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軍魂>防空會議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防空會議

小說:軍魂 作者:受傷的子彈 更新時間:2008/4/14 6:26:17

防空會議

大榆洞、志愿軍司令部

天色已經漸漸的亮了起來,11月的朝鮮已經到了很冷的天氣,大榆洞附近已經下了零星的小雪,可是并沒有影響到美國飛機的工作,敵人飛機已經幾次飛到大榆洞上空了,昨天就有一架敵人降低了高度以后,把兩顆炸彈扔在大榆洞,不過叫曹能感覺到并安慰的是,敵人的炸彈是扔在自己挖好的防空洞門口,只不過轟塌了洞口的土而已。正好小分隊的人也都出去參加巡邏,并沒有造成什么損失,不過工事的開口處算是報廢了,所以小分隊在4點吃晚早飯就開始恢復工事。

韓興宇用工兵鍬賣力的攙土,不時的能扣出一塊炮彈皮。

“你說這敵人的飛行員真有水平的,這挖山溝里的防空洞他們都能扔的這么準?”池效東站起來擦擦汗。

“這群混蛋玩意經過二戰的洗禮能有不厲害的?”王智凡笑著拽出浮土里的一根木頭“就是換成你!地上一點威脅也沒,還不是想怎么扔就怎么扔?”

曹能輕輕的用工兵鍬拍著王智凡的屁股,然后示意要少說話。然后弩嘴沖著潭軒的方向。

這時候的潭軒聽見背后的說笑聲突然停了下來,也知道小分隊的人又是把自己當成了外人。短短半個多月的時間,曹能他們始終沒能把自己完全接納,平時雖然想摸象樣的搞起什么政治學習,相互幫助之類的,但是潭軒知道,這不過是表面現象。小分隊的人和自己這個外來戶之間的隔閡遠遠不止一層窗戶指那么簡單。

天色大亮了起來,敵人的飛機嗡嗡的聲音又遠遠的傳進每一個隊員的耳朵里,大家紛紛拎著工具鉆進剛剛挖好的工事里,躲避敵人的飛機,事先曹能早就想到了敵人的飛機可能炸塌防空洞的入口,已經特意在另外兩個位置開掘了出入口,這樣恐怕敵人要同時炸塌三個入口以后才能完全把小分隊捆在洞里,但是這樣的情況發生以后也應該有足夠的時間挖開洞口逃生。

飛機晃悠著飛過了大榆洞上空,門口抱著卡賓槍的韓雪毅目送著飛機消失在視線以內,發出了安全的信號。

警衛連的通訊員跑過來同志曹能和潭軒去連部開會,研究防空問題。

“走吧!老潭!”曹能叫給韓興宇安排好今天的例巡邏的人員,然后準備叫上潭軒去開會。

“我有別的事情!還是韓副隊長代替我去吧!”潭軒拍拍身上的土,帶著歉意的笑了笑。

“啥事兒還能打過開會!這防空工作是最重要的!”韓興宇看見潭軒要留下來,擔心這些精力旺盛的活寶們說話把門的又不在,“還是潭指導員去吧!這邊還是我來安排好了!”

“還是你去吧!回來給我傳達一下精神就行了!”潭軒笑了笑,轉身出了洞口,向警衛連的方向走了過去。

曹能沒有多和潭軒說什么,他也知道潭軒是去干什么去了。

這兩三天來,上邊分下來的這個潭大指導員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對警衛連里的那門六零迫擊炮來了興趣,跟在人家炮班的戰士屁股好幾天,有事兒沒事的和人家聊天,還趁沒有人注意的時候拿著炮彈比量,就是在分隊里的時候也有事兒沒事兒的用大拇指睜一眼兒閉一眼的對著遠處的東西比量。曹能和韓興宇看在眼里,知道這小子是在進行炮兵科目中最簡單的距離測算,不過是沒有炮鏡下的土法子而已。

一個指導員天天跟在其他連隊的屁股擺弄人家的炮,小分隊里的人不免有人議論紛紛的說潭軒不務正業。王智凡說指導員要是想提高軍事技能的話,隊里機槍,沖鋒槍,卡賓槍哪樣沒有?何必非得跟著人家的炮班擺弄,看人家臉子,曹能和韓興宇也沒有過多干涉,相反,潭軒不在隊里那么長時間,大家也可以放開說話。他愛不務正業就不務正業吧!只要他高興就成。

