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鐵麾前行>無可阻擋(6)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無可阻擋(6)

小說:鐵麾前行 作者:骨頭渣子 更新時間:2009/3/22 9:16:19

“各地的部隊馬上轉入以防御為主!嚴禁主動攻擊支那軍隊!一旦發現‘鐵麾軍’的蹤跡就立即上報司令部!各個機場的轟炸機要二十四小時待命,這是我們目前對付‘鐵麾軍’最有效也是最安全的手段,同時加大情報力度,爭取用最小的代價消滅掉‘鐵麾軍’!” 多田駿用力地說道。

作戰指揮室里立即安靜了下來,沒有人再多插一句話,華北眼前的形勢就是這么地嚴峻,一支雖然只有千余人但卻相當于一個師團作戰能力的部隊就在眼皮子底下,這真的是令所有人都感到極度地不舒服。

各地的日軍很快地就接到了來自太原司令部的最新命令,所有原本還準備追進太行山的日軍部隊很快地就打消了念頭轉而就地進入到了防御態勢,武器上的差距和地勢上的不利將導致所有莽撞的行為都將必然地失敗,已經輸不起的日軍這一次終于學乖了。

大批的軍用物資被源源不斷地從各地抽調到了山西配備給了將直接面對‘鐵麾軍’的第1軍,于是乎山西日軍的整體火力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就躍上了一個臺階,以普通的步兵為例,原本的一個13人的步兵班只有一挺輕機槍外加一個擲彈筒,但在加強后的一個班中,日軍竟然破天荒地又加進去了一挺輕機槍和一門九七式81mm曲射步兵炮,人數也擴展到了16人;每一個日軍小隊則增加一門九四式90mm輕迫擊炮和一挺九七式20mm反坦克槍;每個中隊增加一門九二式步兵炮和兩挺九二式重機槍;而每個大隊則追加配備一個獨立的重迫擊炮排(四門九七式150mm短迫擊炮)和一個獨立的野炮排(兩門明治三十八年式75mm野炮)

在日軍瘋狂地增加自己裝備的時候,隱藏在太行山的‘鐵麾軍’也完成了為期兩天三夜的休整,民國二十八年(1939年)八月十日下午三點,整裝一新、精神抖擻的‘鐵麾軍’就開始繼續前行起來。

整支‘鐵麾軍’的車隊小心翼翼地用了四個小時駛出了太行山山區,在將所有的車輛及裝甲車的順序排列妥當后,車隊就趁著夜色沿著鶴壁至長治的公路一直向西而去。一切都很順利,車隊在夜色的掩護下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的敵人,在不到晚上九點的時候,整支車隊就到達了距離長治只有不到三十公里的龍鎮附近停了下來。

“這一晚上也太順了,我都有點害怕了!”從車隊后面趕上來的洪斌對著從坦克里只露出腦袋的骨哲說道。

“加強警戒!偵察的距離再擴大一公里!”骨哲也有點覺得眼前的公路實在是過于安靜了,怎么也應該遇到個一、兩輛巡邏裝甲車什么的。

“好,我再派點騎兵出去,跑遠點,防備小鬼子偷襲!”洪斌點點頭使勁地說道,然后就回到隊伍的后面安排起來。

時間不大,車隊中就又沖了出去二十幾匹戰馬,飛馳的身影轉眼間就消失在了公路的兩旁,這是從各個師臨時抽調出來的戰士,為的就是盡量地擴大車隊的警戒范圍,預防可能出現的日軍偷襲。

九點十分,在聽到四周依舊是寂靜一片之后,整支的車隊就繼續地行進了起來,按照事先勘查好的路線,所有的裝甲車和汽車拐到了小路之上,繞過長治經平順、潞城向北而去。

早上五點四十,經過一夜的長途跋涉,除掉一輛拋錨的汽車被遺棄以外,整支‘鐵麾軍’的車隊安全地到達了沁縣的外圍,這里距離武鄉縣東部的磚壁村只有不到六十公里的距離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中午之前‘鐵麾軍’就能順利地到達山西八路軍總部和朱德總司令、彭德懷副總司令、左權副總參謀長這些名動天下的風云人物碰面了。

