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功勛>第六章節 中國人的反擊(六)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六章節 中國人的反擊(六)

小說:功勛 作者:綠窗幽夢 更新時間:2008/11/20 9:53:24

峴港,鋪天蓋地而下的炮火再次讓這座城市完全的籠罩在一片煙與火之中。巨大的爆炸聲一聲接著一聲,震徹得大地都在一陣陣顫抖。火光沖天而起,映紅了夜晚的雨幕。

陸戰第1旅又一次深陷在危機之中,狂熱如潮樣的‘越人陣’士兵如同掀起到濁浪,撲向這堅強的‘壁壘’。成排的反擊炮火開始轟落,炸起整片的火光,紛飛的彈片將許多‘越人陣’士兵直接炸得血肉橫飛。陣地上的輕重機槍火力如同卷起的金屬風暴一樣,迎頭而來。

許多‘越人陣’士兵踩踏著遍地的泥水,在被污血給浸泡得發紅的泥土之間艱難的前行著。不斷有人倒下,子彈-啾啾-地從耳邊飛掠而過。有人被打得血沫飛濺,有人被打得千瘡百孔,一些腦袋都被子彈打得稀爛的尸首直挺挺的便是撲倒在泥污之間。

灼熱的子彈從身旁飛擦而過,人群之中被無情地割裂開一道道可怕的血痕,那一道道灼熱的火鏈掃掠而過之處,無不是一片血雨腥風。飛濺的血肉和慘嚎倒下的尸體相映成一片。

轟轟轟,掉落下來的迫擊炮彈不斷的掀起碎泥,倒下的尸體也難逃厄劫,彈片直接便是將它們撕扯成了碎片。觸目驚心的猩紅在風雨之中飛濺。渾身都是泥水的士兵們在軍官的彈壓下,一波又是一波的發起著進攻。他們蹣跚在那片泥濘之間,有人直接便是撲倒到灌滿雨水的彈坑之內,再也一動不動。軋軋碾壓而過的裝甲車直接便是將這些尸體卷入到履帶之下。

紛飛的子彈如同炸窩的馬蜂一樣,撲面而來,同伴們被打死時噴濺出的鮮血染紅了這片難以逾越的泥濘。垂死著拖著灰青色流出的腸子在渾濁一片的泥濘之間掙扎著。

“救救我”的哀嚎聲讓人覺得心碎。可這里是戰場,停下來只有死亡,沒有人去理會他們。除了那些頭盔上涂有紅十字標記的醫護兵們,在風雨之中他們總是不顧一切的救助著那些受傷者。可飛舞的子彈和落下的炮彈并不會顧及到誰的頭盔之上涂有紅十字。

一輛AMX-32B2輕型坦克轟然的被呼嘯而來的火箭彈給之中,燃起了一團火光,濃煙滾滾的車艙內幾個渾身是火的戰車兵連滾帶爬到跳出來,發出瘆人的慘叫。他們想跳入那不遠處積滿水的彈坑之內,去撲面身上的大火,可是飛嘯而來子彈并沒有給他們機會。

成排掃射過來的12.7毫米大口徑重機槍彈直打得這些可憐蟲血肉橫飛,殘肢亂舞。一個快是跑到水坑旁的越南人則是干脆被12.7毫米機槍彈的彈雨給攔腰打成兩段。

兩枚Milan反坦克導彈先后飛射而來,將那座機槍火力點炸得火光四起,中國士兵的尸體和破爛的武器被氣浪直接的掀翻出來。可隨著而來的幾枚PF-89反坦克火箭彈又將這兩輛偷襲的AMX-10P履帶式步兵戰車撕得粉碎,乘員一個都沒有來得及逃出車艙。

戰斗的慘烈讓雙方的士兵都為之震驚。這個時候,雙方都沒有什么人性、生命的概念。唯一想去做的便是殺死對方,而讓自己活下來。無論是‘越人陣’士兵,還是參與在其中配合進攻的法軍士兵,無論是陣地上的中國陸戰隊員還是越南人民軍步兵第325師-步兵18團、95團的官兵們,所有人都在以一種扭曲著人性的方式在這漫天風雨之中拼殺著。

轟轟轟,大口徑的炮彈一次次落入下來,有‘越人陣’第17師炮兵團發射的,有法軍11eBP-第35 傘兵炮兵團的重炮轟擊的,也有中國陸戰炮兵部隊砸下的。TRF1型155毫米口徑牽引式火炮、2R2M型120毫米‘膛線后坐力迫擊炮系統’、AUF1型155毫米自行榴、L-118式105毫米輕型榴;PLZ-05式155榴、105毫米輕型榴,各種各樣的火炮都在怒吼著。

一方是要用炮彈將陣地上的所有生命都消滅,而另一方則是要用炮彈將進攻者完全埋葬在火海之中。這種對勢而攻所帶來的只有鋼鐵、火光和死亡。生命在這其中實在是太微末了。

人海樣的沖擊似乎有了一定的效果,早就已經筋疲力盡、傷亡慘重的第1陸戰營的陣地終于被突破了。成百的‘越人陣’士兵涌入到戰壕之內,向縱深發展。表面陣地上,十余輛裝甲車碾壓過遍地的狼藉,沖向峴港城的方向。峴港危急!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都給我堵住缺口,對,堵住缺口,就是拿人填,你都給我填進去。不惜一切代價”章翰林大校咣當一聲摔了通話器。“告訴旅直機關,抽調一切人員,跟我上。”

“可是旅長,旅直機關早就抽空了,能夠上去的人都上去了。”參謀長說到。

“那就讓所有的旅部警衛跟我走!”章翰林說著操起頭盔扣上“咱們1旅丟不起打敗仗的人!”

