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碧血浮玉>第六十章 恩怨分明 義薄云天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六十章 恩怨分明 義薄云天

小說:碧血浮玉 作者:驚鷺 更新時間:2010/8/24 6:11:25

浮玉縱隊的司令部建在背靠大山的一個斜陡坡上,一排倚山而建,青磚綠瓦的建筑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顯得非常的氣派和隱秘,建筑前既沒有哨兵也沒有什么戒備,幾扇大門全部敞開著,里面的擺設雖不顯得豪華,但讓人感覺到十分的大氣和非常的實用,大家走進去一看,才發現里面別有洞天,原來這外面房子連著后面的大山洞,而洞中的空間占整個空間的五分之四,縱隊司令部,作戰研究室,縱隊會議室,戰士活動室,士兵委員會,工業聯合會,農民協會,順序的排列,所有的桌椅全是戰士用山里的木材自己做的,清一色亮晶晶的既協調又好看,會議室的大廳里早就擺上了幾十桌的酒菜,熱氣騰騰地等待著客人們的享用。

王耀東等忙張羅著客人入席,陳洛塵對范子玉和楊江才說:“新四軍和國軍的全體士兵就在大廳和作戰室入座,而所有干部就坐在地上喝酒,你們看怎樣?”

范子玉忙附和道:“應該的!真沒想你的司令部能容納下到兩個團的人進餐,而且一頓要吃掉你幾頭豬啊?”洛塵笑道:“我在一周前就得到了消息,為這頓飯我已經殺了60頭豬了,光準備就進行了五天,放心吧!肉管夠,酒管喝,即使再來個十萬八萬的兄弟,也吃不窮我們長山的!”

等國共軍人都入了席江起嘯忙問洛塵:“怎么沒有一個浮玉縱隊的將士!”

洛塵答道:“他們正在工廠和田間勞動,吃飯的問題也在現場解決,另外一部分人堅守在長山周圍的防界線上,特別中隊已經去周邊偵察敵情去了,總之他們都在堅守著自己的崗位,我敢保證即使這時候鬼子殺過來,我們這頓飯還是照吃不誤,一點問題都沒有!”

“陳司令真是治政有方啊!”

“江政委客氣了,我這點小道道跟你們共產黨的博大精深比起來,簡直九牛一毛,羞于啟齒!”

等國共兩軍的戰士們都在喝酒吃肉之時,陳洛塵,江起嘯,范子玉,楊江才,四人才找了一間空房子坐了下來,幾杯酒下肚后,江才仗著酒性對洛塵說:“陳兄不是我要說你,那是因為我和你投緣,你說你現在雖然混個司令,手下的能兵猛將如云,但總是朵沒有根的浮萍,國,共,日都怕你做大,今天我明的告訴你,這次原本我們就是聯合日本人剿你們的,幸虧是我主動請纓,要是換了其他人,麻煩可就大了!”

“哈哈哈!楊兄弟的心情我可以理解,那依你的意思我這朵無根之草應該依附在那塊土壤上呢?既然是國,共,日聯合剿浮,而結果卻變成了國,共,浮聯合滅日,我現在是擔心眾位回去如何向你們的上峰交代,如果真應了那句‘我沒有殺伯仁,伯仁卻為我而死!’的話,那叫我如何安生啊?”洛塵說完后脖子一仰把一整杯酒一飲而盡。

范子玉心情沉重,憋屈得很,大有要罵娘之勢,江起嘯到了長山看到了這里的一切后,心中頓時疑竇叢生:陳洛塵可以說是一位共產黨中的極品共產黨,對于他的所作所為,我已經不止一次地向上級反映,也曾親自向南方局的領導匯報過,沒想到中央竟然派我們來剿滅他們,更令人不可理解的是竟敢與日本鬼子和國民黨頑固派聯手作戰,雖然從理論上說不通,但畢竟是事實!難道中央出了秦檜了嗎?

君子求義,小人茍于利!在人生遇到前途渺茫之時,四人都沒有考慮到個人的命運,而是都在為他人殫精竭慮。為民族的出路而苦惱不已!為了增添些氣氛,洛塵又替大家斟滿了酒,然后真誠地說:“任何黨派都是由人組成的,在做好黨之前,首先要做好人!即使好人誤入了壞黨,但終究他是不會隨波逐流的,所以他仍是壞黨里的一個好人!今天我有幸交了國共兩黨的朋友,但你們都是有良知的中國好人!我提議為好人干杯!”