看著眼前不大不小的沁縣,骨哲很痛快地就下達了裝甲部隊全速沖擊的命令,必須和時間賽跑,天亮了,日軍的飛機也就可以出來扔炸彈了,這對于不懼怕任何日軍地面部隊的‘鐵麾軍’來說是唯一耽心的地方。

六輛九七式中戰車和三輛九二式裝甲車在全部地發動起來后就直直地向著一公里以外的沁縣沖了過去,十幾名還在城門口打著瞌睡的日軍和偽軍在稀里糊涂中就被飛過來的三發榴彈炸成了粉碎,沒有絲毫地停頓,在又連開了五炮轟開木質的城門后,六輛九七式中戰車和三輛九二式裝甲車就急急地涌進了還在沉睡中的沁縣。

沖進城里的坦克和戰車很快地就轉過身來用戰車炮和車載機槍將幾十名還在城門樓上抵抗的日軍打成了碎末,這些自不量力的日軍士兵手里唯一的武器就只有可憐的三八大蓋和幾顆手雷,這么簡單的武器對于用裝甲做為前導沖鋒力量的‘鐵麾軍’來說就像是撓癢癢一樣。

在收拾完城門口和城門樓上的日軍后,所有的九輛裝甲車就急急地涌向了日軍在沁縣內唯一的一個軍營。

在沁縣日軍軍營門口站崗的十幾名日軍在聽到城門口的爆炸聲后就知道一定是有支那軍隊前來襲擊了,在快速地將兩挺輕機槍架在沙袋上之后,一臉緊張的日軍士兵們就開始等待起不知名的襲擊者來,而軍營里面也響起了緊急集合的哨聲,五百多的士兵被從被窩里拖了出來,準備增援城門口的哨兵。

疾馳而來的戰車和裝甲車讓守在軍營門口的日軍在最初的三秒鐘內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任何一個日軍士兵在這種情況下都會認為眼前見到的是自己的坦克,這是最基本的判斷。

兩發呼嘯的炮彈很快地就將沙袋后的十幾名日軍炸得是血肉模糊,很多日軍士兵直到臨死時臉上還帶著詫異的表情,簡直太難以置信了,帝國的坦克對著自己的哨兵瘋狂開炮!

兩炮就解決了哨兵的九七式中戰車狠狠地向著軍營門口的鐵皮大門撞了過去,在一陣尖銳的金屬摩擦聲之后,還在操場上列隊準備出發迎敵的五百多名日軍士兵就呈現在了魚貫而入的九輛鋼鐵猛獸的面前。

沖進來的坦克和戰車在一字排開之后就開始了肆意地屠殺,六門97式57mm戰車炮連續地轟擊很快地就將一大片的日軍轟倒在了地上,每一顆爆響的榴彈都能將十幾個只是手拿步槍的日軍士兵撕成零散的一塊一塊,剎那間操場上是血肉橫飛、煙塵滾滾,被打蒙了的日軍開始四處尋找起能躲藏自己的地方來,淺溝、花壇,凡是能躲人的地方此刻都擠滿了日軍,然而一切都是徒勞,六輛九七式中戰車不停地調轉著自己的炮口,軍營里的每一個角落都無一遺漏地被炮彈洗禮著,大量的日軍被瞬間產生的大量炮彈碎片切割在了地上。

因為唯一能夠對坦克造成威脅的兩門九二式步兵炮在第一輪炮擊中就被炸成了零件,所以可憐的日軍只能無力地用手里僅有的手雷對著噴火中的坦克發起自殺式的攻擊,幾十名日軍士兵嚎叫著從各個角落向著大門口直撲過來,猙獰的表情從坦克里已經可以是看得清清楚楚,這也是日軍唯一擁有的對付坦克的辦法了。

壓在兩邊一直沒有射擊的三輛九二式裝甲車在日軍士兵起身的一瞬間終于開了火,這種專門設計用來對付步兵的裝甲車上竟然配備了五挺機槍,很難想象會有誰能夠穿越一共由十五挺機槍組成的火力網,所有前沖的日軍士兵很快地就被高速的子彈打得是血肉橫飛,連一點人形都看不出來了。