看著潭軒消失的背影,曹能和韓興宇再次囑咐了今天參加遠距離巡邏任務的池效東,韓雪毅,許彥志三個人要注意安全,仔細巡邏等事項以后,整理完軍容以后走向警衛連。

警衛連的駐地相對于三分隊的駐地要更靠近司令部,這幾天敵人轟炸機頻繁光臨大榆洞,指揮部已經搬到那個最初老總到來時的那個礦洞里去了。雖然里面潮濕,可是朝鮮到了冬季,加上這幾天警衛連的戰友們的修葺,已經可以基本滿足辦公需要了。可是老總就是不肯進洞里去辦公。

警衛連的防空洞里,曹能和警衛連的趙連長笑了笑,然后找個彈藥箱子坐下。

屁股剛剛沾到木頭扳子,一個清瘦的中年人走了進來,穿著志愿軍的軍裝,原來是H副司令員。

“大家坐!坐!”H副司令員咳嗽了一聲:“今天主要是研究一下我們的防空問題。大家不要拘束,暢所欲言!積極發言!好的我們就立刻改進,總之要保衛首長和司令部的安全。”

H副司令員簡單的總結了一下這幾天敵人空襲的情況以后,并不寬敞的防空洞里慢慢的熱鬧開來,尤其是H副司令員把幾包大生產扔在放著炮彈殼做成的簡易小油燈的那個彈藥箱子上,這些連日來吃飯都很緊張,嘴里都能淡出鳥來的煙民們紛紛把自己的大手伸過來。發言也隨著煙霧的籠罩開始一條接一條兒的冒了出來。

趙連長先打開話匣子,他說這個防空洞挖好了不假,關鍵是有些首長就是敵人飛機來了也不荒不忙的,不主動防空。敵人的炮彈不長眼睛啊。希望首長們要注意防空,尤其是服從警衛人員的安排。

H副司令員笑了笑,把這條記錄在本子上,然后抬起頭,說以后再有人不積極防空就告訴他,他也請不動的就由志司黨小組下命令了。

指導員和幾個排長也先后發言,對如何加強防空洞的建設進行了發言和補充,尤其是提出了在老總附近的那片山坡附近開掘的防空洞要進行加深和加固,讓工事達到能住能防能辦公的標準,也方便老總隨時防空。甚至還提到了曹能他們分隊所挖掘的多開口多用途的防空工事。

曹能和韓興宇一直沒有發言,只是記錄,看到H副司令員在指導員提到他們挖掘的工事的時候看了自己幾眼,感覺不發言也有些不好了,于是曹能清了清嗓子。

“對待敵人的飛機!我們也不能總消極防御。”曹能小心翼翼的說:“我們可以建立一套防空報警體系,包括在司令部設置防空警報,然后擴大一定的范圍內設立防空哨。一旦有敵人飛機靠近可以提前預警,提醒司令部作好防空準備。不要總是被敵人的飛機追著屁股跑。”

韓興宇補充了一下。希望總部能安排部分防空力量,有了高射炮,敵人的飛機就不敢那么放肆的進行射擊和轟炸,這樣就必然影響到敵人的射擊精度,也可以避免志司被敵人發現以后造成更大的損失。

一提到**,趙連長馬上來了精神,贊同韓興宇的說法,不過得到了蘇聯同志支援的防空火力短時間內達到志司是不可能的消息以后又沒有了精神。曹能和韓興宇到沒有什么特別失望的,這時候老毛子還不相信志愿軍能和聯合國軍抵擋多久,當然盼望的防空火力還他娘的不曉得在什么地方。

曹能提出可以用輕火力進行自衛反擊,不能叫敵人的飛機太猖狂,在得到了精神可嘉,但是暫時不要實行的定論,一旦激怒敵機,招來更大的報復就糟糕了。

會議在煙霧繚繞和熱烈的討論聲中進行著,防空洞外的潭軒卻專心的和炮班的班長擺弄著那么迫擊炮,在聽到炮班班長下達的指令以后,潭軒快速的對前方公路上的一輛牛車進行拇指測距,計算諸元,調整迫擊炮的位置和仰角,然后把一枚用木頭雕刻的假迫擊炮彈塞進炮筒。