洛塵雖語出驚人,但大家還是舉杯共飲,飲罷子玉才不解地問:“壞黨?好人?我怎么聽了這么別扭!”江起嘯的心象被陳洛塵掏空了一般,黨對他來說就象一個虔誠的教徒對待心目中崇拜的神一樣至高無上!是不允許任何人有絲毫的褻瀆和污蔑的,陳洛塵雖然沒有明的責備我們這次的剿浮行為,但由此可以看出他對這次行動的幕后策劃者的深惡痛絕!當然也包括向自己上級的笫一命令人。

結果這次難得的聚會不僅沒有掀起各人的友誼,反而因此產生了各人來自內心深處的隔閡,楊江才,范子玉都知道自己的上峰對浮玉縱隊是多么的不公!因為誰也沒見過象陳洛塵和浮玉縱隊這樣的漢奸!但各自因為自己的信仰和組織也不好身體力行的大行正言和正道!只好干喝酒而不敢吐露真言。用尷尬二字來形容這次飯局是再合適不過了,當然這既不是出于陳洛塵的初衷,也不是出于楊江才,范子玉,江起嘯的本意,這是由當時紛繁復雜的政治環境而造成的,是非人力所能改變的!

不知情況的國共兩軍士兵,他們那里的氣氛倒是充滿了歡樂和和諧,雙方士兵就象久別重逢的兄弟一樣把盞暢飲,無話不談,洛塵獨自在熱鬧非凡的大廳里轉了一圈后,便喜笑顏開地讓伙房在每個桌上都加上一大盆紅燒肉。“兄弟們!吃好喝好喲!我陳洛塵感謝大家的無私幫助,讓我們的長山人民得已安居樂業,我替長山的父老鄉親謝謝你們!”洛塵語出真誠,所有的士兵們忙頻頻舉杯以表敬意!大廳里又呈現出一般國,共,浮,和諧而融洽的氣氛!

這對楊江才和范子玉來說,一點卻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們知道,象陳洛塵這種人,一旦知道有人在他背后耍陰謀詭計,要暗算于他,他是絕不會坐視不管,善罷甘休的,從他的笑容中就可以看出隱藏在他內心里的憎恨!而這種憎恨一旦在他的心中生根開花了,那想害他的人,無論躲在天涯海角,他都會讓他萬劫不復的!放下這些暫且不談,就如何回答向上峰或上級復命的問題,就夠讓他們為難得了!

洛塵又回到了三個人的屋里,便再次重申對他們雙方取義抗命,讓長山得已平安表示感謝!然后問大家要不要參觀一下長山的工業,農業,軍事的實際情況,當時三人因憂心忡忡,而婉言謝絕。最后洛塵說道:“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雙方回去后轉告你們的上峰或上級,我陳洛塵是絕不做損害民族利益的禍事的,浮玉縱隊也不會卑鄙無恥的屈服于任何武力的威脅!我們本著以善為本,真誠為民的原則,用行動來詮釋和約束我們的行為的,對待國內外任何武裝勢力,我們是以最廣大人民的利益和公共的認知來分辨該勢力是否能將她以適當的空間予以生存的!反之我們將會用人民和道德付與給我們的使命,予以鏟除!這是我們浮玉縱隊得以生存的唯一理由和條件!”

話既然說到這個份上了,江起嘯,范子玉,楊江才也實在坐不住了,但他們心里知道,在陳洛塵的心中確實是存在著對他們這次行為的贊同和感激的,但對他們的上級竟然聯合鬼子共同針對他們的行為,已經是恨入骨髓,切齒痛恨了,甚至會對國共都表示了極大的失望和鄙視!于是便各自帶著自己余興未盡的士兵和陳洛塵對他們決策者的抗議聲明離開了長山。

他們走后,陳洛塵忙找來了劉書凱商議目前的情況,書凱說:“這年頭拼的是實力,有槍就是大爺,雖然他們在嘴上忽悠如何如何,但一到碰上實質性的事便不顧廉恥的什么齷齪事都敢做,戲詞上說,洪桐縣里無好人!我看整個中國都沒有什么好集團了!說白了,還是要自強,只要我們的工業,農業,軍事都搞上去了,經濟,政治,文化,科技都發展了,就不怕誰在背后向我們動刀子,誰要動壞腦筋,老子都有辦法坐了他!反正我們利劍在手,成竹在胸,心存正義,怕誰呀!你放心,我現在就去兵工廠讓他們趕快把我的長山一號超級炮研制出來,到時候誰生了壞良心,我們就用它來揍它們!”

“是啊!發展才是硬道理呀,一個叫花子即使把自己肉割了賣,也做不了慈善事業啊!政治若沒有軍事和經濟支撐是顯得多么的無聊啊!”