呼嘯的子彈在將前沖的日軍士兵切割殆盡后就繼續地對著整座軍營所有的角落射擊起來,密集的彈雨將地面還有建筑物的墻面打得是噼啪帶響,所有試圖躲在角落里還擊的日軍都無一遺漏地被打成了篩子。

操場上的五百多名日軍在強大火力的打擊下很快地就沒有了聲息,看著一地七零八碎的尸體,幾輛九七式中戰車開始對著幾棟還有還擊的建筑物轟擊了起來。一枚一枚的榴彈被砸進了一扇扇的窗戶里,幾十名依靠著窗臺還擊的日軍士兵被強大的氣浪和從一個個的窗戶里被崩了出來,窗臺前面的地上立時布滿了窗戶的碎片和殘破的日軍士兵尸體。

屠殺從開始到結束只用了不到十分鐘,沁縣日軍軍營里此刻就宛如地獄一般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倒處都是被崩的亂七八糟的尸體,猩紅的血色布滿了每一個角落,僅存的幾顆樹上則掛滿了各種衣服的碎片和分辨不清的內臟,而一陣陣尸體燃燒后的難聞氣味更是彌漫在整個地空氣之中。

“這就是裝甲的力量!”隨后趕到的骨哲走到一地的日軍士兵尸體中間冷冷地說道。

“再弄一百輛就好了!”洪斌站在旁邊用力地點著頭說道:“真過癮,自己一人不傷,小鬼子全都被干掉了!”

“以后我們會有很多的坦克!我們會摧毀所有擋在我們面前的一切,我們會打回東北去,把所有的小鬼子全部地碾成粉末!”骨哲狠狠地說道。

“報告!”一個戰士急急地跑了過來:“戰場打掃完畢!各種物資已經全部裝車待運!”

“把這里點了!所有的房子!”骨哲微微地點了點頭,然后又四下里看了幾眼,接著就轉身走出了一地血腥的沁縣日軍軍營。

沖天的大火很快地就在軍營里的各個角落熊熊地燃燒了起來,噼里啪啦的尸體燃燒聲混合著建筑物的崩塌聲立時傳遍了整個的縣城,所有沁縣的老百姓都茫然地望著天空中滾滾的濃煙,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因為一切從開始到結束只用了不到十五分鐘。

沖過沁縣的車隊很快地就向著二十公里以外的武鄉駛去,沁縣的完勝使得大家都是非常地興奮,眼前只剩下最后的一道屏障,只要沖過武鄉,那么整支‘鐵麾軍’也就到了本次長途遠行的中點。

沁縣的爆炸聲使得武鄉的日軍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將是下一個遭到打擊的目標,按照先前得到的情報,眼前即將到來的支那軍隊就是整個華北戰區上最令人頭疼、也是最令人感到恐怖的‘鐵麾軍’。

“集合隊伍!”日軍第36師團第36步兵團第222聯隊二大隊大隊長鋒長近舞大尉神色嚴峻地對著身旁的參謀下著命令。

“嗨!”作戰參謀木屏一錯少尉用力地答道。

“立即向榆社方向轉移!燒毀倉庫!快!”鋒長近舞高聲地喊著,同時仔細地聽著遠處越來越稀落的炮聲。

“什么?!轉移!?”木屏一錯急急地問道:“大尉閣下!敵人正在向我們接近!”

“是的!我知道!從第一聲炮響到現在只過去了二十分鐘!沁縣就已經被攻克了!我需要保存實力,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我是不會讓我的士兵去白白送死的,帝國還需要這些士兵去做有用的事情!”鋒長近舞轉過身來狠狠地盯著向自己發問的木屏一錯。

“可是!要是司令部知道的話。。”木屏一錯還是覺得很難以接受這種逃跑的行為。

“八嘎!聽從我的命令!所有后果我來承擔!馬上集結隊伍撤出武鄉!焚燒倉庫!殺掉所有監獄里的犯人!全城屠殺!給沁縣的守軍報仇!”鋒長近舞近似乎整個人瘋癲了起來,做為一個軍人,當敵人來臨的時候卻選擇退卻,這是一種很大的恥辱,但為了保存實力以利再戰,一切的恥辱都是值得的。

