了。”

于長樂點了點頭,告訴他:“是呀,我也是這么想的。說實話,我是很喜歡她,她也說對我們并不反感,只是討厭齊飛。”

張賢道:“那么我還是勸你早些作個了斷,這種戀情只怕不會有什么好的結果。天下這么大,哪都有可心的人,你沒有找到是因為緣份沒有到,等緣份到的時候,自然就會有了。”

于長樂還是有些不舍的道:“你說得也不錯,只是我還是心里面就這么惦記著她,就這么總想著她,就是喜歡她。我也知道她這個人比較激進,可能會影響我的前途,但我還是一看到她就不能割舍。我知道,她也喜歡我,他還一直在勸我也跟著她去延安。這些日子我一直在思前想后,如果國共兩黨能夠互相捐棄前嫌,真得組成聯合政府的話,這些就都不是問題了。但是就怕會打起來,到時讓人左右為難。我不愿意參加這種斗爭,可是也不能勸她回頭。”

張賢想了一下,建議地道:“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去找一找邱姐,讓她幫你勸一下盧小燕。”

于長樂搖了搖頭,告訴他:“邱姐我找過了,也沒有用。邱姐說幫我試試看,但是后來她告訴我,說勸不動盧小燕,還問我是不是真得喜歡小燕。我說是,她又問我,既然小燕無法轉變,那為什么我不試著去轉變一下,來適應她呢?”

張賢怔了怔,也跟著問道:“是呀,邱姐問得對,你為什么也不進步一下,去改信共產主義呢?”

“賢哥,你怎么胡說八道呀,你是知道的,我這個人別的沒有,但是對黨國的忠貞還是有的。”于長樂不滿意地道:“我也看過共產黨的那些東西,只是我不相信。我這個人比較實際,我不相信這世上會出現共產主義,那就是一個烏托幫,那些共產黨就是一群瘋子。我可不想跟著他們去瘋!”

張賢沉默了一下,嘆了口氣,老實地對他道:“要是這樣的話,那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還是那句話,道不同不相與謀,還是早日放棄,早日解脫地好。”

于長樂沉思半晌,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看來,他就這個問題上,已經斗爭了很久。

49

第二章 停戰(一)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