于是兩人便決定召開工業,農業,軍事,政治方面的擴大會議,便要制定一系列綜合發展的綱要,要落實到長山‘人園’的每一個人身上,為了人民的美好幸福生活不受侵犯,所有的人都要責無旁貸的為保衛長山,發展長山,壯大長山綜合性實力做出自己的貢獻!并制定了個人到集體的月目標和季計劃,軍隊開始從實戰出發,向難度看齊,舉行大規模的實彈演習,做好打大仗打惡仗打險仗的一切準備,‘堅決打敗一切來犯之敵!’的標語不僅遍布長山里的每一個溝壑,還在戰士們的心中生根開花,‘來之能戰,戰之能勝’的信心在每個長山人心中都成了堅定不二的信念!光人園境內的常居人口就有十三萬之眾,而外圍的向往人園的群眾和周邊周縣甚至于省外信仰人園的人更是不計其數,僅是有組織的已過了百萬,近五十萬人經過軍事訓練班,射擊和投彈幾乎都駕輕就熟,即使有幾萬軍隊進攻長山,也會被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吞噬無存!所以發展發展再發展,已經成了陳洛塵和園內領導的口頭禪!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楊江才率部返回后,便遭到軍統的逮捕,蔣介石連聲罵道:“娘希匹,戴雨農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對楊江才通匪事件要嚴罰!”大火發了一通后仍不甘心,站在一旁的陳布雷忙進言:“總裁,事情過去就過去了,我們滅浮玉縱隊畢竟是名不正言不順的事,更何況天不讓絕陳洛塵,你想想戴雨農是何等的角色,他能把中共都忽悠了去派兵剿浮,費了多大的腦筋啊!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所及的,可惜天不隨人愿,偏偏派去的人都幫陳洛塵殺鬼子,這又說明了什么?總之這絕不是雨農的能力問題,而是天下人心的向背,得民心者得天下啊!”

“布雷啊,你有所不知,陳洛塵原本就是一個破郵差,他不過是召集一幫窮鬼在鬧事,現在他們跟日本人鬧,將來抗戰勝利了,肯定是要鬧到我頭上來的,十個窮鬼鬧事,我敢說有九個都是針對我們國民政府的,如果讓他們做大做強,是要出大事的,總之中國的政權絕不能落到那幫泥腿子手中!”蔣介石說完后拍了拍陳布雷的肩膀笑嘻嘻地說:“先生你去幫你的吧!我想一個人靜一會!”陳布雷走后,他立即簽署了槍斃楊江才的文件。

命令傳到了楊江才所在的六十六師駐地蘇北某地,在此同時石小來也從國軍的師部的內線搞到了這個情報,明天中午12點執行,當晚小來就趕回了縱隊向洛塵報告,洛塵沉思片刻便和小來帶特別中隊連夜向國軍六十六師趕去,他們穿上日軍的衣服駕車從汽渡過江,連夜兼程,到了國軍防區外的一個縣城便換上老百姓的服裝,石小來拿出示意圖對號尋找,在城西側六十六師營地外不出五百米處找到了師長的下榻之處‘春光苑’,這是一個什么地方,我不說眾位看官也心知肚明了,師長大人日夜操勞國是,偶爾的消遣消遣也是人之常情,怪只怪石小來的情報工作實在是做的太到位了,要么就是師長大人尋樂子尋到了血災之日,活該他倒霉,難怪領導嫖娼要選個黃道吉日!

洛塵一行三十五人一起來到了‘春光苑’,鴇母一見來人全是衣衫襤褸,邋里邋遢的窮鬼,但個個都面露兇光,腰間鼓鼓囊囊的也不知塞了多少硬通貨,于是便喜憂參半的招呼道:“喲,一下子來了這么多大爺,只可惜我們的姑娘大少了,只能一個個的來,要不嫌棄的話!只要你們肯出錢!老身也想下海侍候幾位爺!”

“哈哈!鴇似雁而大,無后趾,虎紋。喜淫而無厭,諸鳥求之即就。果不出其然,你年過五十了吧,還如此荒淫,真是令天下嫖者驚喜若狂啊!不過我等仍貪圖美色之徒,絕非雞荒之輩,快去把美眉們都給叫下來,本大爺要親點她幾個!”石小來一邊說,一邊斜著眼向樓上瞅。

“別跟老娘玩這套,象你們這號人我見得多了,盡想玩那玩意兒,又掏不出錢,我告訴你們,有蹭飯蹭酒的,蹭女人身子的,老娘可沒見過,姑娘身上長的物件不是天賜的,是人家爹媽一把屎一把尿辛辛苦苦喂大的!”