“可是旅部警衛早就已經抽空了,剩下不到兩個排。”

“那就全帶走,除了必要的密電員和通訊兵留下,所有人都編上去。你、我加政委還三個兵呢。”章翰林大校熟練的檢查槍械和彈藥,對著一眾人說到。

“政委早就帶著旅直的人上陣地去了,剩下的也就只剩下這些人守衛旅部的”參謀長講到。

“這個時候還有什么旅部?所有人整理彈藥,跟我走”章翰林說著頂著漫天的炮火走出掩體。

1營的陣地上,戰斗異常激烈。高呼著“陸戰隊有進無退”的陸戰隊員們在狹窄的戰壕之內和‘越人陣’士兵展開了激烈的激戰。霰彈槍、手雷不斷的在塹壕之內潑灑著死亡,壓發的地雷掀起著狂熱的金屬風潮,死神在雨幕之中貪婪地舔舐著滿是鮮血的下顎。

一些激烈的地方挺著刺刀的陸戰隊員們甚至和敵人發生了殘酷的白刃戰。“你姥姥的狗日的”叫罵著的陸戰隊員們用槍托、刺刀、工兵鍬和‘越人陣’士兵們拼殺著“打死你丫狗日的白眼狼!”叫罵聲、慘叫聲、手雷的爆炸聲、骨頭斷裂的喀嚓聲摻和在風雨之中。

數十個身影在夜色下的雨幕中拼殺著,渾身都是泥水的士兵們在這泥濘之間打滾著。叫罵著的人群反復的拼殺著,殺紅了眼的中國士兵們挺著明晃晃的刺刀硬是將一部分沖進二線戰壕‘越人陣’士兵趕了出去。而一線戰壕之內更是廝殺連連、爆炸不斷。

幾輛AMX-10P履帶式步兵戰車轉動著炮塔掃射著四下里,而那些中國陸戰隊員們則是在戰壕之內躍進著,利用彈坑的掩護跳出塹壕。冷不防的便是一通反坦克火箭的洗禮。

剛剛還是氣勢洶洶的幾輛履帶式步兵戰車都已然燃燒起來,冒起著濃煙。中國士兵的手法很老道,專挑防護力較差的戰車側翼、尾后、履帶這些軟肋。跳車逃生的‘越人陣’士兵無一例外的都是被紛掃過來的子彈給打倒。滿身彈孔的趴在泥污之中,一動不動。

陸戰1旅顯然也是打瘋了,105、155毫米榴幾乎是鋪天蓋地的轟落下來,直接的就砸在自己的陣地前沿,用這毀滅一切都炮火來封堵起缺口。很多‘越人陣’士兵都在這個突破口處血肉橫飛。一些PLZ-05式155毫米自行榴彈炮干脆直接少有的對自己的戰壕處炮擊,將大片大片的‘越人陣’士兵連同中國軍隊自己構筑的戰壕掩體一起炸得火光四起。

到處都是高呼著“陸戰隊有進無退!”的吶喊,頑強的海軍陸戰隊到底是軍中之軍,愣是死死磕住了幾倍于己的‘越人陣’士兵。當章翰林大校帶領著旅直增援和2營派過來的1個排趕到的時候,戰斗剛剛進入了白熱化。雙方的士兵在泥濘滿地的塹壕之內瘋狂的廝殺著。

翻滾扭打在一起的士兵們渾身都是泥水。一個年輕的陸戰隊員在用刺刀將敵人釘釬在壕壁上之后,又回身和另一個家伙扭打在一起。兩個人便是在這狹小的溝壕之內叫罵,廝打著。身邊都是亂成一團的人群。-噠噠噠-一些殺紅眼的‘越人陣’士兵直接操槍將自己人和中國兵一起打倒。-轟轟轟-炮彈掀起的氣浪將碎爛的泥土抖落得滿身都是。

“我**個仙人板板!”稚氣未退的陸戰隊員剛毅的臉上滿是殺氣。你真當老子年輕就吃素的啊,哪個進了陸戰隊的不得先脫身皮。殺氣騰騰的陸戰隊員直接將這個身材倒也顯得有些高大的‘越人陣’士兵摁死在壕壁的泥水之中。雙方激烈的扭打著。

由于雙手被對方死死的攥抓著,根本就無法騰出來,兩人都在泥水之中叫罵著,扭打著,卻也沒有絲毫的辦法對方。“嗷!”扭曲了面龐的‘越人陣’士兵竟張嘴一口咬住了陸戰隊員的手臂,死咬不放。血順著手臂流了下來,點點滴滴落入在污水之中。

“我操!”疼得面色發白的陸戰隊員怒罵一聲,仰頭甩上去,嘭嘭嘭,額頭接連砸向對方的左額骨。吃痛的‘越人陣’士兵在撕下一口肉的同時,倒也被撞得迷迷糊糊。

左手一把揪住敵人的頭發,右手和對方的手摻攪在一起。張嘴便咬了上去。滿頭怒火的陸戰隊員被手臂上的疼痛給激發出了人性深處那扭曲了的一面。喘著粗氣的‘越人陣’士兵還在掙扎,可是那咬斷了他喉結處的牙齒卻是順帶著將脖頸處的肌肉組織和神經血管一起拖出。

血噴濺而出,嗓子眼里滿是擠出的-咕咕-聲的‘越人陣’士兵一陣急促的蹬腿躁動,而后便是再也一動不動。“我操,讓你咬!”松開嘴的陸戰隊員狠狠罵到,啐了一口滿嘴的血污,從地上撿起一支步槍,便又沖進拼殺成一團的人群之中。

炮彈不斷的掉落下來,炸起一團又一團的火光。雨似乎在漸漸轉小。風也沒有了那么大。

20

第六章節 中國人的反擊(六)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