“不錯!潭指導員!你真的沒當過炮兵?”炮班的班長看見潭軒一邊操作一面把他計算出來的諸元告訴自己,和自己計算的一摸一樣,自己當了好幾年炮兵才有這么大的能耐,如果這個政工干部不是炮兵出身那才怪了。

“沒有!我以前是個學生!槍都沒摸過!哪還有機會摸著小鋼炮啊!”潭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把炮筒子里的假炮彈倒出來,準備下次操作。

“你簡直天生就是當炮兵的料子。”班長有些吃驚這個就簡單的學習過一遍炮兵基礎知識就能那么熟練操作迫擊炮的家伙居然幾個月前是個學生,而且當兵以后也沒有接觸過迫擊炮,這在自己的見聞中是從來見識過的了。“你真該去當炮兵!不去白瞎了!”

“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潭軒不好意思的謙虛著:“我不過是好奇學習學習這家伙咋使,將來繳獲了不會用不完了!和你這老炮兵不能比!”

“得!下個目標!”炮班的班長再次指引了一個目標,一輛滿載著給養的卡車出現在公路上,上邊插滿了松樹枝兒。可能是擔心白天敵人飛機來轟炸,卡車正全速向前開著。“公路上那臺汽車!怎么能讓他停下來?”

“汽車?!”潭軒閉上一只眼睛,用拇指比量著公路,然后挪動了一下,心算著公路上那臺卡車的速度。然后迅速的抱出諸元,順手調整了迫擊炮。

“厲害!居然能前出計算好諸元打移動的目標!”炮班的班長笑著說:“你別當指導員了!來這當炮兵好了!”

潭軒依然笑笑,沒有說什么,然后繼續拆卸面前的迫擊炮,熟練的把迫擊炮零件一個一個的分解,然后又組裝一遍。動作非常的熟練,看來這幾天他已經完全能獨立完成迫擊炮的組裝拆解和戰斗任務了。

炮兵班長贊嘆著,然后回頭對兩個剛到炮班來的新戰士發脾氣,看看人家一個學生都能擺弄明白,你們幾個咋就那么完蛋!

潭軒拉住炮班班長,說有些東西一下子叫新戰術是無法完全領悟的,打過幾次仗應該就熟練了,哪有來幾天就完全會計算諸元,操作迫擊炮的。

然后喊過來幾個人,潭軒用最簡單和白話給兩個新戰士傳授如何進行計算,調整迫擊炮。炮班班長一邊聽一邊點頭,不住的佩服這小子兩三天就從步兵變成炮兵又變成教員了。

最后潭軒硬拉著炮班班長一口一個班長叫著,叫班長掩飾了一下如何進行迫擊炮的簡易發射,就是如何在倉促行軍中迫擊炮零件缺乏情況下進行射擊,班長在簡單的掩飾了一下以后告訴潭軒,簡易發射這個東西不是抱著炮筒子那么簡單的事情,需要操炮人有良好的諸元計算能力和強勁臂力,缺一不可,否則就算你的牛力氣或者單單計算準的話,都是白扯!炮彈發藥包一爆炮彈一出膛炮筒一晃那就不曉得他奶奶的打到什么地方去了,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你的實戰經驗,這東西是背教材背不出來的,關鍵看悟性。

潭軒點點頭,然后掐了掐自己胳膊上的肌肉,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還要加強鍛煉才可以。現在的身體條件距離操作迫擊炮簡易操作還差的很多,所以為了能進行簡易操作還需要實戰的操作,可上哪去操作呢!潭軒有些郁悶。

送走炮班班長,潭軒也學著曹能的樣子摳搜著在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根兒香煙,然后慢身開始翻騰火柴,最后不得不放棄了,自己雖然學會了抽煙,卻成了二等煙民,帶煙沒帶火。

火柴劃著的聲音傳到潭軒的耳朵里,轉身發現面前的居然是楚天成。

“最近又開始研究炮了?”楚天成笑著把燃燒著的火柴送到潭軒的面前。

“沒有什么事兒!隨便跟著擺弄擺弄而已!”潭軒把煙點上。

“最近敵人的飛機來的挺頻繁!”楚天成輕輕的把火柴吹滅:“防空洞也挖了不少啊!”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進防空洞 ,現在的條件只能允許進行被動防御!”潭軒一個字兒一個字兒的說著。怎么看面前這個一個集訓隊里出來的同學不是十分舒服。