武鄉的上空很快地就同樣地升起了滾滾的濃煙,瘋狂的日軍在撤退的時候開始屠殺所有能夠見到的中國老百姓,很快地,整個的街道上就布滿了無辜老百姓的尸體,在將很大一片的民居全部地點燃之后,鋒長近舞就帶著自己的一個大隊急急地向著榆社的方向倉惶逃去。

望著幾公里以外的滾滾濃煙,骨哲的心里突然地緊了一下,瘋狂的日軍是極有可能做出狗急跳墻的事情的。“加快速度!”骨哲大聲地喊了起來,隨即整支的車隊就以最快的速度向著武鄉縣城沖去。

進入到武鄉縣城的‘鐵麾軍’很快地就被日軍的殘暴所震撼,倒處都是被虐殺的老百姓,無論大人和小孩,街面上的尸體是橫七豎八,焦胡的尸體味道和凄慘的哭泣聲彌漫在了整個武鄉的每一條大街小巷。

“鬼子屠城了!”洪斌怒怒地對著骨哲說道:“媽了個巴子的,**祖宗!”

“你帶部隊繼續往下走,我帶人去追!”骨哲冷冷地說道。

“太危險了,要是鬼子打伏擊就麻煩了,這帳咱們記著,早晚能報!”洪斌強壓著自己的怒火。

“沒事!你先走,我趕上去打幾炮就走!我帶幾輛坦克追過去!很快就回來!”骨哲用力地捏了捏洪斌的手,不能就這么輕易地放過這群畜牲,怎么也得滅掉幾個出出氣。

“怎么不走了?!”劉琳華緩緩地走了過來。

“馬上走!”骨哲邊說邊對著洪斌使了一個顏色。

“這就走,上車,上車,回頭再報仇,早晚滅了小鬼子!”洪斌一邊喊一邊招呼著戰士們上車,隨即整支車隊就穿過武鄉縣城繼續地向下行駛而去。

當整支車隊向著目的地駛去的時候,骨哲駕駛的99坦克和另外四輛九五式輕戰車卻悄悄地離開了車隊,向著榆社的方向追了過去,雖然不敢保證一定能追得到屠城的日軍部隊,但無論如何也要讓日軍嘗到一點厲害。

老天還是眷顧的,沒有完全實現機械化的武鄉日軍守軍在馬上就要全部進到榆社縣城的時候終于被骨哲所帶領的五輛坦克給追了上來,沒有絲毫地停頓,99坦克在還沒有停穩的時候就對著黑壓壓地等在城門口準備進城的日軍士兵中狠狠地打出了一顆高爆榴彈。

呼嘯的炮彈幾乎是在出膛后不到一秒鐘就在日軍的人群中猛烈地爆炸開來,至少五十名以上的日軍士兵在一瞬間就四分五裂開來,沒有人能想到身后會有這么厲害的火炮在射擊,驚恐中的日軍急忙地趴到了已經發燙的地面之上,開始用手里的低劣武器還擊起來。

轟擊完一炮的99坦克很快地就讓出了自己的位置,無法補充的來自未來的彈藥是打一發就少一發,所以還是要盡量發揮當代武器的威力,99的彈藥還要留到更需要的時候。

四輛九五式輕戰車很快地就頂了上來,眼前趴在地上的幾百名日軍士兵成了最好的靶子,完全不用吝惜彈藥,在停穩坦克后,四門94式37mm速射炮就開始以極限的速度對著日軍隊伍中射擊起炮彈來。

趴在地上的日軍士兵很快地就被猛烈的炮火壓得抬不起頭來,成串的37mm炮彈肆虐地在城門口炸響就如同連續扔出來的幾百枚手榴彈,沒有任何的目標,控制四門速射炮的坦克手唯一做的動作就是擺動炮口,爭取將炮彈打擊的范圍盡量地擴大,也只有這樣才能殺傷更多的敵人,一時間,呼嘯的37MM炮彈就如同吐芯的毒蛇一般在日軍的中間反復地走動,從東到西然后再從西到東,無數的日軍士兵就如同案板上的豬肉一般任意地被宰割著而毫無還手之力,一塊塊的尸體碎片在一瞬間就將榆社城門前的空地鋪得是滿滿當當。

11

無可阻擋(6)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