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軍火(原:烽火軍車)>第七十三章 血濺花堂(上)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七十三章 血濺花堂(上)

小說:軍火(原:烽火軍車) 作者:遼西老戟 更新時間:2007/9/11 8:02:47

“你們這兩個不得好死的東西!”小敷子指著大萍和小青罵道:“王八犢子!臭養漢老婆!你們想毒死……”

“誰?誰想毒死誰?嗯?”大萍冷笑一聲,揚了揚眉毛,雙手一叉腰:“惡人先告狀,是你們倆下毒、毒死了兩個少奶奶!”

“對!”小青從慌亂中鎮靜下來,一指秦鳳凰:“就是你!你想獨吞家產、當家作主,下毒害死了兩位少奶奶!”

秦鳳凰看明白了,是大少奶奶豐貞暗使兩個丫鬟取來毒茶,想毒死她。不想,陰差陽錯,毒茶被兩位少奶奶喝了。太陰險啦!天下還有這樣蛇蝎心腸的女人!哼!真是惡有惡報啊,活該!可是,現在該怎么辦?這兩個小丫頭惡人先告狀,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沖出去嗎?時間沒到、接應人沒來啊?

秦鳳凰正躊躇著,大萍和小青已經向她撲來,大萍抓住她的胳膊:“走!你這個殺人兇手!到大少爺那兒講理去!”

小敷子急忙過來拉扯大萍,被小青一拳打在臉上,仰了仰身子,差點摔倒。“臭養漢老婆!”小敷子揉著臉勃然大怒,叉開雙手撲向了小青。

大萍、小青平時跟著大黑、小紅他們學了些拳腳功夫,動起手來,陰毒兇狠。秦鳳凰的玉女防身術,只學了心法,拳腳武功招式只學了點皮毛。心手不一,手腳不協調,所以動起手來,深一下、淺一下,時靈時不靈。小敷子雖不會武功拳腳,可山里姑娘身強體壯,腿腳靈活,拚起命來就像瘋虎一樣。

四個女子喊叫著在新房里混打、撕扯在一起。

“住手!”王鳳岐和馬青出現在房門口。王鳳岐看到,豐貞和李菊花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小敷子把小青撲倒在床上,小青叫罵著正在用兩腳亂蹬、亂踢著;大萍滿臉血污,嚎叫著抱著秦鳳凰在地上來回亂滾著。椅子翻倒、花瓶摔碎、被褥、枕頭散落在地上。一支蠟燭掉在地上,燃著了床角布帷,火舌慢慢爬上了床幔。

王鳳岐一聲大喊,四女一愣神,王鳳岐急忙上前,一拳擊倒大萍、拉起了秦鳳凰,看到秦鳳凰頭上的金釵、玉簪不見了,假發被扯到了腦后。問道:“秦姑娘,傷著哪了嗎?沒事兒吧?”

“沒事兒!”秦鳳凰看著滿臉流血的大萍,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回想著自己方才出手的功法招式:“‘仙姑摘桃’?對!是仙姑摘桃,可、可沒摘好啊,這丫頭的鼻子沒下來,只抓破點皮。”

撲通!馬青竄到床前,一把拎起小青、一反手像扔小雞子似的把小青扔在了地上。

“大岐哥!她倆想毒死我們!”小敷子掩著被扯壞的衣裳,指著坐在地上披頭散發的大萍和小青,氣憤地說道。

“王指導員!”秦鳳凰緊了緊腰間的圍包,一把抓下假發扔在地上,指著豐貞和李菊花說:“都是這兩個少奶奶指使的!”

“哼,可惜她們打錯了算盤,兩把茶壺早已我調了包!”王鳳岐說:“害人如害己,自作自受吧。”

馬青從腰間掣出一把尖刀,瞪著大萍和小青狠狠說道:“馬家沒一個好東西!哼!跟著你們的少奶奶一起去吧!”

“馬爺饒命啊!馬爺饒命啊!”大萍小青亂擺著雙手喊叫起來。

“別、別動手!”秦鳳凰看著兩個丫鬟哀叫著,于心不忍起來,“她倆也是鄉下窮人的孩子,也是被逼無奈啊!”

“秦姑娘,你說錯了!什么被逼無奈?這倆丫頭心比蝎子還毒!一對兒不要臉的東西!給鄉下人丟透臉啦!”王鳳岐會想起豐貞房里大萍和小青惡毒的嘴臉,不由得從心底竄出一股怒氣。

“殺了她倆!”小敷子咬牙切齒地說。

馬青剛要動手,忽然門口人影一晃,馬青“哎呀!”一聲,捂著臉踉踉蹌蹌地倒退著、坐在了地上。

小紅飄然掠進屋里,閃立在了王鳳岐的面前,指著馬青,回頭嬌媚一笑:“看著沒?相好的,誰要敢動一動,就讓他嘗嘗我這‘餓馬搖鈴針’的厲害!”

小紅一路跟蹤著王鳳岐,看到他和馬青碰頭后進到了新房里,便趴在窗外頭,看到了屋里發生的一切。心想:大少爺啊!你真是風流不要命啦,引狼入室,你把游擊隊領進家來了!哼哼!這回我讓你看看我小紅的手段!