楚天成看見潭軒的態度,也沒有再多說什么,匆匆打了個招呼以后借故離開了。

天空中出現了一架敵人的偵察機,如同害羞的大姑娘一樣飛過了大榆洞上空,潭軒抬頭看著敵人的偵察機飛過,知道敵人的轟炸機估計又瞄上這個地方了。防空問題已經成為志愿軍總部的最大危險存在。

提到危險,潭軒忽悠想起了那個游騎兵的俘虜來,這幾天也沒有時間去看看!這些個連建制的游騎兵部隊到底會不會晃悠到敵后來?如果來,大榆洞可能也是敵人的一個目標。

想到這,潭軒打算去看看那個俘虜,結果被開完防空會議出來的一堆人迎面撞上,潭軒被拉去幫助翻譯點東西,沒能去成。

等折騰完了以后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看著志愿軍司令部里的干部、參謀們忙碌著,潭軒遠遠的瞄著礦洞洞壁上掛著的大副朝鮮地圖,看著那紅紅藍藍的箭頭在清川江兩岸相互咬合著,其中一個紅色的箭頭突過清川江,那正是335團的志愿軍戰士正在防御飛虎山。

潭軒突然想打聽打聽第四游擊支隊的消息,可是一時又不知道該問誰,感覺自己在這里是個有些多余的人,就轉身回防空洞去了。

“吃晚飯去和那個俘虜聊聊!看看能了解多少!”潭軒邊走邊想,可是回到了小分隊的坑道的時候,潭軒看見了曹能臉色鐵青的站在洞口抽煙的時候,潭軒就感覺到心里咯噔一下,難道出事兒了?

“曹隊長!怎么了!臉色那么難看!”

“出事兒了!”曹能扔掉煙屁股,鼻子里噴射著煙霧:“在他們巡邏的時候踩上地雷了!”

“什么?”潭軒下意識的抓住了曹能的胳膊:“傷亡大嗎?”

“韓雪毅和王智凡輕傷,問題不大,警衛連犧牲兩人,重傷一人!外出巡邏的小分隊被報銷一半兒。”

“人呢?”

“在里邊進行包扎呢!袁源和楊娜在里邊呢!”

“我去看看!”潭軒聽見沒有人犧牲算是放下一點心。

兩個人返回坑道,里邊點燃了幾個火把,袁源和楊娜兩個人在忙碌著,韓興宇在一邊打下手,看見兩個人以后示意小點聲不要影響包扎工作,韓雪毅身上纏滿了繃帶,蓋上一件軍裝以后昏昏的樣子看樣子很疲憊,王智凡一聲不吭的趴在一排彈藥空箱子上。袁源拿著手術鉗一點兒一點兒的扒拉著血肉模糊的后背。小心翼翼的清理出一塊破片以后扔進破罐頭盒子里當啷一聲。

“怎么搞成這樣呢?地雷?”潭軒小聲的問曹能。

“恩!這是我們和警衛連第一次外出巡邏被襲擊。”

潭軒沒有說什么,輕輕的拿過空罐頭盒子,從里面揀出一塊破片,仔細的端詳起來。

比指甲要大一些的殺傷破片,大小都一樣,應該是預制的殺傷破片,潭軒仔細端詳著破片,然后當啷一聲又扔了回去,從破片上是看不出來到底是什么型號的地雷炸的。

“我們每一天走的路線是固定的,從來沒有出過問題!顯然這個地雷是敵人最新埋設的!”曹能小聲的告訴潭軒。

“難道最近有敵人要從陸地上打大榆洞的主意?”

“不一定!”

“得加強巡邏的力量,然后也要加強警惕性了!敵人使用地雷對付我們的巡邏隊!估計是有預謀的!”潭軒點了點頭。

“池效東也回來了!他只讓破片刮了一個小口子,包扎后休息去了。”韓興宇回頭告訴兩個人。

“走!去問問池效東同志!”潭軒轉身就走,然后停下來又拉上曹能。

池效東胳膊上纏繞著繃帶,靠在自己的小洞里迷覺兒,潭軒先進來時踢翻了一個空罐頭盒,盒子碰上一塊石頭當的一聲。

“臥倒!臥倒!”池效東猛然醒過來撲通一聲趴在地上!“跳雷!”

曹能和潭軒兩個人都愣住了。

“他在喊什么?跳雷?”潭軒大吃一驚!

3

防空會議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