“哈哈哈!”站在一旁的洛塵突然憋不住便笑出聲來,“我說你爹媽是用屎尿把你喂大的嗎?怪不到你要做如此營生的!過來,費話少說!我告訴你,我們有的是錢!這些全是你的,不過今夜我們要把你們苑里所有的姑娘都包了!”洛塵將一錠金子扔在柜上說道。

嚇得老鴇眼睛都綠了,即使在這兵荒馬亂的年代做三年也掙不來這么大的一錠金子,何況日本太君和國民革命軍的首長來了,白吃白喝不說,還要白睡了這些姑娘,今夜這幫人雖然穿的破點,但人家真的肯花錢,這年頭這種還真的稀罕!于是她忙把一般的嫖爺通通的從姑娘身上拽下來又攆出了窯子,但三樓的六十六師師座的房間她卻沒敢驚動,洛塵見她樓上樓下的跑個不停,便問:“嫖爺們都走了嗎?”

“實不相瞞,只留了一位,他就是國民革命軍六十六師師長顧前蔞,不過他在三樓正折騰著呢,你們先到二樓去,姑娘們馬上也去與你們共渡良宵,現在我就把大門給鎖上,放心我是有職業道德的!”

“哦!我對你說,我們這幫人一見到女人就瘋狂,到時候動靜肯定很大,不過沒事過了興頭就好了,何況猛男那個女人不喜歡呀?”

“哈哈,爺說到我心坎上去了,男人越會折騰就越能討女人喜歡,放心!我也是過來人,理解!理解萬歲!老娘馬上去睡覺,即使你們把床戳通了我也不管了!”說著老鴇抱著那錠金子就鉆進自己的屋關上門再也不出來了。

洛塵見妓女們全上了二樓,忙向石小來使了個眼色,于是三個戰士架著一個女人便押在了一個房間內。洛塵對妓女們說:“姐妹們,我們是浮玉縱隊!放心絕不會為難你們的,不過有一件事需要你們中的兩個人幫忙,你們愿意嗎?”

她們一聽是浮玉縱隊頓時就踴躍報名,洛塵選了兩個年青水潤的姑娘,帶到了另一個房間對她們說:“三樓上的師長你們曉得嗎?”二人一起點頭。“師長的房門外有兩個荷槍實彈的衛兵替他把風,你們應該也清楚,你們說兩個血氣方剛的雛雞,守在門外,他們能不想師長大人跟個小姐究竟在里面是怎么回事?好奇心的驅使不得不使他們想入非非,甚至于會在門縫里偷窺那讓人銷魂的那一幕,你們想想當時他們在此情此景下最大的欲望是什么?”

“當然是我們身上有而他們沒有的物件啊!”

“真聰明!要你們幫忙的目的,就是上去讓他們脫光了衣服!”

“哈哈哈,我還以為什么大事,原來就這么一點點的小事,讓男人脫衣服本來就不算什么,我已經有成百上千次的經歷了,現在連皇帝的內褲我都敢扒下來,拽他的小雞雞!”

“好!但我要著重交代,不可以真做!否則每人十塊大洋就報銷了!”

“不做!堅決不做,但十塊大洋,一塊也不能少!”兩個女人說完就上了樓,洛塵,小來等便隱藏在樓梯口。

“兵哥哥,過來!妹妹想你來了!”先上去的敞開了上衣,朝正在趴著門縫往里看的兩個衛兵騷味十足的說道,已經欲火焚身的兩衛兵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以為是出現了幻覺,但此時如蘇妲妃重生的女人已經實實在在的來到了身邊,兩砣肌如白雪潤肉已經觸手可得,怎不讓他們噴薄不止,欲火貫頂!兩個女人各持一個象剝棕子一樣的將兩個衛兵剝得個一絲不掛,就象從一個花生殼內蹦出的兩顆褪了紅皮的花生米!四個特別隊員沖上來把他們捆了個嚴嚴實實,扔在二樓讓人看著。

石小來一腳踹開顧前蔞房門,三名持槍的戰士沖進去就活生生把一對粘貼在一起的狗男女拖到了地上,“這是我的地盤,你們要干什么,是活膩啦?”‘叭,叭!’小來上前就狠狠地扇了他兩記大耳光,然后措辭嚴厲地說道:“老子就是閻王爺,特地到你地盤上來索你性命的!不過我先想割了你的雞雞,然后再取你小命!”說著他接過戰士遞過來的匕首照著他的下身就刺了過去!“啊!”一聲如殺豬般的嚎叫之后,顧前萎滾到了一邊,這時與他同床的那個妓才飛身上床,用被窩裹住了那身騷肉。

0

第六十章 恩怨分明 義薄云天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