小紅手里捏著一支吹管,望著王鳳岐嘲弄著說道:“好你個表哥啊!裝得可真像!哼哼,指導員,我的王大指導員!一定是游擊隊的大官兒吧?可官再大有雞毛用?白扯啊!到了馬家大院,你就成了‘籠中的鳥、霜打的草、撒了氣的皮球、出雄的吊’,四大蔫啦!”咯咯兩聲淫笑,“蔫了沒事兒,我養著你,養得你硬硬的!啊?到時候……嘻嘻!”一扭頭,旁若無人地望了望身旁的秦鳳凰、小敷子,目光落在秦鳳凰的臉上,“好啊!新娘子,我接來的三少奶奶原來姓秦,秦姑娘!膽子不小啊!你就不怕馬爺上床把你……”

“說話規矩點!下流!”秦鳳凰喝道:“你把衣服穿好了!不嫌羞恥啊?這屋還有男人呢!”秦鳳凰認得這個的紅衣女子,正是迎親上門的馬家女打手。可當著這么多的人面上,竟裸露著白亮亮顫動著胸部,她怎么這么沒有廉恥呢?

小紅咯咯笑了起來:“不是下流,是風流!羞恥?羞恥你也別長著這倆奶頭啊?這不是給男人預備……”說著,一伸手,狎昵地摸起秦鳳凰的胸脯來。

“放開!”秦鳳凰滿臉慍怒地一揮手,這下心手合一,臂貫千鈞,一股強大的內力噴涌而出,頓時便聽得小紅伸出的胳膊咔嚓一下,發出了骨頭劈裂的響聲。小紅萬沒想到這個姣美如花的新娘竟有著大的力量,隨著痛入骨髓的一聲驚叫,身子被掄得剛一栽歪,脖頸上又重重地被王鳳岐劈了一掌。

這一掄一劈,兩人都用上了十足的力道,小紅斜飛著身子狠狠地摔在了南窗下的方桌上,噗!腦袋磕在桌角上,身子摜倒在了地上,方桌上的茶杯、糕點、水果紛紛滾落到地上。小紅的頭上出現了的黑窟窿,頓時血流如注。小紅再也沒哼一聲,兩腳一蹬,便一動不動了。

“啊!鳳凰姐!”小敷子驚喜地看著秦鳳凰,喊道:“你會武功啊?這、這叫什么功夫哇?”

眾人看到,秦鳳凰一動不動地站在屋中央,還保留著左手腋下護肋、右手反肘外揚的造型姿態。

“反彈琵琶!”秦鳳凰看著自己上揚的左手,擺了擺,手中的手絹也跟著搖了搖。自言自語地說道:“浮之聚陽、沉之合陰,沉肩揚臂、意走龍蛇……”說著踏出一步,“遁足行而盛大,移蓮游池、氣貫腋下、信手蘭拂、念在天臺,三分斷肘、七分斷臂!對了,我只要再邁出一步,她的胳膊就一分為二了!”

“好了好了!秦姑娘,”王鳳岐扶起了馬青。馬青已拔下了臉頰上的鋼針,敷上了藥粉。王鳳岐回手扯著燃燒著了的床幔,說:“我看明白了,你這套功夫是照書本上練的,要是碰上當當了,還真管用。可要是使不對勁兒了,那可就太危險了。”

馬青曾是黑木堂的首座大弟子,當下也看出點門道來了,“不是!我看不是照書本上練的,”一手握著尖刀,一手揉著臉上的藥粉、走過來說道:“秦姑娘可是位世外高人啊!內功高深、氣力驚人,一定受過名師指點。不過,就是沒使到地方,我看你應該……”

“站住!”小敷子厲喝一聲,上前抓住了溜到門口的大萍。

“哪里走!”馬青揮起尖刀摜向已跑到門外的小青。

“不!”說時遲、那時快,秦鳳凰呼喊著,情急之下甩手扔出了手絹,襲向馬青已飛出的尖刀。手絹像一條疾射的白練,刷地纏住了尖刀,叮地一聲落在了門外的青石臺階上。

“好一個‘玉女投梭’!”馬青望著秦鳳凰夸贊道。

“鳳凰姐!你可真有兩下子!”小敷子豎起了大拇指。

“著火啦!”大萍指著床上褥子和后面的的帷幔尖叫起來。

“馬青!你快把秦姑娘、小敷子送走!”王鳳岐喊道。

“不行!我不走!”秦鳳凰喊道:“我要等漢子哥一起走!”

“我也不走!要走大家一起走!”小敷子拉著秦鳳凰的胳膊說。

“真麻煩!好吧!你倆先別動,看住這個丫頭,不能讓她跑了!”王鳳岐拔出盒子槍,看到外面霧氣里黑影幢幢、人聲嘈雜,李良相已帶著人涌進了院子,在正廳后門已經廝打著交起手來,說道:“快!馬青!咱倆走!到正廳去!”

0

第七十三章 血濺花堂(上)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